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登山家

字游自在

子若

曾志成

文 文 文

◤字游自在◢跌断脚也要重回大山 香港登山家曾志成:放弃登山等同放弃人生!

 香港(John Tsang)51年来的人生高度、宽度、厚度、温度都由大山来决定与定义。中学时热爱地理课,课本上看到珠穆朗玛峰(以下简称珠峰)这名字;年轻时热衷于登山运动,还曾把登山足迹留在沙巴神山以及世界各地名峰大山。这些年间,他已在2012年完成攀登七大洲最高峰挑战、2022年完成七次、共四座8000公尺高峰攀登的佳绩,当然他如山般重的纪录是四度攀登珠峰的壮举。通往攀登“圣地”的这一条路上,他遇见了什么人与事,又做了哪些准备呢?

北美洲最高峰德纳利峰,不仅地势险峻,其气候环境极为恶劣,顶峰周围有层层冰盖掩住山体,独有高山风使得风速可达160公里/小时,攀登难度可说超过珠峰,故它又有“死亡之巅”的称号。图为曾志成于2019年与中国香港珠峰登山队队员齐上颠峰。

“中学上地理课的时候,人生首次听到珠峰这个名字。” 香港忆及当时老师提到尼泊尔与中国边界等内容,那时喜欢行山活动的他,开始对尼泊尔产生兴趣,也觉得奇妙。

“大家都到尼泊尔行山,我想了解这个地方。”于是,他到尖沙咀、九龙等码头兜售外国书籍、杂志与地图的地方,用存到的100港币买了一张尼泊尔地图。

“当时,未曾搭乘飞机,只是在想,长大后是否有机会坐飞机到尼泊尔或世界各地去游玩与见识,也没有所谓的梦想目的地,纯粹是个学生对世界有好奇心,很想到外国看世界。”

中学时代的曾志成已经喜欢行山,并且对走世界、看天下有所响往。

至于认真对待爬山这件事则是中学毕业以后的事了,“我加入户外活动训练学校的校友会,那里提供独木舟、登山、帆船等运动的训练,每一样我都去试,惟独对登山组特别有兴趣。”

期间,碰巧有位师兄筹办冬季技能训练,他便跟大队到了日本长野县(Nagano)山区,他们在雪地里,接受各种冰天冻地装备的使用技巧与训练,还有攀冰活动。

“这是我的第一次,作为一个年轻人,对新鲜事都觉得好玩,想要继续玩下去。”踏入社会后,他到了一家源于英国的外展训练学校当野外体验教练,“这期间有马来西亚印象记。”

登山足迹曾留神山

由于获悉该学校在沙巴有分校,他趁旅行到京那峇鲁国家公园攀登神山后,前往该校作文化交流,说起东南亚第一高峰,海拔高达4095公尺的神山,他有话可说。

那是他人生第一次攀登4000公尺以上的高山,他视之为一个挑战,“当时仍未攀爬台湾玉山,初时担心有高山症,最后是有点头疼,但是,那天天气晴朗。”

“我成功登顶后,望到日出与云海,非常漂亮。”有过这次经历以后,他先后跟太太与儿子再度攀登神山,“总共上了三次。”往后岁月里,他的许多第一次都与山有关系。

1994年,曾志成(后排右二戴红帽者)前往肯亚山的肯亚外展训练学校当外国教练。

到了2001年,由香港大学筹办到珠穆朗玛峰基地营(Everest Base Camp)体验活动,作为当中教练,他带着学生到了心心念念的珠峰,脑海里浮现了蠢蠢欲动的攀登想法。

“若从西藏取道进入珠穆朗玛峰基地营,那是会一直望见珠峰山顶(海拔8848.8公尺),换成尼泊尔则不能。”他忆及当年一行人是坐车进去,“终于第一次遥望到世界最高的地方了。”

当下的他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其实,会不会有一天可以尝试爬这座山?”他直言,当时纯粹想一想罢了,未有确切攀登时间表,“结果8年后才成功上到顶峰。”

追梦前先要有梦,而圆梦需要有行动力,有言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通往梦想成真的期间,他又做了哪些准备呢?

爬一座大山找到勇气

1997年以后,每年都带着港大学生到世界各地登山,2003年,有个在港大执教的朋友向他提出了一个建议:“不如我们去爬一座大山?” 他不假思索答应下来。

年轻时的曾志成参与香港外展训练学校校友会的远足活动。

他俩决定前往阿拉斯加(Alaska)走一回,“这一次,我们要挑战德纳利峰(Mount Denali,又称麦金利山Mount McKinley)。”

由于之前有过中国青海玉珠峰、非洲第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Kilimanjaro,海拔5895公尺)及第二高峰肯亚山(Mount Kenya)等大山攀登经验,所以才累积足够勇气进攻“死亡之巅”。

他指出,作为全球七大洲最高峰之一的北美洲最高峰,它的海拔6194公尺,“相对其他高峰,它算是最难的。”他与友人挑战成功之际,也自此开启了他的登山探险人生。

“自觉自个能力还可以,开始会去思考要不要攀登七大洲最高峰?”但珠峰至此仍未例入其计划之中,“一来它需要花大钱,二来亦不晓得自己是否有能力做到。”

除了登山曾志成也参与大小善行义举。左为他在非洲肯尼亚参与登山活动之外,还参加当地学校服务计划;右图则在2015年12月,回到尼泊尔大地震现场重建灾区。

“毕竟攀登6000公尺与8000公尺的大山是两码子的事。”不过,他是个想到就做到的人。

此后,他组织数人登山队伍,先后进攻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山(Aconcagua,海拔6962公尺)以及欧洲最高峰厄尔布鲁士山(Mount Elbrus,海拔5642公尺)。

在取得非洲、北美洲、南美洲与欧洲最高峰攻顶成果,加上每年不同月份都有带人到日本及其他地区攀山,自知累积了不少经验,“会不会去8000公尺以上高峰”终成他常思考的问题。

掉落雪坡右脚折断

当时序来到了2007年,跟一个医生朋友相约向高难度挑战,决定攀登位于西藏边境线上的世界第六高峰、海拔8201公尺的卓奥友峰。但这一回,老天爷让他面对前所未有痛苦抉择。

“我俩是成功登顶了,只是,我的登山伙伴却冻伤了手指,以致要做截指手术;我则在攻项后,翌日下山时,一时心急做错事,整个人掉下250公尺的雪坡,导致右脚折断。”

“身在自然界的人类确实很渺小,但大自然令我们有很多启发、很多经历、很多挑战和很多反省。”为此,曾志成建议,每个人都应该在每年找一段时间闭关修练,最好的地方就是走到户外,与天、与山、与海轻声细语作沟通。此图摄于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

那个当下,他心中有着满满的愧疚感,“我非但帮不到登山伙伴一起下山,自己还要被人援救。”他先是被送往当地医院,数天之后,才得以被送回香港的医院作手术。

“这么多年以来,这是最严重的登山意外。”静躺在医院的一个多月里,医生劝他不要再爬山,因为已经爬不到了,“我是个不服气的人,可是,还是想到家中的太太与小孩子。”

他说,家人总是会抱着疑惑的态度看他,经常问他究竟攀山为了什么,不仅把自己弄伤了,还让人担心,“老实说,住院期间,我也曾想过放弃攀山,专注于当教练就好了。”

只是,纷扰的念头在脑海里乱窜,体内的另一个他对他说:“放弃登山等同于放弃人生呀!”生活无时不在作选择,当下的他该向左走还是向右走呢?

把挑战当成习惯的曾志成曾说,“冒险”令人变得更加坚强。图为他在2009年横越喜马拉雅山脉里壮美的绒布冰川。

住院找到生命转捩点

常言道:危机中蕴含生机与转机,“那段受伤的日子里,我遇到了生命的转捩点。”继续说道:“既然有人不明白自己做的一些事情,不就继续做,做到别人明白自己为止咯!”

“若非如此,这件事就更加无价值了。”他直指,这个世界并非所有事都等到所有人明白自己才去做,只要谋事的人懂就行了,“若非自己也不懂,正在做的这件事情会变得毫无意义。”

他当然没放弃,反之更积极寻求康复方案,他笑言,否则今天访问对象不是他。“我要快点好起来,我要攀登珠峰!”为达成目标,他在受伤的脚未完全康复情况下,做了两个重要测试。

“我第三次攀登非洲乞力马扎罗山,因为攻顶当天的上山与下山时间需要十多廿个小时,而珠峰攻顶后下山走的那条路亦很长,想试一下,我的脚是否承受得了。”结果,脚痛程度在他可以忍受范围之内。

登山经历告诉曾志成,做人、谋事都不可能一步登天,凡事都要有目标才有方向、循步渐进、刻苦锻炼、努力不懈,才有机会到达山顶,亦要安全回家。

接着,他前往全日本冬季最冷的地方北海道前进,并且进攻当地最高一座山峰─大雪山,“我想看一下自己的脚是否能忍受到这样的冷。”结果,他的脚以无大痛来给了他一个明确答案。

“脚没事给到我信心。”受伤时,转个念,路就在前方。在日本的这段实测发生在2009年2月,两个月后,他终向着曾经遥不可及到后来止于遥望的珠峰方向飞奔,“我来了。”

后记:

为了让登山运动变得更有意义,成立了一个慈善团体以帮助第三世界国家的人们兴建学校。在登上卓奥友峰的前一年,他与伙伴们到非洲办了一场活动,筹了一些钱为当地学生建设了一间图书馆,“这样很好,爬山亦行善。”

过去,他踏踏实实攀登各大山,山给了他不可思议旅程与生命思维。他曾写到“攻顶是享受困难,下山是接受困难”、“风暴来时扰乱你的原来生活,与此同时亦会洁净你的思路”等字字句句。如今,他以实实在在的慈悲心与举动回馈山居的人。

(下期待续)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登山家

字游自在

子若

曾志成

相关文章

字游自在|阁楼修炼独门秘笈 苏文强颜色江湖在这里

童阅房|读别人也读自己

字游自在|把妈妈的话写成道理 潘斯里陈秋霞也乐给女儿做饭

童阅房|妈妈留下了“财产”

字游自在|“跳水公主”变身“新手妈妈”新征途 拿督梁𧁋仪笑中带泪聊儿子

童阅房|向鲁滨孙借点勇气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