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胡逸山

泛亞萬況

文 文 文

胡逸山:选后看戏,对外不变?

就这六场州选,不知读者们如何看,但对于来自沙巴、严格上来说“事不关己”的笔者来说,真正的戏肉,也还是在选后的。在六州的州议会解散前,希盟(现与国阵组成联邦团结政府)与国盟各主政三州。如果州选后仍然维持此各主政三州的政治状态,则团结政府应该还得以运作多一段时间(虽然未必是最多五年的全任)。在这基础上,如果团结政府一方(主要是巫统)得以破除国盟在吉打(其他东海岸两州不要奢想,能破零就得谢天谢地了)的三分之二州议席,那么团结政府就更为巩固了。

 反之,如果是国盟一方不但保住自身的三州,而且还破除了团结政府一方在其他一至三州的三分之二州议席优势,那么团结政府的联邦执政地位也势必动摇。因为个别当下信誓旦旦支持团结政府的成员党或个别议员,看到民心所向是往对立的国盟那一边去,彼等的政治效忠也会相应地动摇的。而如国盟夺下原先希盟执政的一至三州,则团结政府马上地动山摇,哪怕当下声称有国会里三分之二议席的执政优势,在短期内失去国会里的简单多数议席而被逼下台,也不无可能的。

 有者搬出反跳槽法来,好像它是政治万灵丹般,得以阻挡议员们的政治变卦。殊不知,顾名思义,反跳槽法只是会剥夺主动改变党籍的议员们的议席。那么如个别政党整个党带着旗下议员们公然跳槽去支持另一边,理论上反跳槽法是奈何不了彼等的。

 更有甚者,个别议员也可在不退党的前提下宣布不再支持团结政府,而如被所属政党开除的话,则可引用反跳槽法里的一个较少被注意到的豁免被剥夺议席的条文,大大方方的继续保有议席来高声宣布支持另一边为政府。


 而喜来登政变的成功,也清楚的告诉大家,要合法推翻一个政府,是无需要在国会里来通过一个不信任动议的,只要相关议员正式表态即可。

 那么如果团结政府倒了,新的国盟政府会有土著团结党还是伊斯兰党来主导呢?端看伊党的国会议席几乎倍于土团党,以及伊党自去年大选后绿潮席卷的气势,应该是由伊党而非土团党来主导的。而新任首相人选,当以伊党主席哈迪为首。

自求多福

 一个迈向神权治国的新政府,在笔者最为关心的本地外交政策方面,会有出现巨大的变化吗?答案倒是可能让大家意外的:应该没有,大致相同。这一点可从伊党最为心仪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来参考。君不见塔利班前年在阿富汗从新上台后已然学乖了,与美中两个超级大国都维持着至少是“友善”的关系,至少到目前是如此。

 至于哈迪据说因为与一些被视为极端的组织过从甚密而被一些中东主要国度宣布为不受欢迎人物,那问题也不大。通常一位之前不受欢迎的领袖,在当上政府首脑,或国际政治变迁下,也还会是被赫然欢迎的。如印度总理莫迪,之前也不受美国欢迎,但数月前不也是被在白宫以国宴款待吗?

 所以大家各自做好心理准备,设法自求多福就是了。要来的终究是会来的。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胡逸山

泛亞萬況

相关文章

胡逸山:神权治国,模式不一

胡逸山:查明真相,意义重大

胡逸山:伊朗坠机,众说纷纷

胡逸山:斯洛伐克,既新又旧

胡逸山:中东宗派,也曾和睦

胡逸山:以伊关系,也曾友好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