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疲“娱”奔命(上)◢是否我真的“疫”无所有 娱乐行业 存亡悲歌

文 文 文

3月18日,政府果断实施行动管制令(MCO),人民不可随意行动,包括娱乐业在内的众多行业,均不准运作。6月10日,全国实施复苏期管制令(RMCO)。

早前,西马7州以及东马的沙巴,疫情告急,实施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

MCO几番放宽收紧,绝大部分行业尽管面对严苛的限制,都得到了复业的机会,惟有 禁娱令如如不动。酒吧、夜店、夜总会、歌台,寒冬延绵。

亲爱的歌手们,最近没有唱歌,都在做什么?

在歌唱中心,大家因为爱唱歌,结成好友。
在歌唱中心,大家因为爱唱歌,结成好友。

在复苏期管制令时,政府宣布,自7月10日起,家庭式娱乐中心重开,因为相关领域(儿童游乐场、儿童教育场所和家庭式卡拉OK中心)涉及3000员工,为国家收入贡献5亿令吉,但夜总会和酒吧等仍禁止营业。至于婚宴,政府允许卡拉OK进行。


家庭娱乐中心和婚宴场所,必须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包括下载MySejahtera手机应用程式、测量体温、保持社交距离、器材消毒等。

从318至今,歌手暨主持人马永生、朱劲旋,以及歌唱中心负责人林美凤,他们的工作皆告停顿。歌友城歌唱俱乐部(卡拉OK歌唱中心)东主罗云中则在复苏期管制令,营业大约两个月。

他们均坦言:到了12月31日,疫情可能仍在持续上落。

MCO前,歌友们排排站大展歌喉。
MCO前,歌友们排排站大展歌喉。
歌友来唱歌也注重服装。
歌友来唱歌也注重服装。

关闭美食中心止血

复苏期管制令颁布后,夜总会、酒吧,歌台,仍不获复工或复业。大马娱乐公会、大马华人演艺人公会,娱乐商公会等娱乐组织,不懈争取跟旅游、艺术与文化部长对话,要求让夜场娱乐重开。

这段期间,旅游、艺术与文化部长已换人做。前后任部长一而再、再而三要娱乐业者:等、再等、继续等。

朱劲旋说:“要等捎来‘好消息’,我看要等到2022年。歌手无法工作,家里就算有金山、银山,都会被耗倒。”

入行32年的他,以及同样是歌手的太太,除了在去年4月投资设有挂花场的美食中心,就从没想去做歌手或娱乐之外的工作。岂料,今年3月18日,政府实施行动管制令,严重冲击美食中心的生意,同时,他和太太的娱乐工作亦停止。

“第一阶段的管制令,只有重要行业可开工,大部分人都在家防疫,我和同行们都觉得没问题,就当放假休息。那时候,大家觉得,只要疫情受控,就可开工。我和太太,以及两个女儿,天天在家煮饭、唱歌,聊天。”

两个星期后,他就觉得度日如年,两个月后,他开始坐立不安,当机立断关闭美食中心来止血。

“平时还好有储蓄的习惯,现在可以拿来救命,可是,我有家庭,要养家活口,供房,供车……家庭开销大约1万2000令吉。坐吃山空不是办法,我不等好消息了,先把歌手和主持人身份搁置一边,另找其他收入来源。”

租档口改卖椰浆饭

两夫妻对饮食业有兴趣,太太便想尝试在茶室租个档口卖椰浆饭,先生当然支持。

后来,他们改卖杂饭。累积一定经验后,朱劲旋决定扩大生意,转开海鲜饭店,专卖酒水、大炒和小炒。

海鲜饭店择定10月10日开张,疫情突然加剧,杀得他手足无措。

“雪隆不成,10月14日执行更加严格的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还好,政府允许餐饮业运作,顾客可以堂食。”

一人一唛 设计杀菌箱自己来

歌友城歌唱休闲俱乐部老板罗云中披露,“卅多年前,源自日本的卡拉OK传入大马,加上Astro经典歌唱比赛鼓吹下,30、40岁以上爱唱歌的男女,都想展露歌唱才华。他们就去学唱歌,学会唱歌,就会到我的歌唱中心,拿牌子,轮流大展歌喉。”

第一阶段MCO,娱乐圈严守禁娱令,到了7月,政府允许家庭式卡拉OK重开,但不许售酒。

歌友城,也是卡拉OK形式,也从不卖酒。RMCO开不开,实在好尴尬。

限人数需预订

“政府认定卡拉OK就是酒廊夜店,殊不知还有我们这种正当的卡拉OK。”

歌友城的SOP,没人可做到,几近疯癫。

本可容纳60人的场所,严格限定人数至20位,所以,需要预订,并且,一人一支无线唛!

“歌友来了,会问:这支麦昨天是否孟加拉兄用过?我请他们放心,大伙唱完歌离开,我会用独家设计的消毒箱,为20支麦消毒,比别人用套隔离更为安全。”

消毒箱的灵感,源自SARS时期,香港有人用一个出口美国的名牌音箱,打造成紫外线麦克风杀菌箱。

“我亲自向代理商讨教,才设计出1尺X1尺杀菌箱。只需5至10分钟,什么菌都杀得了。”

他说:“一人一唛,吉隆坡只有我做到!DJ要很醒目,谁拿哪支麦,一定不能搞错。”

一人一唛还远传至北马。

罗云中:歌友城歌唱休闲俱乐部老板。
罗云中:歌友城歌唱休闲俱乐部老板。

不担心病毒更怕被临检

7月22日,歌友城重开,歌友们都是冒险来唱歌,大家不担心病毒,因为遵守SOP,反倒担心执法人员临检。

不过,歌友们对罗云中说:你放心做吧,我们每个人都带着1000令吉来。歌友就是这般鼓励他营业。

遗憾的是,MCO至今,歌友城仅经营约3个月。3个月的收入不够支付3月到10月的租金。

“我跟朋友聊天,我们的结论是,只有两条路走:冒险营业,或是结束营业。如果业主不愿减薪水,我打算加速出顶,但估计很难。”

最后手段是把所有设备器材,包括6台3马力的冷气,拆散出售。

“好心疼。我比较讲究音响器材,要求比较高,投资金额的大,拆散来卖,只能卖二手价。我还有6台3马力冷气……”

罗云中设计的麦克风杀菌箱。
罗云中设计的麦克风杀菌箱。

放下身段 换工顺势而为

艺人朋友来朱劲旋的档口打包时,他们会说:劲旋,你行啊,卖椰浆饭。

朱劲旋在娱乐圈小有名气,他说:“我不偷不抢,靠双手赚钱,身子板直得很。没法开工,大家都辛苦。希望大家记住,歌手没法上台唱歌,就只是普通人,趁早该抛掉当红歌手或者10大歌手的包袱,先找其他工作或创业。”

冲浪人生,只要调整好姿势顺势而为,就能逆水而行。

各行各业死翘翘!若坚持“我是歌手,以前赚3万,现在不可能打一份3000令吉的工作”,只落得怨天尤人心生怨恨,万一想岔,极易崩溃。

“何不先想法自救?月入3万的日子不复返,脚踏实地找份3000令吉的工作,起码都有收入。”

于他,转行不辛苦,不必日晒雨淋,或担担抬抬。主要只是转换生活常态,变得早睡早起。

早上5点,他就陪太太到巴刹做采购。

“改变,说不上好坏,就是一种人生体验。人要和疫情对抗,只是徒劳,没完没了。”他笑说。

朱劲旋:歌手、主持人暨海鲜饭店老板。
朱劲旋:歌手、主持人暨海鲜饭店老板。

筹集资金提供赞助餐

朱劲旋披露:“最近,我和太太做了更有意义的事情──赞助餐活动,即是筹集金钱,提供赞助餐给孤老院、残障中心。”

“朋友、同行和网友,会回应我在面子书呼吁,‘今天我要赞助100份’,或者他们倡议赞助1000令吉,请我帮忙送餐孤老院。或者,志工朋友会找我:劲旋大哥,有人可以赞助明天的晚餐吗?”

朱劲旋就会联系善心人士:老板,有间老人院有45位老人,加上工作人员5位,可否乐捐晚餐50份,一份10令吉,有5样肉和菜。

朱劲旋印象最深刻的是,某次,把一包椰浆饭交到行动不方便的婆婆手上时,她开心地抓住他的手:谢谢你。让他不好意思:婆婆,小事,一包饭而已。

婆婆却说:不是的,小弟,我们好久没有吃椰浆饭。我们没法出去买,我们也没法要求想吃什么。

一包普通的椰浆饭,对于老人是超级贴心的恩惠,刷新他对行善的观念,鼓励他加油去做。

“日前,朋友邀请我当他的直播慈善演出嘉宾,不到2小时,我们筹获1万5000令吉,捐款者包括我在香港工作10年认识的朋友。扣除基本费用后,善款都拿来做赞助餐。”

每一次的赞助餐活动工,朱劲旋都会在面子书公开和交代。目前,他手上有逾30间弱势团体的名单,至今做了大约60场赞助餐活动。

赞助餐活动,让朱劲旋有生意做,又能帮助朋友完成善举,一举两得。
赞助餐活动,让朱劲旋有生意做,又能帮助朋友完成善举,一举两得。

7个月零收入 维生全靠老手艺

朱劲旋的同行马永生,如何度过MCO的日子?

“政府不准我我们复工,真伤脑筋。迈入10月,我已经7个月零收入。说句难听的,每月至少支付4500令吉的开销,都在动用棺材本了。”

妻子往生一年余,马永生要赚钱养家,还要父兼母职养育两名儿子。

家人跟他说:不如你做生意?

“若我投资一笔钱做生意,突然间,政府又开放娱乐演唱,那么,我的投资该怎么办?继续守下去以期赚回本钱?还是,亏本顶出去?”马永生说。

妈妈因此建议儿子:不如你就卖你最拿手的潮州菜粿吧。

马永生出生在淳朴的十八丁渔村,妈妈是名厨师,兄弟姐妹之中,就他对烹饪和制作糕点较有天赋。

他心想:好吧。20多年来,经常都会制作菜粿来吃,对此也有信心。他就把制作好的菜粿放上面子书(可搜“马永生”),FB朋友都相当支持。

马永生一个人能做的菜粿有限。所以,顾客要提早2天下单,并且,订单总额超过百粒,才可开灶,否则不划算。

未来,政府允许歌手演出,菜粿这门手艺生意,马永生会继续做下去。不过,菜粿要让路给他的爱好,即是唱歌。

马永生:歌手、主持人暨菜粿老板。
马永生:歌手、主持人暨菜粿老板。
色香味俱全的潮州菜粿,让人食指大动。
色香味俱全的潮州菜粿,让人食指大动。

唯一演出喊停

MCO之前,马永生几乎每天都要唱歌、主持和策划节目。

MCO之后,所有娱乐工作叫停。直至政府允许婚姻进行卡拉OK,马永生难得地接下10月21日,在槟城一场婚宴演出。

没承想疫情又来势汹汹,政府宣布有条件管制令,他只好取消演出。

“非常抱歉又可惜。邀请我演出的是听我的专辑的粉丝,他一直想看我现场唱歌,只不过,没法用歌声祝福新人,带给宾客娱乐。”

“我还有做菜粿的一技之长,还不算最糟了。很多歌手朋友,还找不到工作方向,没有收入。做菜粿,肯定比唱歌辛苦。况且,我动过心脏手术,无法太过劳累。生活逼人……”

业主减租 歌唱中心躲过倒闭

安娜歌唱中心负责人林美凤说:“超过7个月没有收入,生活上不成问题,因为不必供车供屋,生活费用由儿女负担,但我还是要搞定学院的租金。”

说起来,林美凤的员工都支日薪,她先省却支付薪水的烦恼,后来,定居澳洲的业主,愿意减租近70%,她才躲过倒闭危机。

暂停营业趁机休息

“MCO期间,我在好好休息。过去几十年来,工作太拚命,长期肩膀僵硬酸痛,甚至,走路太急而撞玻璃。现在,停下来后,我会好好看中医治疗肩膀。”

实际上,林美凤的一些同行,一早结业,另一些同行,为了支付全额租金,铤而走险营业。

“经营小小间的歌唱中心,主要是让乐龄人士开展歌唱爱好。这么健康有益的歌唱中心,都要面对执法员突击检查,碰到过于执法,就会被开罚,还会被扣留器材……搞到我精神更紧绷,暂停也好。”

“一休息,也休息蛮久(语音迟疑)。最后还是觉得:健康最重要。”话是这么说,但听得出无奈。

林美凤:安娜歌唱中心负责人。
林美凤:安娜歌唱中心负责人。

图:受访者提供

↓↓相关新闻↓↓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