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字游自在

继程法师

子若

叶逢仪

文 文 文

◤字游自在◢友情岁月里慢慢变老 因为逢仪所以继程

原来,风趣的与随和的大马画家老师,两个人的生日相差一天,岁数相差十二年,却培养出一辈子不褪色的忘年交情,在他俩漫长友情岁月里,以字为友,用画筑情,近年联手创作的足迹遍布城里城外,今年5月初,法师与老师同祝寿、共庆生,并且分享两个人“羊羊得谊”,天天微信传情达意的好友间互动。

“羊羊得谊”的叶逢仪老师与继程法师同祝寿共庆生的场面充满了喜悦,好朋友就是要这样一生一起走。

近晚时分,抵达紫藤茶原出席“当和尚遇见玫瑰花上的麻雀”活动,老师是当天“喜新恋旧.身生舍得”讲题的两位主讲者,到场后方知,这是场智慧素宴亦是场寿宴。

曾在霹雳瓜拉古楼育才小学当临教,1978年依止三慧讲堂竺摩长老出家,同年赴台湾受具足戒,于中国佛教研究院研究部进修佛学,后于圣严法师门下修习禅法,成为法子。

为大马水墨画家、插花艺术师老师,16岁开始学习绘画,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曾任教吉隆坡循人中学,后担任坤成女中美术主任,亦开班授课,从事绘画创作六十余年。

一个是佛学/禅修导师,另一位是艺术老师,二人的信众桃李满天下,两人在笔耕方面亦有成就,著作不计其数,内容包括论作、散文、开示录等,叶老师着有两本散文集。

两个为各自目标而在不同领域进取的和尚与画家,他俩的情谊源于叶老师在吉隆坡茨厂街曾有过的“喜新恋旧”店铺,从相遇、相知、相识到相惜,两个人的友情岁月一直到老。

这一段友谊万岁里,隐藏着两大巧合,一是两人生日日期相差一天,落在5月7日,叶老师则是5月8日;二是两人年龄分别相差一圈,法师今年68岁,老师则是80岁了。

法师以开玩笑语气说:“我们是五月天里的两头老羊,我比叶老师早一天生日,但比他小十二年。”叶老师后来以顽童口气应和法师,说道:“感谢大我一天的法师!”

法师建议:“若不知能否切中演讲内容时,你咩咩咩三声,我就咩咩两声!”另外,当老师称呼法师为“荣誉博士”时,他风趣回问:“容易吗?”结果,老师索性称他“容易博士”。

友情到底要去到多深厚才无需采排,也能表现出如此有默契的你一言、我一语的效(笑)果?

天天在微信里互相问安

坦言,跟叶老师的情缘不敢说深,也未曾跟对方学习任何东西,“初识阶段,叶老师在艺术界与教育界已经有一定名声,我久仰叶老师的大名。”

从教育界老师到佛教界导师,继程法师一直都在为人师表,图为师父(左坐者)当年在育才小学当临教的留影。(图:受访者提供)

“曾去过‘喜新恋旧’好几回,那店里售卖其艺术作品与玩具类的物品,彼此止于见见面,也未有深聊。”然而,法师在店里曾有过的小举动,却让老师迄今都忘不了。

“那一回,师父手拿了个茶壶跑进店里来,壶盖上有个小老虎造型,这是他特地买来送给我女儿健一(大马女画家),因为她是肖虎的。”

继程法师送给叶健一的小老虎茶壶,让叶逢仪老师对法师有进一步的了解。(图:受访者提供)

打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暗地里意会到,这是个重感情的法师,叶老师指出,过去平常日子他俩都不常见面,可是不知为何年纪大了以后,反而频密联络起来。

“近日以来,我们每天都在微信里互相问好、问安,也相互传送彼此的字与画给对方。”按的说法,因着行动管制令(MCO)的关系,“我们把这份缘继了上去。”

这幅由法师与老师共同合着的“漕溪一滴水”系列作品之一,如今挂在太平佛教会里,继程法师平日喝茶空间的墙壁上。(图:受访者提供)

在只能关在家中的疫情期间,叶老师画了上千幅小品;借用这个不能外出的静态日子中,写很多墨字,也画许多水墨画。无独有偶,疫情之后,两人先后办了好多与好大的展览。

也在这个时间点上,彼此的因缘再结起来,“我们结缘的方式,不就是共同在白纸上画上两个人想要画的东西,有的时候,我率先写字,叶老师随后作画,也有的时候倒过来进行。”

当年父亲叶瑞钦说过“朋友是很重要的”这句话,让叶逢仪老师一直记到今时今日。(图:受访者提供)

友情最高境界相互欣赏

提及两人首度以此形式合作,开心说道:“哇,有点精彩!当时我俩不知要写什么,结果,林福南(紫藤文化集团创办人)建议写‘不二’两个字,叶老师画了几只麻雀上去。”

“我们看了挺好玩的。”据透露,这些创作都留在云手文创基金会,“希望可以筹得一些资金,以推动本土文化、艺术与教育活动。”

他俩的创作足迹遍布城里城外,图为两个人分别在百丈山国际参禅中心与法师在太平的绘画空间联手创作。(图:受访者提供)

不久前,他俩也在霹雳太平佛教会合作了十幅左右作品,“那一回,忍不住把其中一幅作品留下来,现在挂在我喝茶房间的墙壁上,其余作品则送往柔佛居銮的普照寺文物馆展出。”

老师与法师携手创作的足迹在城里也在城外,“有一回,我到雪兰莪百丈山的禅修中心带禅修课程,叶老师也跟着去,当时,让我见识了他精力之丰沛与创作力之丰富,真的自叹不如。”

在这三天两夜里,法师带禅,老师绘画,“法师下课后,我们早晚在一起创作。”法师则提到站在森林美景前,“只要把画纸放上架子,叶老师随手画呀画,很快地又一幅长卷在眼前。”

以敬佩语气如是说道,“这些功夫是我们做不到的。”法师不仅惊叹叶老师的创作力,也赞叹其精力,“他走动起来比我都还要灵活,尤其之前在吉隆坡GMBB办展,他几乎每天都在那里,反之,我去观展半天就已经想要休息了。”

对叶老师而言,再累都不会言累,因为画展是他以画会友的场地,像法师这样的老朋友会来,新朋友也来不少,“新旧朋友都来打成一片。”说到交朋友这件事,他犹记得父亲说过的话。

我给你主意你给我点子

上小学时,有一天叶老师跟爸爸说,今天有同学来找他,“没想到,爸爸欣见小儿子终于懂得交朋友了!那一天,爸爸特地到餐馆打包云吞面给我们,还再三对我说:朋友是很重要的。”

“继过往因缘常相逢,程序化行礼能如仪”,继程法师以叶老师跟自己的名字描述了两个人的友情常在的行动与互动。

“从那时开始,我就很重视朋友了,我喜爱结交朋友,也非常喜欢朋友,只需通过三言两语,喜欢的就继续交往下去,哪怕不喜欢的也不会口出不逊,毕竟,多一个朋友就是多一分力量。”

“目前为止,我交往最久的朋友是从小学开始的,众情谊之中,有的友情已经延展到第二代乃至第三代了呢!”有言道,最好的朋友关系是一起变得更好,他跟的情谊正是如此。”

在百丈山翠绿围绕的环境里,两个人创作出如此赏心悦目的写意作品。

“有的时候,我会针对师父的画给点意见,彼此总是在鼓励着对方。”当知悉叶老师正在筹备今年80岁大展时,也给他出主意,“把画展叫着‘向前展’!”

“许多艺术家都会办回顾展,年纪大的才需要回顾,叶老师一点都不大,继继向前走吧!”再次强调,以叶老师功力之深厚、创作点子之丰富,这个向前展让人有所期待。

在智慧素宴与寿宴曲终人散前,继程法师与叶逢仪老师在众出席者面前,再次展示老朋友合作无间的情景。

“可惜的是,我未有机会跟老师学画画,因为我不敢,深怕一个不小心挨老师的藤鞭。”笑说,禅堂里他用香板警策坐禅的人,“我也会害怕叶老师拿着藤鞭站在我身边的。”

“羊羊得谊”的两位寿星就这样边笑、边说以字为友、用画筑情的点滴,主催单位还贴心地为他俩与出席者准备长寿面与寿桃包,当然,不能错过大马创作女歌手周博华现场领唱祝寿歌。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字游自在

继程法师

子若

叶逢仪

相关文章

字游自在|挑战单手弹奏钢琴乐 鬼才钢琴家KJ黄家正 不做平庸的人与事

童阅房|想像是一帖生活良药

字游自在|右手中风至少还有左手 书画家王嘉堃更大胆了!

字游自在|范冰冰古城披橘红衣 印华混血时尚王Bernard Chandran时装武林大片

童阅房|止不住的忧伤

字游自在|现代狂人曹诚渊 若李白再世 他是超班饶舌歌手!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