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陈蝶

南邦诗剑烟云录

文 文 文

◤南邦诗剑烟云录(112)◢为何贺恭苦追踪

第一百一十二篇:为何贺恭苦追踪

便转念道:“唉,妹妹放生他去吧,如今应是我家伊无诗最有福了!”接着又笑道:“我师叔绝不会辜负你,他骂不还嘴,打不还手呢!”

就在此时,屋外不远处传来一把声音:“紫薇妹妹,厚脸皮蜨姑婆还不走么,她不走,咱俩如何洞房呀!”

两人一听,花紫薇羞红了脸!蜨姑倒慢条斯理低声问道:“妹妹,你那些书信书签,可要托我保管么,总不能给他看去吧?”

花紫薇摇头笑道:“这个不劳姐姐,我有最稳妥地方收藏呢!”

蜨姑挤挤眼,低声道:“我溜后门出去,汉素龙在等我,让伊无诗再吹吹冷风吧,啊哈师婶娘可心疼了!”

转眼五月,榴花红似火。

永乐六年。(西元1408年)

山腰上有一条石阶山道,从山道叉入小径,渐入深林后,蔓藤密布,烟雾缭绕,远近虽然不少古树成荫,然而却到处皆是苔藓与地衣,人走其中,路不见路,反而树根野草盘虬交错,乱石窟窿随地埋伏,脚下一个湿滑,必定容易绊倒。

邢如灰骑马持剑追到此处,却不见了对方踪影,眼见马儿在如此密林里难以驰骋,便下马将它系于一株树干,心想,你难道是故意引我来此方便下手?好啊,出了南邦国境外,此处老子可没来过,这条山道石阶某些路段建有凉亭石凳,相信乃是让什么禅僧闲人在此入定幽坐。

再看道上所砌石板,仿佛久来为重物运行而形成凹陷,哦,恐怕这就是金马仑茶马道吧?嗯,既然到了此处,也可乘机拜访谢伯啸与他外甥女尤蒂呢。

正思索间,他瞧见前方一株合抱乔木背后闪出一片布块,阴暗中仿佛是人家身上衣袂,他想道,奇怪,怎没看见有他马儿在此,难道他轻功那么厉害?我赶来之前就将马儿藏好,并且奔进林里躲了起来!

这么一想,邢如灰不敢轻敌,从耳后发束里面摸出一件暗器,如电如光般飞掷出去,果然它钉住那片布块于树干上!他暗笑一声,你这鹅行鸭步施施然,凭这反应也来使计诱我远来此地,倒是我高看你了,跟着手心发功吸气要将暗器收回。

不料对方另一只手从树背后伸出来唰一声将衣袂割断,暗器被随手一卷,竟然被他握到手里,随即又躲起来,邢如灰再拔出一只飞针,欺前两步,让它以弧形状态环绕刺敌!

却听得对方喊话道:“感谢邢兄出手,这‘初心’和‘遗忘’夺命针小弟留着当纪念了!”

邢如灰心下一愣,自己夺命三针,各有名称,他怎么如此清楚,而且第二针环绕过去竟也无法刺中他!过去于边境协助监理麦秀苗对付大暹罗海盗时可说针无虚发,近年饱受锦衣卫跟踪骚扰,自己也不曾对他主动反击,只是尽量闪躲。今天却是已经忍无可忍,便反宾为主追了过来,再次想了想,哪里不对劲了?

不由沉声喝问道:“你四五年前就一直尾随我行踪,不是来要我命么,为何只要两件暗器?这里野地无人,杀了我也无人知晓,干嘛还不动手?”

对方仍然不现身出来,只在大树背后发声道:“在下姓贺名恭,不错数年前奉命前来消灭邢家后人。”

———(112)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陈蝶

南邦诗剑烟云录

相关文章

本周读点|新书介绍·14-4-2024

南邦诗剑烟云录(完結篇)|蜨姑下落無人知

南邦诗剑烟云录(203)|十剑完招行大典

南邦诗剑烟云录(201)|二高手亲入战局

南邦诗剑烟云录(200)|郡主妙计请入瓮

南邦诗剑烟云录(199)|欲洗晦气封臣民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