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登山家

字游自在

子若

曾志成

文 文 文

◤字游自在◢曾志成四度登珠峰 严守求生法则 活着下山很重要

香港是首位由南(尼泊尔)、北(西藏)两坡二度登上世界之巅珠穆朗玛峰(Mount Everest,海拔8848.8公尺,以下简称珠峰)的香港人;2018年,他第三度攀上过珠峰;2022年则连同18岁儿子曾朗杰完成四度登珠峰壮举,同时成为首对征服世界最高峰的香港父子。今年是人类首次登顶珠峰70周年,继续细述在珠峰面前如何不逞强,还有那些山教会他的事。

珠峰北坡登顶路线上,从地处气压低、空气稀薄、有“魔鬼营地”之称的前进营地(Advance Camp)到北坳营地需要5小时,期间需经过碎石和岩石、冰塔林、60度陡坡等绝美但艰险地势,在在考验登山者的攀登技术。

在14年前,也就是2009年,首度在尼泊尔取道南面山坡登上珠峰,成为第三位成功登上天下第一高峰的香港人,“我先是从香港坐飞机直达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Kathmandu)。”

“从那里再转乘境内小型飞机前往一个小山镇卢卡拉(Lukla)。”此丹增希拉蕊机场颇有名气,除了是攀登珠峰者的必经之地外,它同时也被列为世界十大危险机场的第一名。

“由于机场跑道不够长,仅有527公尺,于是利用斜度来令到飞机减速。因此,当飞机要降落时,看似要撞向前方的跑道;飞机起飞时,同样危险,像似冲出悬崖。”

它素有“世界屋脊上的跑道”称号,“若不挑小型飞机,可选直升机,那就当然无需跑道。”

珠峰北坡登顶路线上位于珠峰和章子峰连接部的北坳营地(海拔7100公尺,亦称一号营地),所有山梁被厚厚积雪覆盖的景象,登山者来到此处,真正考验才正式开始。

从海拔2850 公尺的卢卡拉到海拔5350公尺的珠穆朗玛峰基地营(Everest Base Camp),全程约65公里,“我们需步行,行走约莫七、八天,因为需要慢慢地走,从而适应环境。”

“每天升高海拔不超过500公尺,直至身体可以适应如此高度。”到达基地营后,又是另一个阶段的环境适应,“我们需要来来回回于一号与二号营地作调适,同时也把一些装备带上更高的营地。这种生活状态维持大概一个半月。”

天气复杂关注变化

“一个月多,登山者装备应该已运往指定地方,登山者体内的红血球带氧能力,也理应接近当地人。”人们常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但要成功登上珠峰,却不能遇见大风。

“看天攻顶。”据他说,登上珠峰顶峰的最佳日子是每年5月份的第二周至第三周, “只有两周的窗口期,年年亦如此,那是因为春天与夏天交接时段,珠峰峰顶才会出现风小情况。”

众所周知,用生命来工作的雪巴响导是全球珠峰逐梦者不可或缺的伙伴。曾志成在登顶位于尼泊尔喜马拉雅山脉的梅乐峰(Mera Peak)后,与雪巴人Chuldim拍了这张合照。

“若非这段时间,峰顶大部分时候的天气都极度恶劣。”至于那两周内的哪一天最适合攻顶,他直言,还是得胥视天气。众所周知,地球除了南、北极,珠峰气候被称为世界第三极。

珠峰有着一套复杂的天气系统,以致登山者是需要密切留意峰顶气候变化,“那里的天气不像寒暑表,到了某一天就会转好,去到基地营就得密切关注气象预测。

“登山者需查明究竟这段时间哪几天属好天气,只要查清楚决定后,从登顶日计算,前三天便从基地营出发。”他指出,抵达最后的四号营地,仍要与基地营用对讲机联络,以取得最新气象实况。

“若是气象图显示好天气延后一天,登山者就须多待一晚才能够攻顶,所以,到了四号营地后,直接攻顶抑或延后一天攻顶,取决于天气。”

攻项机会只有一次

说,通往珠峰顶峰路途上,好天气与坏天气的区别在于风大或风小,“比如:人们所看到我在顶峰上的照片都显示好天气,当下气温约零下35℃,风速约20至30公里/小时。”

“通常是早上时段,这是属于完美天气。”他继续说道:“如果风速去到100至150公里/小时的话,风寒效应(wind-chill factor)将令到气温降至约零下80℃,那是无法生存的环境。”

“攀登珠峰意味在一个极小空间求生存,上得到顶峰,亦可以下回来。”他语重心长说,这跟攀登其他山峰有不同之处,不只是顶多全身湿透还是可以攻顶,“攀登珠峰没有这回事。”

曾志成首攻珠峰之时,从珠峰副峰─南峰 (South Summit)望向珠峰峰顶的视角。

他直指,假如珠峰出现恶劣天气,登山者坚持攻顶的话,“他应该就会永远都在那儿,再也下不来了。”言及于此,他说道,大家应该明白天气预测对一个登山者有多重要。

“只要珠峰出现恶劣天气,登山者只有放弃攻顶,等天气好转才有机会,强行攻顶必然命丧山中。在某种程度上,到了四号营地,机会只出现一次,不会有二次机会。”

如今,在经营登山旅行社的他说,若知道天气不允许攻顶,登山者又只有那个时间可以出发,那么,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放弃,“不能说等到6月才去攀登,因为攀登黄金时段已过。”

“若是硬闯珠峰,只会令到一起陪同攻顶的人都回不来。”所以,现时身为领队角色的他会对登山者说:“再等机会吧!但也必须是在五月间的同个时段。”

体能不达标者折返

除了看天气攻项,登山者的体能也在考量范围之内,“从四号营地到峰顶有好几个检查站(check point),第一个是位于海拔8400公尺的阳台(balcony)。”

“从海拔7900公尺的起步点即四号营地到阳台的海拔差距是500公尺,每攀登100公尺需要一小时,若是登山者无法在5个小时内抵达阳台,即体能不能达标,领队会喻令他折返。”

在珠峰南坡登顶路线上位于南坳(South Col,海拔7900公尺)大风口的四号营地是攻顶的起步点。图为在冲顶世界之巅前的曾志成(右)。

“若非如此,恐怕会重蹈1996年圣母峰事故 (1996 Mount Everest disaster)覆辙。”道来这起事故发生时,登山者在傍晚5点依然攀登,此举导致领队与响导永远都回不来。

他说,哪怕无明文规定,登山公司也要严格遵守所订下法则,“即是务必在早上9点前攻顶,若是做不到,中途检查站亦不会有人,不可能也不允许攻顶了,此举措可以降低风险。”

加上,现时对登山者的体能要求比过往都来得高,他们一定要在指定时间抵达特定位置,“若是不能就必须回来,否则会有危险,客户付了钱未必成功攻顶。”重要的是,大家活着下山。

另外,若攻顶前一晚身体出状况,比如:吃不好导致腹泻或不知何故感冒,此状态也未必可攻顶,“一旦登山者身体出现问题,那是无选择余地的。”天气变化与身体现况左右适合攻顶与否。

以尼泊尔取道南面山坡登上珠峰时,曾志成从基本营到一号营地过程中,需要穿越绒布冰川(Khumbu Icefall),登山季节得架上铝梯才能通行。

天亮见风雪中尸体

一般上,攻顶起步时间都落在夜幕低垂时,“晚上10点起步,大部分路段都在夜里前,视野全赖头顶上的照明灯,只照到自己的脚、前面一个人的脚以及绳索,其他什么都看不到。”

“太阳大概在5点升起,太阳东升意味着我们应该接近峰顶了。”他说,身处在珠峰天际线,此时,可以望到珠峰的倒影落在西藏,像极了埃及金字塔的剪影。

他说,对攻顶者而言,特别渴望阳光的照射,因为温度差距会很大,“当太阳出来后,登山者不仅感到温暖,前路亦看得清楚,相对来说,在攀爬与行走时,更为安心与安全。”

在征服天下第一峰过程里,曾志成遇过不少永不言弃的人,图中这位与他于2012年初识的夏伯渝就是其中一人,后者曾经因帮助队友而导致自己冻伤,双小腿被截肢的数十年后,成了中国首个依靠双腿假肢登上珠峰的勇者。图为他俩在新疆墓士塔格峰大本营相遇。

当天都亮了,登山者还会望见裸露在风雪之上的尸体,但征程还得继续,“通常,早上7点到9点之间才上到峰顶, 在顶峰逗留的时间则胥视当下状态,首次登顶我逗留了45分钟。”

这也是他在顶峰逗留最久的一次,后来的三次分别是10、30及15分钟,“首次需时较长是因为感觉体能勉强可以罢了,上到顶峰需要休息,加之天气允许以及‘无塞车’状况。”

首次成功攀登世界最高峰,他直指,有梦想成真的感觉,“毕竟未曾踏足过这个高度的山峰,也不晓得自己身体能否负荷。当完成任务时,才知道自己的能力还行,有一种成功感。”

他认为,登山是一个追求自我感觉良好、自我满足的运动,“对我而言,这个感觉很重要,而攻顶成功的刹那感觉正是如此。”至于四度登上珠峰,他直言,全属偶然的机会。

与儿子齐刷新纪录

2013年,恰逢人类首次登顶珠峰60周年,有个户外用品赞助商赞助再次攀登珠峰,“当时尚年轻,既然我是成功登珠峰的第三港人,何不做从南北坡抵达顶峰的第一港人。”

这一回,他由西藏取道北面山坡登上珠峰,“在这种情况下造就了我第二度登珠峰的机遇。”自此他的知名度渐升,迄今,他仍是唯一由南、北两坡登上珠峰的香港人。

2009年首次挑战珠峰即成功登顶,曾志成有梦想成真之感;到了2022年,与儿子曾朗杰组成父子兵逐陆珠峰,于5月12日早上9时35分登上珠峰峰顶,此举为香港创下三项纪录。

如是过了五年,他经营的登山旅行社收到首批想要攀登珠峰的香港客户,“当时我在想,终于收到这样的客户了,老板是否该陪同他们一起上呢?”这造就了他于2018年三度攀上珠峰。

“至于2022年的这一次,全因为我的儿子想去。”他透露,儿子曾朗杰老早就跟妈妈提过要攀登珠峰的心愿,他从太太那儿得知以后,一直都在找机会陪他去。

“在他完成中学后与升上大学的空档年,我们找到时间空间一起出发到尼泊尔三个月。”此番出发与过去三次的心情截然不同,“跟年轻人一起攀登是不一样的,他的体能比我还要好。”

“另外,这次有一定的负担与无形压力,不能两个人都回不来,也不会只有其中一个人回来,否则太太怎么办?”为此,他做的风险管理比过去三次都严谨,“考虑的东西特别多。”

“庆幸的是,当时天气好加上儿子体能很好。”这一次攻顶成功,他不仅缔造个人第4次征服珠峰的壮举,也是第一对征服珠峰的港人父子,其儿子更刷新最年轻登顶香港人纪录。

曾志成一家人的家庭活动多半以登山为主,图中的他与太太及儿子摄于日本长野县的八岳中信高原国定公园。

让挑战成为习惯

与曾朗杰这对登山父子兵,十数年来已经一起攀登不少大山名峰,他们的假期旅游或家庭活动都以登山为主,他觉得,爬山这个运动很好,“它训练我们成为有纪律的人。”

他解释,一旦有了攀登某座山的目标后,事先要筹备的事情不少,包括:财务、体能、技术与心理素质等都是必须的,缺一都可能出现危险未能登顶,所以,下定决心后就得全力以赴。”

他笑言,在某种程度上,登山者有被逼害症,但这是被逼成为拥有卓越自我管理能力的人,他表示能与儿子齐登上珠峰,连太太也不反对,那是看到儿子将登山价值落实在念书与人生中。

珠峰山上所设的厕所。

“中学时他是学霸、大学时他念电影,我是利用了登山平台训练儿子成为实践型的人,让爬山驱动其人生。”他以攀爬珠峰为例,“它不纯粹讲究爬山技术,更是讲求筹钱能力。”

“我非常明白这个过程,因为我开始爬山都缺钱,但我不断解决问题。”他说,从萌生念头到攻项过程,总会遇上喜欢与不喜欢的事,“然而,无论何事都要面对它、接受它并处理它,否则永远都上不了珠峰。”

“这跟生活是一模一样的。念书的人不能只取偏爱的主修科,而舍掉可拿到学分的必选课;上班的人亦不能只做工作范围相关的事,却排斥无关的事,这个世界并非事事如己意的呀。”

“儿子像我凡想做之事都会尽力达成,与太太的共识就建立在这价值上,她虽担心却依然让我俩继续爬山,而我本身的座右铭则是:让挑战成为习惯。”原来,爬山与人生都一样。

山只是学习平台

一件事可以让一个人义无反顾进行到底必有其迷人之处,这个身分就让跻身作家行列。2021年疫情期间,在出版商友人多年追问下,暂且失业的他终于下定决心提笔写书。

“我是一个以目标为导向的人,谷歌了结集成书的字数大约是两万字后,我就开始动笔,三个月后完成约两百页。”他说,写书跟爬山一样辛苦,当中有不习惯,也不想写自传记。

由于曾志成本身的职业是人才培训顾问,所以希望写一本有用的书,让读者有所启发,因此利用了登山过程的所见、所思结集成书。

他有个人取舍标准,“此书多半着墨于我爬山时,遇到的人事物的个人看法,以及相关事物给我的启发。”对他而言,山是个学习平台,全部人事物都需积极视之。

“当然,我非圣人,遇到断脚事故,情绪还是会低落,身边人亦会联想到死亡,他们虽不把生死宣之于口,但现实情况是真的会发生。”愈是如此他愈想让人知道登山不只有危险与恐惧。

他以另一个角度看山,无论如何都得找出解决方法才安乐,不放弃、不服气全是山教会他的部分事,“每件事都有正面,何不在主观中窥探乐观。” 登山学怎么做人成了他生活一部分。

“登山的人都很实在,所做之事摸得到、抓得住,无法用任何形式含糊带过。”正因如此,其书名叫着《登山学做人》,“山于我除了攻顶,也要找出其价值,让爬山可持续发展下去。”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登山家

字游自在

子若

曾志成

相关文章

字游自在|阁楼修炼独门秘笈 苏文强颜色江湖在这里

童阅房|读别人也读自己

字游自在|把妈妈的话写成道理 潘斯里陈秋霞也乐给女儿做饭

童阅房|妈妈留下了“财产”

字游自在|“跳水公主”变身“新手妈妈”新征途 拿督梁𧁋仪笑中带泪聊儿子

童阅房|向鲁滨孙借点勇气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