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家:此“站”只应天上有◤会员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宋明家:此“站”只应天上有◤会员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印尼刚于6月在美国佛罗里达州Cape Canaveral,成功发射了一颗名为SATRIA-1的卫星。这是印尼政府拥有和控制的第一颗超级先进卫星,由法国Thales Alenia Space公司于2020年制造,据称是亚洲最大、世界第五大卫星。

    我国也有几颗卫星(例如Measat系列卫星)上了太空,但目前还没有发射卫星的技术,当然也没有太空站,都是依靠美、俄等国的发射场来发射卫星。

    对于科学、工艺及革新部和马来西亚太空局(MYSA)在我国建立太空发射站的建议和计划,我们拭目以待。

    但到底这建议实际不实际,我想这应该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火箭,将卫星送入太空,让地球上的人们能获取天气预报、观看电视节目、使用手机、开车使用全球定位系统(GPS)导航等,在我们日常生活扮演重要角色,也方便科学家了解太阳系和宇宙。

    太空发射站,是用于发射火箭的场所,以发射台和发射器,将火箭送入绕地球轨道。

    早在科学部长提出建太空发射站之前,媒体也已在今年2月报道有关沙巴州想建设世界第16个太空发射设施,使马来西亚成为第九个拥有此设施的国家;这计划将由沙巴太空工业公司(Sabah Space Industrial Corporation)带领,并与马来西亚太空局合作。

    可见郑立慷部长和团队应该是经过长时间的深思熟虑后,才做出宣布的。

    无论如何,单凭大马位于赤道战略位置的优势,到底是否能构成充分理由,让我们建设太空发射站?

    操之过急

    以下五个重点,帮助我们探讨马来西亚在发展自己的太空发射场方面,可能面临的挑战和值得深思的问题。

    (1)财务投资:即便是私人融资投资建设,太空发射设施涉及巨额成本,包括发射台建设、地面支持基础设施、跟踪遥测系统等;沙巴太空工业公司或其他公司,有能力承担所需要的大规模、数以百亿计令吉的投资吗?

    (2)长期需求:有了太空发射站,就需要持续的长期需求,用于发射卫星或执行各类科学任务,不然就会变成大白象计划。大马和周边国家未来有没有相关的太空庞大需求?有没有数据证明大马有建立发射场的必要性?

    (3)专业人才:建设、开发和运营太空发射设施,需要高端技术和专业知识,包括火箭工程、推进系统和轨道力学等领域的人才。我国三家国立大学的航天工程科系,有能力提供人才和知识基础吗?我国以种族为先的政策,能吸引国外一流专才来支援和服务吗?

    (4)国际竞争:目前世界各国已经开始使用的太空发射站,配备精良,服务也先进,在这竞争激烈的既有市场里,大马的发射服务能不能够得上国际水平?和有高科技护航的美、韩、俄、中、日等先进国家,马来西亚有什么条件和他们竞争?

    (5)经济优先:在经济低迷的当儿,大马把资源投放在这种“此曲只应天上有”的高科技发展,合情合理吗?是不是应该优先投资其他能提供更直接经济效益的领域?重点是,建立太空发射场,是一种长期努力和投资,回报也不确定,不适合我国目前的经济目标。

    我国连让时速350公里的高速火车跑的铁路都还没有,就想要有发射时速3万5000公里的火箭的发射站,是不是操之过急了?

    杜甫的《赠花卿》,表面上赞叹乐曲难能可贵的美妙,应该只在天堂才能听到,凡世间哪里有机会欣赏到多少回。

    但“天上”(高科技先进国家)和“人间”(发展中的第三世界国家)之间差别很大,我们能不能先做好“人间”的本份,再来考虑“天上”的梦想?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