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疗养院疏忽照料 中风老妇3度跌倒 重伤不治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疑疗养院疏忽照料 中风老妇3度跌倒 重伤不治

    (吉隆坡17日讯)疑疗养院疏忽照料,导致一名才住进去1年5个月的中风老妇3度跌倒,身体多处瘀伤,最终死亡,死者家人事后更揭发该疗养院不曾向福利局注册。



    死者女儿在母亲多次受伤后,向有关疗养院负责人要求查看闭路电视画面,对方却以各种理由拒绝,如今死者女儿要求对方偿还早前缴付的3000令吉2个月定金,同样遭到拒绝,愤而报警和向国家消费人行动议会投诉。

    艾丽斯威尼莎黄(34岁,运营和行政总监)今日在代表律师沈雯瑜、国家消费人行动议会(吉隆坡投诉部主任)陈造贤和副议长杨文达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希望相关单位当局介入调查,采取行动对付该间疗养院。

    (温琦婷拍摄)

    她说,大马籍欧亚混血的母亲(64岁)在2006年中风,导致左边身体无力,因此需靠人帮助移动坐上轮椅和梳洗;当时她负责照顾母亲,但隔年因哥哥去世,家人担心母亲得知后病情加重,决定送母亲到疗养院。

    “我们也希望母亲可以获得更好的照料;而且在换到该位于巴生的疗养院前,母亲在另一间疗养院不曾发生这类事件。”



    她说,于2019年换工作,所以才在工作地点附近找到了这家疗养院,方便探望母亲。

    艾丽斯威尼莎黄指出,自从母亲住进该间疗养院后,不但多次跌倒受伤,连体重都下降,因此他们相信是对方疏忽照顾母亲所致。
    艾丽斯威尼莎黄指出,自从母亲住进该间疗养院后,不但多次跌倒受伤,连体重都下降,因此他们相信是对方疏忽照顾母亲所致。
    死者当时眼眉处受伤,但疗养院的职员只对死者进行简单包扎。
    死者当时眼眉处受伤,但疗养院的职员只对死者进行简单包扎。

    “母亲住进去3个月后,便接到对方通知指母亲跌倒,我去探望母亲时,发现母亲胸部肿胀,左边身体有一大片瘀伤,不排除母亲已受伤多天。”

    她说,去年6月,母亲于凌晨时分再次从床上跌倒,但疗养院的负责人却迟至早上9时才通知她,最后她发现母亲眼眉处因击中墙壁的铁钉,院方却只进行简单包扎。

    死者脑部CT扫描结果显示,死者脑内有积血。
    死者脑部CT扫描结果显示,死者脑内有积血。

    “去年10月,我再次接到负责人通知,指母亲受重伤入院,额头处有一大片瘀伤。”



    她说,当时在医院等候母亲的脑部CT扫描报告时,医生却告知母亲已抢救不治,随后报告出炉显示母亲脑部有积血,不排除是跌倒所致。

    她说,自从母亲住进该间疗养院后,母亲不但多次跌倒受伤,连体重都下降。

    艾丽斯威尼莎黄(中)召开记者会,希望相关单位当局介入调查,采取行动对付该间疗养院。左起为其代表律师阿都拉曼、陈造贤、沈雯瑜和杨文达。
    艾丽斯威尼莎黄(中)召开记者会,希望相关单位当局介入调查,采取行动对付该间疗养院。左起为其代表律师阿都拉曼、陈造贤、沈雯瑜和杨文达。

    “若有错早就被对付”

    “如果我们的疗养院有错,警方早就对付我们了。”

    记者联络上该间疗养院负责人以了解有关事件时,对方仅指对方的一切指控不予置评,等对方采取行动后,他才采取下一步行动。

    他说,他并没有报警;至于对方指控他们疗养院疏忽照料,和没有执照一事,他仅说一切交由警方处理。

    另外,陈造贤指出,他们在接获投诉后,对该间疗养院进行调查,发现对方并没向福利局注册。

    他说,他们事后尝试和该名负责人联系时,对方也不给予合作,让他们感到不满。

    死者手臂和身体多处因跌倒出现瘀伤。
    死者手臂和身体多处因跌倒出现瘀伤。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