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流浪汉

文 文 文

为何留宿光大巴士站? 流浪汉:我亲人死光了

tramp
tramp
tramp
tramp
tramp

(槟城24日讯)为何要在光大巴士站留宿?一名这样说:“我的家人及亲戚早就死光了。”

这名孤独生活的是63岁伍瑞辉。他原本居住在联邦戏院后面(即牛皮寮),半年前曾在光大楼上咖啡店任职打杂,因患上脚疾导致行走时跛脚,这样丢了饭碗。

“我在巴士车站露宿已近5年了,之前会到椰脚街观音亭等善心人士或团体施舍食物,但因为当地的抢我的食物,所以我没有再去了,只能再回到这里,希望获得援助。”

随着槟州政府不再允许慈善团体或个人在巴士站,派发食物给及露宿者后,《中国报》记者今早到光大巴士站了解情况时,发现到伍氏。

他说,他偶尔会去神庙讨米或布施活动上领取物资。”


当记者告知,槟政府已再不允许人在巴士车站分派免费食物时,他表情似乎非懂似懂仰望着路旁,顿时沉默且静语。

在巴士站的73岁华裔男子曾福春(73岁)主动告诉记者说,他不是,居住在五条路组屋,但因为在家孤独寂寞,所以疫情后每天早上10时至晚上10时都会惯性到光大广场逛街。

“每当走累了多数会在巴士站内乘凉休息片刻。偶尔在巴士站看见有人分派食物,我会主动上前领取。”

“只要勤力,不愁会饿死”

在光大巴士站的王振发(73岁)说,他曾名建筑工友,居住在大路后,每天早上8时便出门首去椰脚街观音亭,因为慈善团体或善心人士每天会免费分派食物给贫老,幸运的话还会收到额外红包钱。

tramp
王振发说,几乎每个月都有善心活动,只要勤力就不必担心饿死。

他说,几乎每个月都有善心活动,比如农历正月各社团及议员都会举办团拜、三月及四月日落洞保生大帝千秋及庙宇也有布施贫老、五月德教会紫云阁定期举办慈善活动中也会分红包、六月及七月有不少的中元节庆典及神诞。

“只要勤力,不愁会饿死。”

另一名男子伯祖说,他并不知道政府不允许在光大巴士站分派食物,但他清楚记得,以往在光大巴士车站内,因有许多飞鸟在巴士站屋詹栖身,导致地都是鸟粪。

不过,他承认,目前的情况已有改善,且巴士站的地上也明显清洁。

tramp
槟政府出手后,光大巴士站的流浪汉明显少了许多。

同情处境

在巴士站等候的郭女士(60岁)受询时表明,非常同情目前面对的处境。

居住大英义学园的她说,本身每天都会到光大巴士站等候巴士,因此她经常发现许多等待慈善组织或善心人士分派食物。

“现在政府官员驻守现场不让慈善团体布施,虽然本意是好的,但这会断了的生计。”

不过,她也明白政府的做法,主要是改善市容及保护光大巴士站的环境卫生。

陈女士说,她曾在疫情期间到光大巴士站分派米粉给贫老,但认为发现许多慈善团体也会这样做,之后便将物资转换送给老人院。

另一方面,根据本报记者现场观察,周日在巴士站的与比之前减少。

tramp
槟岛市政厅执法组及城市服务局人员,每天24小时轮值3班驻守光大巴士站。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流浪汉

相关文章

为驱赶流浪汉 洛城店家出这招

与家人不和 住进废置店 退休警员活成流浪汉|附音频

提款室自动卷帘门夹颈 流浪汉毙命

与人争执后 流浪汉遭爆头

死者疑是流浪汉 跌入沟渠溺毙

施舍RM1 动手挥棍 数恶男路边霸凌乞丐 流浪汉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