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会员专区

甄子曰专栏

眾声

文 文 文

甄子曰专栏:我本无罪 你降我罪◤会员文◢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views

有机会的话,你也会作弊吗?

有机会当老慕或纳吉的话,你愿意吗?

第一个问题要问你自己,或许是过去式,或进行式,又或预谋式。

第二个问题中的问题,是我们看到了他们的下场;愿意的人,可能认为,这些过去的赢家,风光过大半世,有政党罩住,仍是硬汉之姿。


美国民主智库公共政策中心创办人大卫卡勒汉写《作弊的文化》,“赢家阶级”自创道德现实,恣意作弊而不受制裁。而“焦虑阶级”则认定,在赢家通吃的社会,选择不作弊的人,将坐失成功的唯一机会。

这种作弊文化下,套用台湾学者吴昆玉的说法,作弊不是道德问题,而是几率问题,用一般方法成功几率低,作弊成事几率高,被抓到的几率又低。作弊不成则是智商问题,是公关问题。就算抓到,找个藉口、转移焦点,大家也就算了。

这正是大马政治之乱的核心问题。欺上瞒下,大话连篇,党性为重,选举为大,是无论谁执政都做不好的主因;对外团结但内部对立,形成高度内耗的社会成本。

政客把“作弊视为成功之母”,叠加效应下,最终失去人民的信任──这个最珍贵最有用的社会资本荡然无存。

国家变成了什么样子?贪官都喊“我本无罪,你降我罪”。人民看不到清廉的文官体系,觉得政客都是贪的,人贪我贪助长贪腐文化。

新加坡非零贪污,而是养不肥。上至高官下至公仆,对于即使只可能产生贪腐的想像都绝对避免。不必问他们,问自己就好:有机会的话,你也会贪吗?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会员专区

甄子曰专栏

眾声

相关文章

甄子曰专栏:安华好累 累人的累|会员文

会员文:理财赢家|年薪30万却零存款?“高收入穷人”有3大特征

会员文|黄泉安:政客愚民瞎说一村一品

会员文|余根进:孤军奋战成不了气候

会员文:我的老板是我爸(第5篇)|当好先生遇上冲动小子 父子 一起开鸡饭店

会员文|周若鹏:油价合理化很合理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