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新冠肺炎

COVID_19

复管令SOP

文 文 文

◤疲“娱”奔命(下)◢ 我是“疫”只小小小小鸟 业者恳求 政府松绑

娱乐行业重开无期,因为被政府认定:守不到SOP。

但马来西亚华人演艺人公会理事郑桠铧强调,歌手们已准备就绪,远远地站在台上唱歌,100%遵守社交距离。

同时,包括何亮在内的夜场娱乐业者坦言,政府若不弹性实施“准”娱令,估计12月底的管制令到期之前,大家都完蛋。

娱乐圈人士冀望,政府关注国人生计,在致力复苏国家经济时,一视同仁对待娱乐行业,不要认定娱乐不重要,认定夜场娱乐是不健康文化,就把他们的诉求搁置一旁。

“我们也有孩子要养,也要供车、供房、付账单。请赏口饭吃,好吗?”


任何国家,如果完全禁止娱乐,必定死气沉沉,文娱没法发展。
任何国家,如果完全禁止娱乐,必定死气沉沉,文娱没法发展。

娱乐圈斜杠前辈郑桠铧披露,“MCO起,手上工作全部停顿。”

郑桠铧资深经纪人,他创办的“舞台Show”公司,负责海内外歌手、艺人、魔术表演者,到夜场,比如Cafe、夜总会、酒廊、歌厅进行演出,同时节目策划安排,以及提供录音室租用、灯光音响和大影幕出租,还有制作音乐MV等。

斜杠娱乐达人:郑桠铧。
斜杠娱乐达人:郑桠铧。

“疫情当下,政府禁止夜场娱乐,本来只是提供喝酒听歌的场所,为了符合重开条件,也改为提供美食,因为只要夜场有卖吃,就可以开门营业。”

Cafe和高档夜总会,本来就提供美食,无需更改营业准证,不过,生意已一落千丈。
纯粹喝酒听歌的夜总会,就会更改成提供美食的场所,收入可能都不够交租。

喝酒听歌是夜场娱乐的特色,没有这些特色,谁肯光顾?

“娱乐最蓬勃。夜场可以转型,还有生路,但歌手不能开工,根本完蛋。我粗略算了一下,全马大约有逾万华人歌手,他们主要在槟城、雪隆夜场唱歌。没有工作,歌手很痛苦,很多歌手都去转行或创业。”

一些歌手,在A地点开餐饮店,但很快就结业,又转去其他地点开餐厅。

“转行和创意,对于歌手,一点都不简单.歌手手上有积蓄,可以创业,然而,却不懂得如何经营。至于转行,只会唱歌的歌手,未必找得到工作。何况,十多二十年来都是当歌手,突然叫他转行当个厨师,这也不可能。”

复苏期管制令(RMCO)时期,政府陆续允准各行各业复工,唯独禁止娱乐表演。

“执法人员一直扫荡夜场,但我还没听说被开罚者有人确诊。禁止出席拥挤活动,这很对,但夜场也可做好防疫工作。在夜场工作的人士,一样爱惜健康和生命,必然愿意遵守SOP。”

郑桠铧说:“政府若因认定顾客喝了酒,大家越坐越靠近,把SOP抛诸脑后,就完全封杀夜场娱乐的话,太矫枉过正。歌手在台上唱歌,距离顾客都不只一公尺啦。”

郑桠铧和歌手们同台演出的风彩,不知何时再现。
郑桠铧和歌手们同台演出的风彩,不知何时再现。

自MCO以来,娱乐公会主席已多次和政府对话,马来西亚华人演艺人公会也代表歌手,跟旅游、艺术与文化部对话,但都徒劳无功。

他说:“大马政局也让我们头痛。7月,旅游、艺术与文化部长说:我们会帮助演艺人。我们不是说歌手不可以唱歌,他们可以唱歌,但必须局限于250人的场合。”

换句话说,扣除工作人员,就只能有200名顾客。商家和公会当然觉得不划算,毛利15千,如何何支付一支表演团队的薪水?大家当然不做了。

现在,旅游、艺术与文化部长已换人做,前任的说话烟消云散。

MCO前,《星光满天》制作人郑桠铧和其中一位歌手同台演出之影。
MCO前,《星光满天》制作人郑桠铧和其中一位歌手同台演出之影。
去年三月份,和歌手李菱搭挡演出,今年疫情当下,一场都没有。
去年三月份,和歌手李菱搭挡演出,今年疫情当下,一场都没有。

娱乐工业严重萎缩

郑桠铧坦言,“我担心,长久下去,娱乐工业严重萎缩。你有见过哪个国家,因为禁止娱乐,所以蓬勃发展?大马想要推广旅游业,吸引海外游客,更加不能禁止娱乐。”

对此,郑桠铧的同行马永生和朱劲旋,不约而同表示:无法想像一个没有娱乐的国家的样貌!

歌手暨主持人:马永生。
歌手暨主持人:马永生。

他们深信,娱乐,包括夜场娱乐,不会在国内大马终结。

政府若不施援手,好不容易稳健成型的娱乐工业,将被重创。

禁娱议程 SOP守不住不可理喻

表演场所无法遵守SOP,所以不可复工?对此说法,何亮、郑桠铧、朱劲旋和马永生大表抗议。

朱劲旋表示,“歌手站在舞台,他和乐手、舞者和观众,都有一段距离。歌手在舞台,不是比人流不断的巴刹和夜市,更能做好安全社交距离?政府认定歌手无法遵守SOP,根本不可理喻。演艺公会和娱乐界人士,就SOP议题反覆解说,说到嘴酸,但政府的表现,让人心累。”

歌手暨主持人:朱劲旋。
歌手暨主持人:朱劲旋。

郑桠铧说:“SOP 真的不是重点。这种说法充斥政治议程。虽然,大马是世俗伊斯兰国,但伊斯兰党向来反对娱乐,执政党为了讨好最大族群,牺牲弱势族群。禁娱令只为防疫。为何赌场可以复工,娱乐中心不能?”

“虽然,有夜店偷偷营业,也有业者找我安排歌手,但违令的事,我哪敢接?歌手一晚收入300令吉,万一被抓,被罚1000,得不偿失。”

马来西亚华人演艺人公会能做的,就是持续去政府部门诉求和对话,部长总是说:我们懂你们。但这不只你们的困境,马来演艺圈也一样……

歌手到底多惨?过去,从来不入歌手眼帘的版权费,近期因为零收入,歌手忍不住抗议:几个公会,年年征收几千万令吉版权费,但从不支付歌手一分钱。

摒弃偏见 夜场消遣非堕落

对于很少去夜场的人,特别想知道:夜场娱乐,不去不行吗?

“古往今来,歌曲从不曾消失掉,因为歌曲可以纾解压力,暖化我们的心房。特别是在现在,物质享受越来越好,大部分人喜欢下班后,和三两知己,吃饭、聊天、听歌、小酌,回家倒头大睡,隔天又元气满满。这是健康消遣。”郑桠铧说。

对于需要夜场娱乐,并且有能力消费的男女而言,这当然重要。

他继说:“我本身就需要下班后的娱乐,特别是在工作上遇到瓶颈,只要聆听喜爱的歌曲,灵感就会涌现。听歌时,觉得台上手唱歌不错,就买下一朵花来鼓励他或她,但这仅是我的个人作派。”

对于政府不允许歌手复工,他直斥极端,”我完全不能接受。你怕人民学坏吗?你洁身自爱,进去酒廊消遣,娱乐不会致使你变堕落。”

筹备合辑 为同业生计出力

3月18日至今,郑桠铧也是零收入。不过,因为入行很久,烂船也有几寸钉,平时又有存款,这一两年内,事业还撑得住。

然而,看到歌手被逼转行,又当不了朝九晚五上班族,硬着头皮去捧餐,从下午3店工作到晚上10点跑去捧餐、网卖,或者掏出积蓄开店,他感触颇深。

“当歌手,每天工作时间很短,一个晚上唱4或5小时,就收工回家,对于冗长的工时和较少的收入,肯定不习惯。另外,歌手没有餐饮业经验,一起从零开始学习,他会很辛苦。开店做生意,可能连老本都丢掉。”

困境底下,他特别想为娱乐圈尽力。

公会援金没人申请

为此,318起,他开始筹备为10名歌手推出合辑,并在7月推出。

“唱片本就无利可图。但我还是坚持制作合辑,交给歌手去卖,让他们有寄讬,同时可赚取一点收入。截至10月,已卖出2000多张,接下来,我将帮其他歌手出合辑。”

此前,江梦蕾做了一场线上表演,筹获5万令吉,交给艺人公会,如果歌手遇到困难到没钱开饭,可以用这笔钱援助他们,但不包括没钱供车供房或还债。

“至今没人申请金援。华人没有落难到三餐不济,都不会开口求人。”他说。

批参与星光满天合辑的10位歌手。
批参与星光满天合辑的10位歌手。

错失旺季 近半年收入报销

农历7月至9月,是歌手的工作旺季。

朱劲旋在7月歌台的收入,就足够支付半年的家庭开销。

“歌手、司仪,赚钱很快。司仪的价码,一场介于1800至2500令吉,歌手大致这般上下。可能,我主持2小时就放工,一个月工作10场,就有逾2万令吉收入。打工或当老板,很难赚到2万。”

朱劲旋说:“农历7月,长达一个月的盂兰盛会,每晚都有歌台演出,通常,我会做足28天,只休息2天。主持7月歌台价码,平均2500至3000令吉。到了农历8月和9月,又是华人结婚旺季,又有很多工作邀约。“

今年,光是取消7月歌台的工作,朱劲旋的损失将近10万令吉,还不包括已经推掉的8场婚宴主持工作。

农历7月至9月,是歌手工作旺季,尤其7月歌台。
农历7月至9月,是歌手工作旺季,尤其7月歌台。

赞赏新加坡作法

早期,听说吉隆坡某个地方的庙宇,聘请最受欢迎的歌台小蜜蜂进行一场表演。

恰好,小蜜蜂是郑桠铧的朋友。

“她是7月歌台最受欢迎的歌手,MCO期间,吉隆坡就有开了一场’封闭式’盂兰盛会,她受邀演出。这是第一次,庙宇没有搭棚,没有设舞台,歌手封锁在篱笆里面,在平地上进行没有观众的演出。“”

今年的盂兰盛会,新加坡就做得很好—庙宇把神明请去礼堂,酬谢神恩,虽然没有观众,但变成电视节目播出电视台直播,并且,政府每个晚上赞助约1万新元,轮流聘请不同的歌来唱。

整个月的电视直播,帮助逾200歌手有了工作收入。

扛不住了 KTV每月亏钱裁员

柔佛州百合花园的麦克风KTV披露,”政府宣布开放家庭式卡拉OK,我就在8月16日重新营业,可是,顾客真的太少,每个月都在亏钱。这主要是政府的SOP,没有明确标准,影响上门的人客。”

具体来说,一间包厢大房,本来容纳10人,店家遵守指南,只接纳5名客人,倘若顾客人数超过5人,店家只能拒客。本来,接纳的顾客已减半,加上,必须拒绝5人以上的顾客,生意惨跌。

“每个月都亏损,CMCO再延长,我怕我顶不到年尾,或许12月31日之际,只能结业。希望政府加大抗疫力度,疫情快快散去,政府允许所有行业,包括娱乐圈,可以复工,以让国家经济尽早复苏。”

318行动管制令展延,何亮和员工协商,一起共度时艰,暂时只领50%薪水。同意的员工就留下来,不乐意的就让他暂停工作。

娱乐商公会(最高理事)何亮。
娱乐商公会(最高理事)何亮。

诉求上呈没下文

“娱乐业者真的很惨,必须裁员。我的KTV已裁员70%,主要因为人客减少70%,已不需要这么多的员工。”

顾名思义,家庭式卡拉OK,来的都是家庭式顾客,只点饮料,消费额很低。

同时,滥权的执法人员,向奉公守法的顾客开罚,已吓得爱唱歌的顾客也不敢光顾KTV。

也是娱乐商公会(理事)的他坦言,“公会每个月都有交流问题,把诉求上呈,但都没有下文。每次跟进结果,当局都是同一句话:等。”

已有业者“等”到关门大吉,也有业者”等着”结业。

“大家说,想要生意好,要变通,要转型。好吧,那我就推出好吃的小食,但却没有顾客要点薯条或鸡翅。业者的转型,如果不是顾客想要的,做得再好也无用。”他感叹。

麦克风KTV在8月重开,严格遵守SOP。
麦克风KTV在8月重开,严格遵守SOP。

↓↓相关新闻↓↓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新冠肺炎

COVID_19

复管令SOP

相关文章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 全球平均寿命减少近2年

动新闻|新冠病毒又变种!国外学者恐疫情再爆发…

独家 | 卫生专家:或仅轻微症状 病例增幅料少过10%

新冠变异株FLiRT已扩散14国 学者忧夏季恐爆发

疫缠第五年|卫生部做好准备 应对新一波疫情

全球大流行|狮城确诊激增至2.6万 检测仪卖断货|附音频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