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新加坡

私会党

文 文 文

狮城帮派不再据地横行 私会党转型街头党

25日讯)过去组织较严密,如今的街头党则较松散,没有固定的活动地盘,且常见跳槽情况。

过去那种歃血为盟,“一日兄弟,终身兄弟”的团伙在已经罕见,取而代之的是可以随时跳槽的街头党;加入帮派也从过去的是为了争夺地盘谋取利益,转为找人陪伴。

警察部队多年强力取缔以及社会风潮改变下,应该已不存在实际意义上的,而是组织松散的街头党。

以往员一旦加入某个帮派就是一辈子的事,入党的目的是为了谋取各种利益,帮派间的冲突也经常是为了争夺利益而引起。但现在的员加入帮派主要是为了寻求陪伴、寻求保护或同侪压力等,并经常为了一些“小事”如瞪眼或说彼此坏话等而起冲突。

相比过去组织较为严密的,如今的街头党组织松散,也没有过去占据某个地盘的概念,他们可能今天在市区游荡,明天就跑到北部闹事,这对警方的执法行动形成新的挑战。


新加坡私会党取缔组除了在夜间娱乐场所展开执法行动,也会到人流量高的地方如咖啡店、组屋底层,甚至是购物中心进行突击。 ((取自《联合早报》/新加坡警方提供)

刑事侦查局取缔组组长张国良副警监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指出,过去一旦锁定某个嫌犯是哪个帮派的成员,只要到帮派活动的地盘调查,或找到同帮派的老大或其他成员,通常就会有收获。

“现在的街头党员今天可以加入这个帮派,明天就换去另一个。忠诚在他们血液中是不存在的。加上街头党没有固定的活动地盘,警方的追查的方式也和过去有所不同。”

随着调查技术的进步,除了实地调查,调查人员也借助科技和遍布全岛的警方电眼,将触犯法律的街头党成员绳之以法。

街头党员或许不再“忠肝义胆”

今天的街头党员或许不再“忠肝义胆”,但他们多疑和狡猾的程度比起成员也毫不逊色。

“有一回,我们到一处私宅区捉捕一名街头党成员,警员攻入屋内时他已不见踪影,但私人物品还在,相信他逃得不远。”

张国良立刻请求K9警犬组的协助,经过约3小时的搜捕,终于在一栋兴建中的排屋内,找到嫌犯的踪影。 “原来,嫌犯在我们攻坚时,从2楼窗口爬出,再通过邻居的家逃走。”

张国良说,活动虽然已受到控制,相关的法纪问题也比以往少了许多,但这不意味着警方的工作就能松懈下来,取缔组仍继续密切监视本地的活动,以防他们死灰复燃。

取缔组会继续严格执法,并通过公众教育的方式,继续向年轻人宣导切勿加入的信息,让他们能远离帮派活动。”

加入取缔组7年的张国良说,他为他的工作感到很荣幸,也非常感谢有这个机会能尽自己的一份力,协助维护的治安和保护公众的安全。

为青少年辅导办活动 引上正途规划人生

过去10年涉及活动而被捕的人数大幅下降,从2013年的约1000人,减少至2022年的约300人。

张国良说,这可归功于取缔组采取多管齐下的方式监控团伙,除了逮捕触犯法律的成员,也积极扫荡成员可能聚集的不同地点。

他说,虽然在警方文告中不时看到当局到夜间娱乐场所取缔活动,但只要是人流量高的地方,如咖啡店、组屋底层,甚至是购物中心都有可能成为聚集的地点。

“我们也会在佳节期间以及在怀疑可能有员群聚的活动加强执法活动,以起到震慑作用和尽早发现帮派活动,维护公众安全。”

前党羽现身说法 教青少年对“兄弟”说“不”

除了执法,取缔组另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公众教育。

张国良说,取缔组会和不同的伙伴机构合作,包括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教育部和监狱署等利益相关机构,发展和执行预防和改造计划。

例如正途引导计划(Streetwise Programme)主要针对10岁至19岁,涉及街头党活动的青年,通过个人和家庭辅导以及团体活动等,灌输青少年正确的意识,协助他们远离帮派生活,重新规划人生。

“自新学习营”(Camp ACE)计划,则通过户外活动、小组讨论和前成员的现身说法,让误入歧途的青少年了解的真面目,并学会对帮派“兄弟”说“不”。

张国良说,取缔组组员会定期到不同学校宣导切勿加入的信息,以及加入的后果等,避免青少年误入歧途。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新加坡

私会党

相关文章

未受漏油事故影响 新加坡养殖鱼可安全食用

新加坡公务员 下月拿年中花红

新国工作准证持有者新规定 离新前须注销银行户头

大马取代新加坡?3优势 助成数据中心

叉烧包+鲜虾烧卖 要价RM31 顾客怒批“太贵了!”

证实私会党入侵校园 警捕7华男 最小才16岁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