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疫境换跑道

文 文 文

◤疫境换跑道◢ 冲不上云霄 街边卖煮炒 机长:起码睡更好 !

当不成机长,当小贩一样“威风凛凛”!

资深机师阿兹林莫哈末查华威(Azrin Mohamad Zawawi),在疫情冲击下无奈离职,但却在小贩行业闯出一片天。在媒体的报导下,穿着机长制服的小贩受到顾客和媒体的欢迎。

不勇敢的踏出下一步,不知道迎接你的会是什么。阿兹林勇于转变,在疫情磨难之下,打造自己的另一片天,展现坚韧的一面!

阿兹林已成功转换跑道,从机长摇身一变成小贩,因而希望他的前同事们也勇于改变。
阿兹林已成功转换跑道,从机长摇身一变成小贩,因而希望他的前同事们也勇于改变。

“对于我的航空业前同事,我时常劝他们保持坚强,不要放弃,不要回头望,向前看!因为他们不知道航空业之外还有什么,其实存在着很多机会。”

相较许多还在待业中的前同事,阿兹林已成功转换跑道,在面对身份的转变时,他也经过一段短时间的调适,最终跨过自己生命中的这道槛 ,因而希望他的前同事们也勇于改变。


“其实,航空业以外存在着很多机会,之前我并不知道这些,但当我离开机师一职才知道,许多人要联络我,要和我分享他们的工作。”

他坦言,前同事不少还在待业中,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只能依赖储蓄度日。他听说有一名航空业人员也在销售汉堡,至于其他人就未与与他们有进一步了解与接触。

“我经过身份转换的挣扎,在这个时机(疫情)并不容易。我在转当小贩时确实有挣扎,最终我学习如何去适应,以及学习去做这些事,最终一切还是不错的。”

在阿兹林转职之前,他并不只是一名机师,他也是前东家Malindo航空的737型飞机机师培训导师和考官。同时,他亦是大马民航局(Civil Aviation Authority of Malaysia,CAAM)的考官或称鉴定者之一,负责为民航局每6个月强制检测机师。

阿兹林转职之前,他也是前东家的737型飞机机师培训导师和考官,也是大马民航局的考官或称鉴定者之一。
阿兹林转职之前,他也是前东家的737型飞机机师培训导师和考官,也是大马民航局的考官或称鉴定者之一。

未来有机会,他依然想回到航空业。然而,在这之前,他需要专心于经营自己的档口,以维持自己和家人的生计。

相较于当小贩的挑战,就人际沟通方面,反而难于机师。在他担任机长时, 极少需要与顾客沟通,只需与机组人员谈话,通常也只是坐在驾驶舱内。但,在经营这个生意后,就需要时常与顾客沟通,这是他需要适应的转变。

即使如此,当小贩后还是出现正面的改变,就是相较当机师时,他的生活起居正常了。这是由于当机师需要早起,甚至凌晨就要工作,休息时间并不固定,但当小贩之后,他变成可以有固定的睡觉时间,可以睡得更好,这是当机师与小贩的最大分别。

“机师工作时间不定,可能需要夜间工作或超时工作。反而当小贩后时间恢复正常,可以早上6时起床,然后8时上巴刹,恢复一般人的生活方式。”

阿兹林转职之前,他也是前东家的737型飞机机师培训导师和考官,也是大马民航局的考官或称鉴定者之一。
阿兹林转职之前,他也是前东家的737型飞机机师培训导师和考官,也是大马民航局的考官或称鉴定者之一。

穿机长制服的小贩 档口就叫“机长角落”

阿兹林最初经营小食档时,其妻子就已将档口命名为“机长角落”(Kapten Corner),但他并没有在档口穿着机长制服。当他之后穿上制服的照片流传出去后,即引来媒体报导,以及民众的关注。

“在档口穿上机长制服并不是任何人的建议。在离开机师工作之后,我们(航空人员)需要回到机场,交出可以进出机场范围的特别通行证。当时为了在遇上警方临检时方便通关,就以机长打扮和配戴通行证出门。”

当他交还证件之后,约于中午1时回到莎阿南的档口,恰巧其妻子才要开档营业,遂要求他拍摄一张穿着机长制服的照片,并把照片放在朋友之间的WhatsApp群组和脸书上。

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各种媒体联络要采访他,让他成为平面、电子和网络媒体的宠儿,报导先后见报后,档口的顾客络绎不绝。

阿兹林的妻子才把他穿着机长制服的照片,放在朋友之间的WhatsApp群组和面书上,未料让他爆红。
阿兹林的妻子才把他穿着机长制服的照片,放在朋友之间的WhatsApp群组和面书上,未料让他爆红。

爆红后 每日最多可销售350碗

在媒体未报导阿兹林和其小食档之前,他们的每日营业额极限是销售250碗的食物。但,当他成为“红人”之后,就需要“加码”100碗至350碗,他有点无奈的说:”我们只能够煮这么多了。”

虽然他于两年前,就开始向岳母拜师学艺,学习煮出美食,但目前档口的主厨依然还是其岳母,他与妻子、姐夫和嫂子四人则以经营业务为主。

在其档口主要销售咖哩面、北方米粉汤(Bihun soup utara,黄色米粉,一般是白色米粉)、北方叻沙(Laksa utara)和自制的水果啰惹为主。在这之中,他指咖哩面是华裔较爱吃的食物。

阿兹林的档口位于雪兰莪州莎阿南USJ的Boom Town,于今年10月23日开始营业,在两个星期内经媒体报导后,成为该区红不让的美食档。

“此处晚上较热闹,而且有灯光装饰。我们在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期间的营业时间是下午1时至晚上10时,之后可能会有调整,我的生意则聚焦在午餐和晚餐的较早时段。”

他形容那一区的主要顾客,一般以来闲逛的年轻人为主,聊天顺便吃东西。但他的客人则比较不同,通常就是特地来用餐或者打包回家。”

“机长角落”档口主要销售咖哩面、北方米粉汤、北方叻沙和自制的水果啰惹为主。咖哩面是华裔较爱吃的食物。
“机长角落”档口主要销售咖哩面、北方米粉汤、北方叻沙和自制的水果啰惹为主。咖哩面是华裔较爱吃的食物。

当小贩交到更多朋友

从机长转当小贩,阿兹林增加许多不同领域的朋友!

“开始营业的首个星期,来到档口支持我的几乎都是前同事。由于新冠肺炎病毒的情况还在,没有太多客人,大多数是前同事和邻里的朋友上门光顾。”

当他的小食档声名鹄起后,逐渐来自其他领域的顾客,如航空人员、酒店业、饮食业、警员等上门,在交谈中也与他们成了朋友,这是他转换工作后的另一个收获。

“此外,也有拿督和拿汀的朋友来支持我,甚至还有朋友给予钱上的援助,支持我的生意,这种感觉很好,因为能够得到他们和家人的支持,尤其是能够得到妻子的支持,她有很多不同的人际网络,社交活动也多于我,能在生意上协助我。”

一旦生意上了轨道,阿兹林就会开始寻觅机师的工作,到时会让其姐夫和嫂子协助他,接手负责档口的生意。
一旦生意上了轨道,阿兹林就会开始寻觅机师的工作,到时会让其姐夫和嫂子协助他,接手负责档口的生意。

阿兹林的小食店在媒体和网络上爆红后,每天可以收到超过500个WhatsApp讯息,以及电话响声几乎没有停过。

他指出,联络他的人大约有个类别,分别是:

一 、想知道档口地点,以及营业时间;

二、想提供给他新的工作机会,例如希望他成为产业代理之类;

三、想与他合资发展他的档口;

四、希望得到他的捐献,例如协助孤儿和单亲母亲等。

他说,由于他需要在档口工作,因此没有时间接听太多的电话,甚至需要每天开档工作,以满足越来越多的顾客。

“现在我们每天都要工作,因为目前要使我们的产品广为人知。之后可能一两个星期会休假一天,现在真的还没有办法休息。”

他指出,一旦生意上了轨道,就会开始寻觅机师的工作,到时会让其姐夫和嫂子协助他,接手负责档口的生意。

“我的姐夫在疫情之前已在待业中,因此之后他们还是会和我一起经营。这个档口并不是撑起我这方的家庭,而是协助太太那一方的家庭。我的家庭情况还好。父亲以前是公务员,母亲是前老师,家庭情况尚好。”

阿兹林鼓励前同事以他的“机长角落”名字,在其他地方营业,以便协助他们有一份新工作。
阿兹林鼓励前同事以他的“机长角落”名字,在其他地方营业,以便协助他们有一份新工作。

每月3万令吉开销

在当机师时,他的总收入约5万令吉,每月开销约3万吉。支出部份包括每月付给妻子5000令吉,因为后者婚后为了家庭停下工作,因此他就给回她相等的薪金。

“此外,我也有给父母和岳母一些钱,至于孩子的教育费反而不多,因为即使到私立学校上课,也还负担的起,另外也需付保险费。我并不是因为拥有大屋而需要大支出,而是有以上的负担,即使我失去机师的工作,我还是继续这么做。”

州政府愿助他 他愿助前同事

在阿兹林的小贩档口具有知名度后,雪州州政府的一些单位联络了他,希望给予像他这样的新企业家一些协助,他也将乐于接受。

“他们会告诉我如何经营,因而想得到我的更多资料,包括需要怎样的中央厨房,以及需要有多大的销售位子,甚至未来是否要因此转至店面经营,也有提出以流动摊位经营。对于州政府找上我,我是感到相当惊讶的。”

与此同时,他也鼓励前同事转行当小贩,他甚至提议他们可以使用其档口名字,以在其他地方营业,但并非以连锁方式,纯粹是朋友和前同事之间的协助。

↓↓相关新闻↓↓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