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从归化球员看国足◢ (中篇)退役后当教练团后盾 归化球员青训后起之秀

文 文 文

归化球员提升国足水平只是短期助力,青训系统才是保持大马国足长期竞争力关键之一!

然而,两者之间却也可以相辅相承,归化球员在退役之后,可成为教练或者以其他形式进入青训系统,为国足青训系统尽一份力。

在国家足球队体制上,筛选和培养球员极为重要,使用归化球员的方式,只是短期应急方法之一。但,如何安排归化球员之后的路,也会对足球发展起着举足轻重的影响,胥视足总如何设定长期发展目标。

“归化球员在退役之后,可当教练,把他们当成小球员的偶像来慢慢栽培。”

足总的技术与青年发展部成员之一兼大马华人足球总会秘书邓志康指出,外籍球员归化之后,需要有一套教育系统来着陆,除了让归化球员代表国家,未来也应该成为教练团的后盾。


他指出,足总需要顾及一点,即当大马吸纳归化球员,不仅只是代表国家,以后也可能会是栽培国足后起之秀的主要成员。

归化球员与青训发展并无冲突,而是各有优势,相辅相成。 
归化球员与青训发展并无冲突,而是各有优势,相辅相成。 

学习态度佳成榜样

“归化的球员应该皆是素质良佳的球员,因为他们是经过考量与严格的筛选,也是以后众多球员的榜样。”

许多国家足球队都在使用归化球员政策,已成为一种趋势,这是短期内提升足球队水平的方式之一。然而,他认为归化球员会逐渐老化,因此需要不停跟进和关注他们的变化。

“整体而言,归化球员的水准优于本土球员,如果他们有好榜样,学习态度佳,其实相当有利于国家的体育发展。”

另外,在足总署理会长拿督威拉尤索夫马哈迪看来,足总考量的是国家队的连续性,接班的球员可以在队内占有一席之位,但如果接班人一直青黄不接,就只有继续招览归化球员,直至达到理想的水平为止。

“球队首先需要的有好的‘材料’,然后才是配合运气,如果连基本的实力都没有,再多的运气都是会输球。例如,印尼也有归化球员在积极争取表现,如果我们没有归化球员,目前就会缺少竞争的本钱。”

他指出,如今大马已在16岁以下国家队中,拥有素质不错的球员,他们可以在亚洲赛中与其他国家队一争长短。

“他们已能在亚洲赛对抗澳洲队,也可能5年后双方会在成年队碰头,如今就应该建立精神方面的意识,即不会认为自己无法比肩对手。”

由青训出生的本土球员,应视归化球员为一种挑战和良性竞争。 
由青训出生的本土球员,应视归化球员为一种挑战和良性竞争。 

体育与教育部合作

在衔接归化球员与青训方面,邓志康认为可从教育着手,让体育部和教育部合作,良好的加强培养与选材机制,以让有志于加入国足者规划自身的未来。

“年轻球员在完成大马教育文凭(SPM)后,可考虑往体育科学方面发展,如果不被选为代表国家,也会有更好的出路,包括加入教练团队,也可转当体育记者或体育评论员。”

总的而言,招览归化球员可以迅速看到水平提升,但若能将之结合青训发展的轨道,相信能培育更多出色足球员。

大马国足以招揽归化球员暂解燃眉之急时,也要同时解决青训方面出现人才流失的问题。
大马国足以招揽归化球员暂解燃眉之急时,也要同时解决青训方面出现人才流失的问题。

不注重体育华裔幼苗少

国内的华裔足坛青苗,数量少之又少,邓志康尝试以大马华人足球总会秘书身份谈谈这种现像。

“看回大马足坛历史,以前踢足球的人大多数是华人英校生,华校生很少。第一支国家队足球员中,大半以上是华人,即使在1960年代,头家苏进安那一批球员之前,也是以华裔居多,印裔也不少,巫裔只有少量 。”

他指出,由于在英国殖民时期,少有巫裔小孩读英校,华小也没有足球活动,因此读英校的华印裔,继承英国踢足球的传统。

“现在一些有潜质的华裔小孩,到了一定年龄因要追求学业,就把足球放在一边。华裔父母只注重学业,并不注重孩子的运动,只把它当成爱好,不会将踢球当成职业看待。”

他说,反观巫裔父母却可以让孩子追寻自己的体坛之梦,

可以看到平常的傍晚在国家体育理事会(MSN)的草场上,大多数是由巫裔父母送来的小孩去踢球,也有少数受英文教育的华裔父母让孩子前来练球。

邓志康指大马吸纳的归化球员不仅是代表国家,也可能会是栽培国足后起之秀的主要成员。
邓志康指大马吸纳的归化球员不仅是代表国家,也可能会是栽培国足后起之秀的主要成员。

有助激发本土球员斗志

由青训出身的本土球员,遇上归化球员需要调整心态,应该视此为一种挑战和良性竞争,以提升自身素质。

尤索夫马哈迪指出,实际上,现有本土球员表现得不错,他们也对归化球员有信心,能够共同配合,能够变得更有信心踢球。

“可以看到球队表现越来越不错,这是队友之间的精神支助,同时激发了斗志,大家因为处在良好的竞争氛围中。如果只是和不争气的队友一起,也会变得没有士气。”

他举例,一名后段班学生在班上的成绩拿第一名,可能无法与质优班考第15名的学生相提并论,这是由于水平不同之故。

他形容,归化球员可能就是质优班的学生,当本土球员进入“质优班”内 ,即使只能得到第30名,但至少通过竞争进入“质优班”,就能通过继续努力求取进步。

尤索夫马哈迪:如果接班人一直青黄不接,就只有继续招览归化球员,直至达到理想的水平为止。
尤索夫马哈迪:如果接班人一直青黄不接,就只有继续招览归化球员,直至达到理想的水平为止。

体格技术培训缺一不可

就我国首名归化的非裔足球员苏马雷来看,他拥有硬朗的体质,这可能是东南亚国家,包括我国球员较为缺乏的条件,这是否是我国培养足球员时,需要特别关注的事吗?

邓志康指出,虽然非裔球员确实有体格上的优势,在冲撞和进攻方面确实有很大的实力,但从球技来看, 未必属于智慧型球员。

“一个球员能否走得远,不是看他在20岁以前的表现,而是看他是否能够在20岁过后变得成熟,这方面才是最重要的。”

言下之意,体格或者是球员优势之一,但还须培养球员的过程中,技术培训也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

在他看来,归化球员与青训发展并无冲突,而是各有优势。目前,亚洲足协同样鼓励吸收归化球员,这是由于想要提升各国的足球水平,以冲出亚洲。

留体坛或续深造需要开导

当大马为避免球队断层,没有优质球员接班,以招揽归化球员方式暂解燃眉之急,应该同时解决避免青训方面出现人才流失的问题。

大马的体坛青苗,包括足球的青训人员,往往在完成中学阶段时面对选择题,即要留在体坛或是往学术方面继续深造。

邓志康指出,大马国家训练基地面对的问题是,年轻的运动员在17岁考完大马教育文凭后,要何去何从?如果没有被选上进入国家队,就没有了寄托。

“因此,当他们在体校的学习成绩不佳,就要要求他们严格学习,因为如果他们不喜欢读书,他日退役后能做什么呢?必须要向球员说明,如果不读书,你的职业生涯只有10年,之后要做什么?这些都需要教练和相关人员开导。”

他说,其他国家如韩国、日本的国足,政府都会给予他们上大学的机会,我们的年轻球员至少需要学习体育科学,或者能够修读体育心理学,这些知识对运动员的未来相当有用。

栽培一名青苗至少需10年

大马的国家和州级的体育学校,已为青训作出基本的准备工作,有能力不依靠归化球员弥补不足,但却还缺乏一些软硬体方面的支援与配合。

博特拉大学教育研究学院的体育研究系前讲师郭莲玉博士指出,大马体育的提升大多数源于体育学校,这是由于孩子们能够在体校内一天训练2次,小孩想要当一名运动员,就需要这样的训练。

“不管任何运动,发展一名球员至少需要10年,例如一些国家的体操运动员的训练始于4岁,中国则从3岁开始,所以这些国家能够培养出15岁的冠军。”

郭莲玉:一名小运动员需要1万小时的训练时间,或者至少10年,才算是完整的培养过程。
郭莲玉:一名小运动员需要1万小时的训练时间,或者至少10年,才算是完整的培养过程。

她指出,一名小运动员需要1万个小时的训练时间,至少需要10年,才算是完整的培养过程。我国目前拥有4间国家体校,各州都有一间州级体校,共有18间体校正在栽培运动员。

“足总设立14和16岁以下等队伍,尝试以此种方式建立起国家队,虽然已尽力去做好体发展,但在一些方面还略显不足。

她说,首先是大马支持孩子参与体育的父母并不太多,因为栽培体育青苗成才需要至少训练1万个小时,或者至少10年去发展他们。其次就是大马学校的体育课,本应指导和纠正学生的体育问题,但是许多时候却被当成补课之用。

“由于学校并没有给予体育太大的支持,以致没有顶级系统支持运动员,造成如今出现青黄不接的情况。另一个问题就是大马没有良好的俱乐部系统,协助推动年轻运动员的体育之路。”

即是说,在这些问题环环相扣出现后,以致大马开始需要以归化球员的方式,在短期内提升体育项目水平,如今的国足即是例子之一。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