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心见闻

选举

造假

选票

幽灵选民

观察员

文 文 文

◤心见闻◢走入观察选举机制 选票造假,没可能!

 随着互联网与移动网络的普及,社交媒体逐渐成为大众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然而社交媒体提供交流和传播信息的便利,也是假消息传播的管道。

 假新闻容易引起讯息道德恐慌,也让现实社会变得乌烟瘴气。假消息泛滥,最常出现在大选期间,政坛、党支持者使用社交媒体传播对一个政党有利的消息,而这些消息掺杂了假消息,包括选委会在计票时关灯偷换,和出现投票等。

在投票日,苏德洲可以自由穿梭在选区内的投票站和渠道,观察每个流程是否符合程序。

从2008年第12届到2022年第15届全国大选期间,社交媒体上依旧出现对选委会不利的消息,但选委会或投票中心主任,真有如此神通广大将“时间停止”,在神不知鬼不觉情况下偷换

倘若对比华人和马来人的社交群组,说实在,只有华人社交圈在每届大选时传播选委会关灯来假造,或外劳假冒本地公民投票等讯息。

苏德洲与昔日战友“新闻记者”在提名日值班,不亦乐乎。

倘若追溯关灯换,此事源起是于2013年当天,当时马华丹斯里廖中莱以379张多数票险胜代表行动党出征的黄德,连任文冬区国会议员。当时许多希望可以改朝换代的网民对这成绩感到不满,就于当晚在脸书上转贴假消息,指黄德的一路领先廖中莱,但因文冬总计票中心发生停电,最后关头出现可疑票箱,导致选情逆转。

当时本地收费电视台新闻主播在没查证下,不仅播报这假消息,也在个人脸书嘲讽廖中莱靠停电获胜。

结果这关灯换,一夜炸开,当时许多网民更将脸书头像换上全黑白表达不满,最后大家更一致把廖中莱改名“暗中来”,以调侃后者黑箱作业。

随后当时的行动党吉打里区州议员李政贤、美律区州议员邹宇晖和行动党文冬国会议席候选人黄德也慎重作出澄清,当晚计票中心没有停电。各大华文报也报导当晚文冬总计票中心没发生停电,不过广大市民普遍并不相信。

但针对这一个极度伤害性的假新闻,我相信可以进行理智反思的网民是少之又少。当时大家就应该思考一个问题是,倘若当时廖中莱团队以关灯假造,以行动党的个性,肯定站出来抗议到底,甚至入法庭推翻这成绩,相反行动党州议员和黄德都站出来澄清此事。

但没有多少人会从这个角度探讨问题,结果关灯和一再而三的在每届大选出现,扰乱社会的不安。

各投票中心和渠道主任在提名日前进行检查票箱、道具、文件、文具等,并聆听选举官的解说。

义务无酬劳自由穿梭投票中心

身分“特殊”,但属义务性,没有酬劳和津贴,一切靠着本身的热诚,倘若你是冲着钱而来,不如去担任大选投票中心等工作,反而有补贴可领,但为数不多。

严格上大选不是选委会的工作人员,但又是代表着选委会监督整个大选的机制和流程,也包括监督选委官、投票中心主任、检票员、计票员等。

大选观察工作包括系统性、全面和准确地收集信息,用以了解活动中的法律、程序和制度;公正和专业地分析这些信息,一旦发现任何不妥,则可记录并做出汇报,以推动更公平、完善的或竞选制度,从而达成改革的目的。

这一次苏德洲以观察员身份走入大选机制,并负责观察吉打亚罗士打国会选区的选举过程。

尽管没有实际权力来采取行动,因此需要将问题传达给选委会秘书处,让握有实权的官员去处理。

因此在每个大选流程,选委会秘书处会不时在社交群组叮嘱各填写和汇报报告,以让选委会掌握各地方的进度和流程。

但选委会也叮嘱倘若发现官有做不对的地方,是可以适当提醒,前提是要有礼貌,而不是谩骂。毕竟大选的官、投票中心主任等工作人员都不是真正的选委会官员,他们都是地方政府官员、公务员等临时调动来值班大选工作,因此他们在一些大选事宜上可能也没有很了解,因此适当的提醒,还是必要的。

这里必须强调,我国共有222个国会议席,换句话说,选委会是需要大量的来协助观察整个流程和进度,但根据官方数据,这一届的约有700人分布在各国会选区,而基于是根据本身的投票国会选区“值班”,那么有些国会选区可能会有很多,而有些国会选区会面对没有的可能性。

就比如,我是吉打亚罗士打国会选区(P009),而这一区只有5个,而有些国会选区可以有百多位
从提名日到投票日都可以自由安排时间参与观察,但投票日才是重头戏,因此可以自由穿梭在投票中心或渠道,并观察。

苏德洲以大选观察员身分观察大选,收获满满。
投票渠道主任陆陆续续把票箱送回来后,坐在左右两排,等待把文件等转交给选举官,方便输入各渠道投票成绩予系统。

停电这是不可能的事!

停电?官可以从邮寄知道邮寄选民投了谁?以身分走入观察机制,实际上要舞弊和,谈何容易?
各候选人在大选前都招募监票员和计票员,以代表候选人或政党在各渠道(Saluran)负责监票和计票。

每个选民走进渠道投票,工作人员在核对身分和在名册上割除相关选民的名字时,各政党的监票也会在他们的名册上割除。

此外,在投票时间结束后,各渠道都会算票或统计票,当时又有各政党的计票员在场监督整个流程,倘若对有质疑,计票员都会当场反映。

换句话说,这样多双眼睛盯住整个过程,流程是很难舞弊或以停电来假造等。

观察员可以在大选期间走动,并在军警提前投票时进行监督和观察。

我当天也负责观察邮寄和军警的计票,当官一念错政党的名字,各政党的计票员都马上反映;如官做最后的总统计和政党的计票员的记录有出入,这些计票员也会要求官重算。

至于邮寄,除了,选民也必需在另外一个表格填写个人名字和身分证号码,还须找证人签署,许多人看到这个步骤都会疑惑,当官拆除邮寄时,不就是看到选民投给了谁?

答案是,他们看不到。以我亲身观察,官拆除邮寄后,在核对邮寄选民有完整填写必须填写的表格后,就会把装有的小信封丢入箱,因此别说官,就连在场的监票员和我也看不到这些邮寄选民投了谁。

许多选民在投票日当天提前在大门外排队,结果投票中心外大排长龙。
18岁的首投族也七早八早前来投下神圣的一票。

我来投票更来监票

基于我采访多届大选和补选,对大选过程有所认识,而这次以“大选”(PEMERHATI)身分走一趟选委会和整个大选流程,对整个机制和流程,有了更深层的认识和了解。

我曾参与第12届、13届、14届大选和一些补选的新闻采访工作,但在14届大选结束时,我就希望在第15届大选能够真正接触和观察的工作和流程。

当前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在10月10日宣布解散国会后,选委会就公布招募大选,以观察程序,如提名、竞选活动、提前投票、投票,以及开票程序,一直到宣布成绩,当时我看到这文告后,立马就申请。

选委会开放的申请时间很短,而申请者必须符合条件,在被委任后,选委会会召集所有录取者培训,以让了解整个大选流程,包括的“Do & Don’t”。

基于选委会均鼓励也要履行公民责任,因此被委任的“值班”地区是本身的国会投票选区,一来可以观察该选区的大选流程外,二来也可以投票。

换句话说,从投票日当天到投票日结束,都可以自由编排行程,在相关的国会选区走动,并观察整个大选的流程。

年纪大,也不阻碍他们前来投票,以履行公民责任。

上打手印都算有效!

选民一定要在上画“X”,才有效吗?实际上不一定要画“X”,就算选民在上打手指印,只要还在格子范围内,都有效。

我在观察计票时,确实有些选民没在上画“X”,但官都会暂时先将这些和废票放入“疑惑”的托盘,之后再决定有效与否。

结果只要选民在格子内画叉、勾、圈、和打手指印等,都有效。那么无效的又是怎样的?画上不雅图案、粗口或画叉在多过一位候选人,这些都是废票。

倘若你问我,真的有人画叉在多过一位候选人吗?答案是有的,亚罗士打国会选区有7位候选人,就有些选民直接在每个候选人格子上都画叉。

我以身分观察监票和计票整个过程,收获满满,对的过程有更深层的认识,过去坊间的谣言、迷思和假造消息都不攻自破。

但这里还是要残酷的说,华裔参与大选是少得可怜,就连印度人数都多过华裔,华裔参与度不活跃。

一些州会在明年上半年举行州选,何不多点华裔参与这行列,这样你就可以了解更多机制,也会发现其实期间要舞弊或关灯造票是不容易的事情。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心见闻

选举

造假

选票

幽灵选民

观察员

相关文章

会员文:心见闻|KLCA校友纷纷回归 再现艺术之美

会员文:心见闻|人人都是文明孩子 来上食物教育课吧!

会员文:心见闻|唱出院民曙光 曲尽深厚情感

会员文:心见闻|琥珀是被时间遗忘的人鱼泪滴

会员文:心见闻|用艺术开一扇门 齐来希望之谷做客吗?

会员文:心见闻|天上掉陷饼如何牢牢接住?农场翘楚以身示教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