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独中◢我从未后悔选择独中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情有独中◢我从未后悔选择独中



    学习不只是求知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是重要环节。自上世纪90年代独中提倡素质教育以来,至今已有二十年余年。让学生有全面且具有个性的发展,是独中最重要的教育目标,联课活动则是不可或缺的途径。多姿多彩的校园生活,不仅仅让学生得以全面发展,更是母校情怀深深扎根的基石。为了能从学生角度检视独中教育改革,同时也让社会大众了解独中教育如何培育人才,董总与《中国报》副刊教育版合作,邀请各独中校友以亲身经历,撰写文章,分享他们在独中素质教育下所获得的滋养与收获……

    张晔:不因害怕错误而却步

    初三时,学校开始推行七个习惯。当年大家都抱持着抗拒的心态,半强迫自己接受新兴的教育思维。但也因为学校推行的七个习惯教育,在大学三年里,自我塑造人格特质时,占了重要的一部分。大学的学习模式以自主自发性、开放性为主,一旦失去自律,便会掉入“被当”的漩涡。在独中四年,从“主动积极”到“不断更新”的七个习惯训练下,让我鱼肉熊掌兼得。

    此外,高中时期在课堂上或课后,老师都愿意与我们进行学术及非学术的沟通及互动。这个过程,让我在大学三年里,在课堂上的表达能力有着大大的提升。同时,老师在提问或互动时,也不因害怕答案的对错就此却步,而是勇于表达想法,与老师达到良好有效的沟通。

    在台湾念书三年,难免会思考六年独中教育下之得失。六年的独中教育,等同于躲在老师的保护伞下的时间,全盘接受教育给予我们的知识内容,创造出社会理想。有人说大学就像是一个小型社会,并非针对人际关系而言,我想也是在我们所认知的学科及学识上,逐渐将我们推向现实社会的入口。

    大学教育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学生充满社会理想抑或是符合社会世俗化的学生?在社会理想和社会世俗掺杂于学习过程中,曾经身为独中生的我们该会如何选择?幸运的是,我们可以仰赖在独中教育奠下的人格基石,做出不让自己后悔的决策。

    在台湾念书也即将来到第四个年头,我从大一的懵懂胆怯,到现在敢放开双手在椰林大道上骑着脚车奔驰。虽然已不需要再用马来文或英文交易上的沟通,但即便在纯华人社会氛围下,身为“侨生”的我,初来乍到还是需要时间适应,像拼图般尝试找到彼此的契合点。但因为独中教育,让我可以轻易地找到自己在异乡的位置。

    大学三年级因为某些原因,我挺身而出当选系上学生会会长。我依稀记得外籍生及侨生学长姐听到此消息时错愕的表情—— “原来非本地生也可以当上系学会会长”。在前任会长宣布我当选时,才意识到自己“侨生”身分,发现自己何来的勇气,可以代表系上本地及非本地学生发言、争取权益及福利。

    幸运的是,在独中求学六年的时光里,我参加了华乐团,社团的训练让我比其他同侪更快地适应这片土地的人情世故;让我更快地担任同侪间的团队领导;让我可凭着一股勇气,毫无顾虑地出面竞选会长一职。也因为独中六年的时间里,我都专注在乐团的大小事务,包括和老师沟通、与校外同学维持友好联系、调解团员各种突发状况等,让我在处理系学会事务时更得心应手。

    ■张晔(目前就读台湾大学兽医系)

    刘诗韵:宿舍生活养成规律自制

    离中学生涯有点遥远了,但至今依然为自己的独中生身分感到骄傲。当初父母选择把我送进独中,因为不能和好友一起升同一所中学,开始时还有些反感。多年以后的现在,却很感谢父母当初的决定。

    毕业后不久便到纽西兰深造,第一个要面对的问题是语言。幸好学校采用双轨制度,所以很注重学生三语的掌握。为了确保学生会看、听和写,三语口试和报告(presentation)也是考试的一部分,为我奠定了一定的语言基础。

    虽然同为英语,但口音和使用上有一定的差异,所以花了一些时间去适应。一开始都不敢开口,总害怕说错话丢脸。可是想要融入异地的生活,就必须掌握好语言。于是,鼓起勇气和当地人交朋友。庆幸认识的朋友都很热心纠正我的语法和用词,就这样除了把英语说得很流利外,还结交了一群好朋友。

    背井离乡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生活,刚开始确实很不习惯。很多事情都需要亲力亲为,没有父母在身边打点一切大小事务,没有熟悉的好朋友陪伴。尽管如此,在国外的生活还是得心应手,对于这点,我非常感谢当时在校的寄宿生活。

    宿舍生活确实教会了我很多,例如时间管理、独立和自制能力。有规律的生活时间表,让我养成早睡早起的好习惯。多年来的规律生活模式,使得我在没有别人监督的留学生活也过得很自制。此外,每晚睡前都会规划好明天需要完成的事项。有效利用时间后,便多出很多空闲时间,让我去完成其他事情,例如兼职。在校期间做兼职除了能多赚一些零用钱,还可以吸取经验,这些经验都是课堂上老师教不了的。

    除了学业,独中也很注重学生在其他方面的发展,例如社交和领导能力。不管参加什么类型的社团活动,校方都很鼓励社团举办活动,包括和别的独中联合举办的交流营。虽然每个社团都会有顾问老师,但他们的工作更多是给予支持和建议,让学生有很多的发挥空间。此外,校方会把一些大型活动交由高中生去承办,如教师节和校庆。

    当时有幸在社团里当上执委,一年下来办了十多场大小各异的活动。从每一次的活动中,我逐步学会如何担任好带领团队的角色、更好的和同学沟通,这些经验让我在大学社团活动和兼职中有了斐然的成绩。这些经验特质对于大学毕业后的求职过程中很有帮助。独中对于我在海外留学和生活有着巨大的影响,毕竟中学后,人的很多特质和能力是很难被改变的。虽然现在的我未能让母校引以为荣,但我确实以母校为荣。

    ■刘诗韵(毕业于吉隆坡坤成中学,就读于纽西兰奥克兰大学心理学犯罪学管理)

    文竣:怀念中学纯真时光

    我是2016年钟灵(独立)中学的毕业生,现在澳洲墨尔本莫纳什大学(Monash University)就读电机工程学士,正要开始大四读书生涯。一直以来,到墨尔本深造是我的目标,当我收到莫纳什大学的录取书时,我既兴奋又期待!在前一年半,我选择在马来西亚吉隆坡莫纳什大学分校就读后再转移到总校。一来可减轻家人负担,二来可学习适应在异地读书生活的日子。

    我就读的专业是电机工程(Mechatronics Engineering),也就是由电子工程与机械工程的合体。我选择这个科系的主要原因是可以学习到电(Electrical)与机(Mechanical)的知识,也可以满足我喜欢创造的性格。

    这些年来,我深刻体会到中学和大学教育方式上的区别。中学期间,特别庆幸老师们都非常注重学生的课业进度,无论学生遇到学业上的任何难题,都可立即询问老师的意见。相反,大学教学方式与中学不同,凡事都要靠自己探索以寻求解决方法。因此,到了大学,我才真正学习到如何独立生活与学习。

    由于统考水平较高,因此可以发现在大学第一年,很多知识是中学时已学习到的。相较于其他同学,我能够更快掌握教授所传授的课程内容,让我在大学的学业成绩都考得不错。此外,我也在中学时期参与了许多课外活动及比赛。最值得关注的是电子创意学会,在学会里,我学到很多可应用在大学课业和生活里的技术技能和软技能,从如何制作电子仪器到怎样在台上演讲和展示我的创作。这个学会也培养了我的自律和团队精神,对我来说,在课外活动和比赛中遇到的各种挑战,都是锻炼我成为更优秀的人的关键。

    去年我在大学参与了Formula SAE赛车队(Monash Motorsport),这项比赛是全世界最大的工程设计比赛之一。Formula SAE比赛需要每个学生团设计、构建和测试一辆学生可自己驾驶的赛车。除此之外,学生团也必须做简报来展现我校创作这台赛车的实力。评委都是来自这个领域的专家。很荣幸我校赛车队在这项比赛里获得世界排行榜汽油赛车第一及电动赛车第三。
    总的来说,身为一位独中生,只要高三统考成绩达标,独中文凭是受许多大学承认的。因此,我不后悔选择在槟城钟灵独立中学完成我六年高中生涯。老师十分尽责,也费尽心思只为培育学生成为社会栋梁。在中学所参与的各项课外活动和比赛也让我变得更自律,因为需要同时兼顾成绩与课外活动。这无暇亦无邪的纯真时光,再也回不去了。选择独中,我从未后悔。

    ■文竣(毕业于槟城钟灵(独立)中学,现就读Monash University,Australia Bachelor of Mechatronics Engineering (Honours))


    组稿:董总  编辑:吴鑫霖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