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从归化球员看国足◢ (完结篇)为青训打下良好基础 设计系统 强化教练

文 文 文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大马国家足球队可以吸纳归化球员,但也需要同时搞好青训,而其需要的“利器”就是需要拥有出色的教练,以指导年轻一代的球员,才能让青训向国足输送更多好球员。

吸纳归化球员的过程,间接显露出国足青训与教练的不足,因此马足总应急起直追,调整与改善教练的不足之处!

对于大马国足吸纳归化球员方面,曾在体坛赛场上驰骋,目前是一名体育专业学术人员的郭莲玉博士指出,国足此举并没有问题,但需要同时提升某些方面的能力。

她是博特拉大学教育研究院体育研究系前讲师,专精于对运动员的身体调节、体育教练、优化运动员表现等,从其专业角度来看,不管是青训发展或者通过球会机制提升国家足球水平,关键之处是需要让教练更出色!


“当有好教练时,应该去指导年轻一代,为他们打下良好基础,但我们现在没有这样的系统。就如已回返德国的林长金教练(曾担任大马的国家足球发展计划总监6年),他就是好教练,大马却把他送走。那谁来教我们的年轻一代?”

在她看来,大马足在执行教练系统方面,需要一套完善的法规和系统,国足应重视这方面的发展,而不只是注重归化球员与非归化球员的问题。

“某次,我的体育系学生在进行有关体育科学方面的功课,我曾和足总的教练联络,想要测试约30位A级教练具有体育科学知识与否,结果回来的答题是互相抄来抄去,变成这些答案是完全无用了。”

足总需招揽愿意和能与本地球员沟通的归化球员,才能有利于提升国足水平。  
足总需招揽愿意和能与本地球员沟通的归化球员,才能有利于提升国足水平。  

教练水平参差不齐

由此衍伸出去,她发现我国的体坛,包括足坛在挑选和聘用教练方面,并没有严谨的制定的标准,以致可能出现水平参差不齐的教练。

“在足球方面,想要当教练,当有人说自己有具有FIFA B级教练资格,但另一人说是国家队前球员,薪资可调低,后者可能就被录取了。”

换言之,她认为我国的教练系统不完整,未有良好的规管,任何人都可成为教练,可能只要薪资要求不太高就可成为教练,这对体坛而言是不健康的现像。

她表示,当一名体育老师要在一般学校教学,有着严格的规定和要求,但在教练方面却没有,似乎任何人都可当教练,例如某个前球员只要有好的个人技术,且有着有体育科学背景,懂得如何指导人,就有机会直接执教国家队。

“教练(Coaching)和教学(Teaching)非常相似,教学是不能选择你要教谁,必须有教无类。教练是选择最好的球员,然后指导他们,这是唯一的差别。”

只专注单一项目

就她而言,教学是教导所有体育项目,教练就会只专注于单一项目,只是教导被挑选出来的运动员,两者的工作相似,但对像不同。

她指出,当某人需要基本的执照成为教练,就需要接受拥有更高的教练资格的教练协助和指导,如此一来才能不断提升教练的系统。

如果国足要出现更好球员,足总(FAM)和国家教练学院(Akademi Kejurulatihan Kebangsaan,AKK)就需良好合作培养优质教练,当教练系统顺畅进行,才能让幼苗得到最好教练的指导,拥有正确的基本技巧。

长远来看,她认为如果归化球员愿意在大马长期生活,有关方面就需要为他们设计一个系统,包括教练养成方式,如果缺乏这类规划,再多的归化球员也只是有短期作用而已。

“最重要的是,不管归化球员是否会成为足总长期计划之一,我们都需要提升系统,才可以让大马未来足球员拥有良好的基本技巧。”

郭莲玉:在招揽归化球员之外,足总需优化教练系统,培养更多优质教练投入青训工作。
郭莲玉:在招揽归化球员之外,足总需优化教练系统,培养更多优质教练投入青训工作。

体育智能
教授球员独立思考

郭莲玉指出,教练往往只注重学术智能(Academic intelligence),忽略可称为心理智能(Mental intelligence)的体育智能(Sport intelligence),也不专注于教授球员如何在场上独立思考。

“为何我们的球员缺乏体育智能?因为我们的教练不会聪明的指导 。无疑,教练先要教基本功,但之后的智能,即获得应用知识和技能的能力要接上来。”

她举例,教练须让运动员知道要以自己的方式思考,如何在场上向某方向移动,如何适当的把球传交出球给队友,这就是体育智能,但教练少有这样的指导。

“这些都是可以被训练出来的,当然需要设立一个系统,要有一些小游戏,专注于训练于此。例如,如何把球送进龙门,教练不是告诉球员要怎么做,而是让球员告诉教练,他可以怎么做。”

在她看来,当球员进入赛场上时,坐在场边不忙于指挥的教练,就是在赛前已训练球员懂得在场上做出决定的教练。

“如果教练需要一直在比赛时不断爆跳着告诉球员如何做,说明教练没有在这之前就把工作做好。”

单靠上课缺乏实习经验

就郭莲玉博士的观察所见,国内各种运动的教练,包括足球方面获得教练资格的方式,大多数是以参与简短课程方式取得,缺乏从实习中汲取经验。

她指出,身为一名教练需要知道他所教运动员的水平所需知识,这需要从实习中取得。然而,目前的教练认证系统,通常是透过体育协会的安排,参与国家教练或国家体育学院的简课程中取得,并不需要实习。

教练需注重心理智能,教授球员如何在场上独立思考。 
教练需注重心理智能,教授球员如何在场上独立思考。 

接受更高级培训

“一些体育团体的教练并不想去考取完整的教练资格,而是选择加入一日或数日的教练课程而已,没有任何实习,因为他们们认为已拥有当教练的经验。”

她说,目前大马并没有任何的法律规定当教练的资格,只要有人指某人是教练,就可能取得信任,不用展示证明。

她也是国家体育学院体操顾问之一,因此以也以体操为例,有关方面在选择教练时,可能只要看到相关人士手臂有着大肌肉即可,这不免令他质疑:有大肌肉者就能证明可以指导运动员吗?

因此,她认为教练应透过正式管道,接受更高级的教练培训考取教练资格,在实习中取得训练球员的技巧。

归化球员应主动分享良好沟通

足总需要招揽愿意和能与本地球员沟通的归化球员,才能有利于提升国家足球队的水平。

郭莲玉指出,足总招揽归化球员在逻辑上并没有错,但除了要招到对的和好球员,也要不自私,以能与本土球员交流,才不会浪费付给归化球员的薪金。

她指出,那些以为自己是队中最好的球员,无法和队友交流的归化球员,就不要也罢。长期来看,能够与队友良好沟通的归化球员,可以向本地球员分享经验,有利于提升球技。

他相信这是双向的交流 关乎球员的沟通技巧和能力。而且,归化球员具有更高阶的球技,才能成为专业球员,当他们愿意与本地球员交流,肯定会让后者获益良多。

“如果我们选对人,招揽归化球员会让球队更好。他们须有良好的视野、技能、沟通技巧。”

能够与队友良好沟通的归化球员,可以向本地球员分享经验,有利于提升    球技。
能够与队友良好沟通的归化球员,可以向本地球员分享经验,有利于提升
球技。

速度技术须均衡

郭莲玉博士赞成足总把招揽归化球员列为中短期发展计划,只是需要付出合理价格,不需一味付出极高薪。

“归化球员的收入肯定高于本地球员,既然获得较多的薪金就要物有所值,所以归化球员一定要有技术,年龄不要太大,不然上阵不久就退役了。”

她说,以东南亚的足球水平来看,年近30岁才归化属可以接受的标准,重要的是要在速度和技术取得平衡。

“纯以归化球员的速度考量并不是答案,因为如果跑很快但无法控球终归无用,因此需在此两者间取得平衡。”

训练方式
灵活调整

教练不能揠苗助长,而是需要有一套适合所有不同群体的训练方式,以使小运动员从小就能掌握运动技术。

郭莲玉指出,当有关方面发掘有潜质的小运动员后,在接着10年约1万小时的训练期间,教练就要知道如何以有趣和正确的方式进行训练。

“想要增加小运动员的体能,不一定要让他们跑很多圈,可基于不同年龄的体质,进行有趣的跑动。当跑动次数多了,一样能加强他们的体能,这是一名教练运动员的教练需要知道的事。”

她坚信人的体能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良好的训练计划以减少运动受伤,这些都是来自于教练的训练方式。

因此,在大马国足有意以归化球员暂时填补本地优质运动员不足之时,当务之急是也需觅得好教练,以培育更多有潜能的孩子,能在10年之后有机会在国际足坛上发光发热。

当有好教练时,应该去指导年轻一代,为他们打下良好基础,但我国现在缺乏这样的系统。
当有好教练时,应该去指导年轻一代,为他们打下良好基础,但我国现在缺乏这样的系统。

人物背景:郭莲玉博士简历

──博特拉大学教育研究院体育研究系前讲师

──专业于身体调节、体育教练、优化运动员表现

──国家英式篮球队前国手,曾任英式篮球教练

──国家体育学院(ISN)体操顾问之一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