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疫地鸳鸯

文 文 文

◤疫地鸳鸯‧下篇◢ 病毒捣乱回不了国 异国情侣海外爱相随

全球化世代,异国情侣日趋普遍。

孙家的三名子女,大儿子孙楷舫和大女儿Yako,先后前往台湾修读美术系,不约而同恋上外国人。

25岁的孙楷舫(平面设计暨美编人员)和印尼籍伴侣高小姐,1月底即将成为新手父母,他们本打算返马办理婚姻注册,为新生儿报生做好准备,却被疫情打乱所有计划。

23岁的Yako,原本计划完成美术系学士课程后,便和澳洲男友Jesse双双返马发展,可惜面对被疫情分离的命运,两人只好前往容许他们一起生活的纽西兰,一边旅游一边工作。他们都无法回国,在国外逗留很久,一天比一天煎熬。

疫前,异国情侣游遍十多个国家,Yako还穿上学士服留念。
疫前,异国情侣游遍十多个国家,Yako还穿上学士服留念。

Yako坦言,“疫情下,我和男友Jesse是落水鸳鸯,哥哥和未来嫂嫂则是难民鸳鸯,我们比他们幸运。”


Yako是在墨尔本旅游时,通过交友软体认识Jesse。第一次见面,约在咖啡厅,两人虽然互生好感,但游客Yako只想结交朋友,并不想找男朋友。

结束澳洲旅程,Yako回去台湾继续学业。很快地,Jesse千里迢迢从澳洲追来台湾告白,从此爱相随至今。

“男友相当喜欢大马的生活环境,我和他也计划好,等我大学毕业,他就随我在大马生活。疫情一来,什么计划都取消,我虽然可以返马,但他以男朋友的身分,是无法入境大马。”

孙楷舫要等女友明年毕业,才能决定未来定居国。
孙楷舫要等女友明年毕业,才能决定未来定居国。

想要返马生活

虽然,Yako想跟男友回去澳洲并非不可能,只不过,她先要花3万令吉申请永久居留证,但澳洲政府仍可能拒绝批准她的申请。

“3万令吉不是小数目,被拒之后没得退款。”她说。

本来,毕业后,Yako可以留在台湾一年找工作,但Jesse的旅游证,免签180天后,必须出境。两人决定不再细究逗留台湾的细节,积极寻找一个可以让他们一起生活的国家。

幸好,Jesse一出生就拥有澳洲(随父亲)和纽西兰(随母亲)双重国籍。

“纽西兰政府允许公民和伴侣(包括男女朋友),一起在纽西兰隔离,然后居住半年,然后申请工作准证。现在,我和他在纽西兰生活,也是形势所逼。我们在纽西兰,也遇到不少像我们这样的落难鸳鸯。”

Yako和男友在纽西兰南岛,一边打工,一边旅游。
Yako和男友在纽西兰南岛,一边打工,一边旅游。

女朋友已怀孕

Yako非常想要返马生活,因为可以和父母同住,可以节省很多生活费用,并有机会存钱。在纽西兰,仅是住宿和餐费,已占了两人一大半收入,没法存钱。

把场景拉回到台湾的难民鸳鸯。

孙楷舫率先披露新消息,“11月,我签约新公司,只要公司发送文件到劳动部,劳动部就会处理我的工作签证的申请,我就可以留在台湾半年至一年。女朋友是大四学生,可以逗留到明年10月,之后可以再逗留一年寻找工作。”

高小姐已经怀孕,预产期是2021年1月底。眼下,最棘手的问题是,若是在孩子诞生前仍未能办好结婚注册,孩子只能跟随母亲的国籍。

“大马只允许国民入境大马,不允许他们的男女朋友入境,我们只能在台湾办妥结婚。想在台湾公证结婚,首先必须证明我们是单身男女。我的单身证已在大马办妥,也做好中文翻译和认证寄到台北,但女友的单身证一直办不好。”

第一次,高小姐的家人前往耶加达的外交部和公共事务部,两个部门均说,需找律师做公证,因此,认证失败;第二次,高小姐把文件寄达耶加达的台北驻外馆,但接洽的耶加达律师说,这个文件,他签了也没有用,因为需要回到女友的教堂(KUA)做单身认证。

现在就卡在:她的文件,必须要到她的岛屿教堂进行认证,但所有文件都在耶加达。一切又重头开始。

孙楷舫细心地把每张超音波照收藏起来。
孙楷舫细心地把每张超音波照收藏起来。

申请旅游工作签证 陪男友

Yako何不追随哥哥步伐,和Jesse结婚,那么,不管想在澳洲或大马生活,应该不成问题?

她坦言,“确实,我们身边的异国情侣朋友,因为国籍的问题,都选择结婚。但我还年轻,才23岁,还没开始第一份工作,不想结婚。入境纽西兰后,我正申请2年的旅游工作签证。”

实际上,异国鸳鸯,如果分隔两地,便无法结婚,因为不同国籍,无法入境结婚,也没有线上结婚这码事。

虽然,Yako一开始可以伴侣身分,申请一种类似永久居留证的准证。不过,她接纳纽西兰官员的建议,先申请旅游工作签证到期后,再以伴侣身分申请居留证。

Yako在台湾认识的异国情侣朋友,因为伴侣返国,只能进行远距恋爱,他们找不到第三个国家开放让他们一起入境生活。

“顺利的话,我们将在三年内结婚。不过,如果情况生变,不得已之下,我们会提早结婚,毕竟,在一起生活多年,已经形同结婚。”

国籍不同无阻恋情
无法接受分隔两地

Yako和男友的交往,没有发生文化冲击。住在一起一年后,当然发生一般情侣会面对的磨合问题。

“Jesse是一个很善良的人,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吃素,偶尔吃一点鱼。他是一个会跟我一起计划未来的人,非常支持任何我想追求的生活,如果我有需要他也会毫不吝啬的资助我。当然他有一阵子很穷的时候也是我资助他,互相照顾。”

“我们都认为他作为西方人要融入我的家庭比较难,因为语言的关系。他不会讲中文,他家人不会讲中文,但我和我家人都会讲英文。很幸运的是,双方父母很开明,都很支持我们在一起,我们的恋情,除了国籍不一样之外,其余的没有什么阻碍。”

Yako的大学好友,几乎都结交异国伴侣,被疫情分离后,不能相濡以沫,最终选择相忘于江湖。

对此,她坦言,“我们从没分开过,如果要分隔两地,我应该无法接受,一定会影响彼此之间的感情。”

Yako说,无法接受没有Jesse在身边的日子。
Yako说,无法接受没有Jesse在身边的日子。

边工作边旅游
靠储蓄过日子

在东方国家生活了23个年头,Yako到了西方国家也适应良好,“感觉就是生活在一个比较英式的吉隆坡,惟一受不了就是寒冷天气,冬天很长。”

抵步纽西兰的前几个月,从事多媒体网站技术员的Jesse,名正言顺工作赚钱,Yako未能正式求职,她就靠储蓄过日子。两人展开边工作边旅游的小日子,Yako还仔细把纽西兰的生活记录下来,放上YouTube 频道──YakoJes。

“11月,我们结束南部旅游生活,就会离开威灵顿,前往北部奥克兰定居数个月。也有东方来的朋友,大呼忍受不了这种居无定所的生活。我很感恩,可以和男友在第三个国家一起生活。”

若无工作签证结婚证
女朋友或回印尼生产

孙楷舫表示,“台湾允许留学生毕业后,利用一年在台湾寻找工作。去年7月毕业后,我就找到设计师的工作,但公司没帮我办工作签证,不知不觉上班约一年,9月辞职后,我另找到新工作,顺利申请到工作签证。”

新公司很喜欢孙楷舫的作品,愿意和他签约,为他申请半年的工作居留。

“如果申请不成功,我的处境便很糟糕,恐怕没法陪伴妻子生产,帮忙照顾小孩。”

“我问过台湾移民署单位:如果有急事,是否能逗留台湾?对方说不能。根据我们的情况,只有工作或者结婚,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女朋友怀孕后,就没去上学,也没去兼职。她无法办休学,因为休学后,10天内要返回印尼,所以,她的学费和宿舍费还是得缴,但我新工作还未稳定,积蓄在11月差不多用完,一时周转不过来,暂时靠家人和朋友接济。”

机票太贵了

今年年底,便是孙楷舫到移民署盖章,最后一次延期逗留。如果工作签证办不妥,结婚证办不到,他只能先回大马,女朋友可能也要先回印尼生产,两人只能分开,等待疫情消退,孙楷舫再飞去印尼办结婚证。

“现在机票太贵了。台北飞吉隆坡,单程就要两万六新台币,疫情之前,单程机票只是一万二左右。万一要强制隔离,又要一笔隔离费用。很烦。”

高小姐是纯正印尼人,来台开始学中文,现在,应相当于小学中文程度。平时,孙楷舫和她,都是中文夹杂马来语、印尼语沟通。

“她的中文姓名是台湾老师为她取的中文名字,印尼名太长,中文姓名方便留学生办各种证件。”

拍拖时,双方家长都不反对子女开展异国恋情,后来,开始谈婚论嫁,必不可免触碰彼此宗教议题。

“我和女朋友的宗教不同,关于入教不入教,我和女朋友都有了一个妥协,不必进一步谈论。她尊重我的宗教,我尊重她的宗教,我们都相处得很好。”

领了结婚证,年轻情侣的心才能踏实下来。
领了结婚证,年轻情侣的心才能踏实下来。

台移民署:文件齐全可结婚

台湾移民署告诉孙楷舫,只要文件齐全,他和高小姐就可以前往户政事务所办理结婚注册。户政事务所通过,盖章之后,他们的结婚就成立了。有了结婚证,再拿回台湾的移民署,使到有工作准证的丈夫,可以凭藉依亲关系,让妻子逗留到明年。

“大马人和印尼人婚配,孩子都不获准拥双国籍。我和女朋友都希望孩子是大马国籍,只要我们的结婚证在孩子出生前办妥,孩子的国籍就可以跟爸爸,母子可以跟随丈夫入境大马。”

“本来,我们计划,女友毕业后,我先去她的国家看看,或她跟我回大马。现在,她来不了大马,我去不了印尼,一起留在台湾也不容易……现在特别压力,迫切希望在小孩诞生之前,办好结婚证,但感觉来不及了,见步行步吧。”

结婚难,找工难,但船到桥头自然直。
结婚难,找工难,但船到桥头自然直。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