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瑞士

字游自在

子若

鱼士骞

文 文 文

字游自在|瑞士顶级品牌第六代传人 爱亚洲说华语的鱼士骞

 创立于1819年的顶级纺织品牌Christian Fischbacher,当今总裁一职是由第六代传人迈克费斯巴赫(Michael Fischbacher)出任,此君自少年对中国文化有着无以名状响往,后来还用了个中文名─,且口操流利华语。人生中第一份工作是在马来西亚,近日再度回到吉隆坡,除了让他找不到路,还有他念念不忘的道地美食,更让他有回家的感觉。这一天阳光明媚的午后,听他娓娓而谈他在亚洲有过的精彩生活经验,当然也侃侃而谈如何为老字号企业注入新活力。

当年父亲从亚洲带回欧洲家里的一对玉虎让鱼士骞印象深刻,如今他将大马艺术家兼老朋友丽贝卡(Rebecca Duckett-Wilkinson)笔下的虎画(下图),化成这张非常吸晴且极具气势的老虎图案地毯。

说起迈克费斯巴赫的中文名字“”的由来,不能绕过他的在圣加伦(St.Gallen)的童年成长往事,“我是受到爸爸影响,八十年代,他经常到亚洲做生意兼游玩。”

听他继续说故事以前,先科普一下他的家乡。早在中世纪时期,圣加伦已是欧洲刺绣和纺织中心,而204年来总部位于此城的寝具家饰布品牌“Christian Fischbacher”正是其家族生意。


其父亲是这家百年老字号企业的第五代传人,2008年,这顶级纺织品牌开始进入他这个第六代传人的时代,他通晓6种语言并在欧美及亚洲皆有丰富生活经验。

这些走天下的梦想、多元文化的生活始于其父亲回国时常带回一些照片与纪念品,“印象特别深刻的是一对玉虎,看过以后,我觉得,这个文化很有意思,也相当感兴趣。”

随后,他翻阅到一本关于中国北京的图文书,愈发加深他对遥远东方世界的着迷与响往,“有一股不由自主爱上中国文化的感觉,我是不是个有点奇怪的小男孩?”

自学汉语自找德文中国名著

话说,圣家伦有一座世界上最古老、藏书最丰富图书馆之一的修道院图书馆,他开始去那里寻找心心念念的读物,“同时,我也到学校图书馆,阅读那些跟中国相关的书籍。”

“另外,父母亲也任由我购买这方面的课外读物。”少年的他沉醉于德文版的水浒传、红楼梦、三国演义等中国小说名著,当时,圣家伦有个中国人开武术班,“我去学功夫了。”

为了更靠近这个东方世界,他及早就晓得从语言着手,先是买了一些录音带自学华语,15岁那年,他追随一位中国老师学习中文会话与汉字书写,“中文文法倒不难,发音却很不易。”

直至18岁完成中学课程后,他站在大学众多科系的十字路口徘徊不定,犹豫不决,但“我要学中文”是他隐藏在其内心已久的话,打定铁般主意后,他决定鼓起勇气向父母道明真相。

“我害怕父母不让我学,也担心跟他们起争执,毕竟我已经下定决心了,于是,那一次我特别提高声量壮胆,直截了当地对他们说:我要学中文!”你们猜他的父母有何反应?

迈克费斯巴赫即场写下自己的中文名字——鱼士骞。

别具意思的中文名

结果,母亲轻声细语问了一句:“Eh,中文吗?”父亲则接着问道:“你要到国外读书吗?”这个出乎其意料之外的回应,让不得不马上说:“好!谢谢!”

到美国还是英国、法国呢?他发现到,美国的大学无法满足他专修中国研究的要求,“还得念其他科目,不行!我真的只要念中国研究!”内心的渴望促使他继续寻找与发现。

终于,英、法两国有他梦寐以求的学系,“我的法文造诣不及英文,那就去英国吧!”就这样,他到了牛津大学深造,主修中国研究期间,他接触中国历史、艺术、哲学等方面的知识。

“上课以英语教学,不过,我们也会修古代与现代汉语。”上大学一年后的那个悠长暑假,他迫不及待前往中国武汉理工大学参加一个月中文短期课程,“我争取可以学习中文的时间。”

期间,他有个意外收获,其系主任为他取了个中文名,“我们家族名字是‘Fischbacher’,德文‘Fisch’意即‘鱼’,所以给我取了个鲜见的姓氏;‘士’则意指我是和读书人。”

‘骞’则是取自一个中国人的名字,“先生告诉我,此人叫着张骞。” 张骞是汉代旅行家、外交家、探险家,奉汉武帝之命,从长安出发出使西域,促进了中国与西方的物质文化交流。

“先生说,游走天下是我想要的生活,因此,这个‘骞’很适合我,我当然说好呀!”就这样,除了有个大众名字“迈克”,他也有个特别的“”,“我非常喜欢这个中文名。”

当天现场所见到餐桌布、椅子套、背垫套上的花卉,皆是丽贝卡在疫情期间,于意大利皮埃蒙特(Piemonte)的乡村小屋隔离时,100天里创作的100个图案之一,鱼士骞说道,当初,第一眼看到她的作品就觉得很适合用作纺织印花,向老朋友道明心意后,双方一拍即合。

椰浆饭让他念念不忘

在1994年考获中国研究文学学士学位后, “我不想回,也不愿只涉足商业,只要可以到亚洲国家继续接触中文最好。”彼时,有两份工作等着他挑选。

“一份是先在伦敦培训,三四个月后,才被派往亚洲其中一个城市任职;另一份则是朋友的爸爸要我任其秘书,并答应每天都教我中国成语,地点就在吉隆坡。”

他笑说,年轻嘛,总有一颗天真的心,为了以最快时间前往亚洲,他接受秘书工作的献议,“我来到吉隆坡啦!”在隆工作期间,他在公司负责书写商业信,也销售大屏幕。

他忆述,初到吉隆坡就喜欢上了这座城市,“这里的人好,食物也好。”时至今日,他最爱的是印度煎饼和椰浆饭,他仍记得雪州八打灵有个椰浆饭让他迄今念念不忘。

当年,他的落脚处是其中一个同事位于茨厂街的住家,“我每天都步行去上班,那里四周围有很多中国菜可以品尝,这城里的融和(fusion)料理也很美味。”

这份工作仅仅维持一年光景,“后来,我花了3个月寻找新工作,但始终没有着落。”他声称,自己的特色是会讲中文的外国人罢了,“但大马会讲中文的人也很多呀!”

哪怕再爱吉隆坡也要向现实弯腰,他不得不作抉择,离开吉隆坡,前往香港,“两天内找到两份工作。”他挑了中国直接投资的顾问工作,“职责是替德国公司写报告、翻译、认识干部等。”

如是又过了两年,他远在的父亲终于呼唤儿子是时候回家了,“爸爸给我提供了一个新的工作机会,并且成功说服我回到家族企业……”那会是什么任务呢?

拥有两百多年历史的Christian Fischbacher纺织物创作灵感,向来撷自欧洲艺术与大自然,这一次却让亚洲号称万兽之王的老虎跃然窗帘上,煞是好看!

逮到机会再度回到亚洲

父亲希望鱼土骞回国协助启动全新承包业务,并与建筑师开启合作,他说,根据传统做法,他们向来与窗帘制作专门店合作,由顾客自行挑选布料和指定做法,但这个经营模式愈见势微。

“文化改变了,现代年轻人不知怎么挑选,他们需要听取室内设计师意见,于是会让建筑师介绍。”碍于公司缺乏这方面专人,其父亲才会征求其意见:“这个新部门由你开始怎么样?”

如今回想起来,他之所以答应下来,那是因为他不太喜欢沉闷的顾问工作,同时也想要做自己想做的业务,“我想,我能做出不一样的新鲜事物,反正也没有人敢骂我,回去做就是了。”

其公司与专门店保持合作关系之际,亦要拓展与室内设计师及建筑师的新合作关系,“这个模式从总公司开始,后来也延用在法国、英国等分公司。”他坦言,这并非简单任务。

“时至今日,我每天都在想怎样才可以做得更好、更进步。”经过一年磨练,他参与公司旗下的窗帘、家具布、寝具用品、配件等部门的业务,随之出任室内纺织面料部总执行长。

也在当时,他意识到自己最终将成为这门家族企业的接班人,并自觉本身的企业管理专业知识不足,他只好前往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念工商管理硕士,念完以后,他到了日本。

“那时,日本分公司的总执行长正好退休,我逮到再次回到亚洲的机会,当然不放过。”说完,他迳自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他对亚洲的炙爱。在日本5年让他学会了日语。

不久前,鱼士骞带着与29年前在吉隆坡结识的丽贝卡(右)合作的家饰布重回吉隆坡,并在瑞士驻马来西亚大使安德烈娅(Andrea Reichlin,左)的官邸举办的一场“艺术创新”鸡尾酒会上,跟本地建筑师与室内设计师砌磋交流。

两百多年老字号非包袱

“5年后,爸爸要退休了,没办法,我只能回去接手家族生意。”其实,父亲不仅把家族企业传承给他,同时也把最重要人生价值传授给,“自幼就看他如何平等对待每个人。”

“无论是来自什么阶层的朋友,爸爸都给予尊重,这是他的交友态度。”他说,尽管在圣加伦这个地方,他们属于中上阶层家庭,但父亲经常提醒孩子们,一个人的价值观不在于此。

“你是一个人,别人也是一个人,彼此要互相尊重,与个人社会地位无关;此外,你也期望得到别人的尊重,若是得不到对方尊重,也没有关系,这不代表你是没有价值的。”

“这些都是他教会我的人生哲理,当然,还有经营企业的想法。”毕竟,Christian Fischbacher是两百多年历史老字号,难免给每一代掌舵人带来某种程度压力与包袱。

但,爸爸总是对他说,每一代人都要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要太过在意父亲做过什么,最重要是创造属于自己与公司的未来,个人创新力很重要。”他说,父亲也不强留他接掌家族企业。

“爸爸总是说,若不想做就不要做。”这也影响了他不强迫自个孩子做不喜欢的工作,“我们卖的不是容易卖的产品,若是欠缺热情便无法让客户爱上自家产品,如此一来就难以生存。”

“要有激情!要有兴趣!”他又如何维持对这份使命的热爱,他直言:就是喜欢!“我特爱面料,也爱面料上的图案, 且很喜欢跟建筑师作提案。”这应验了天底下有的喜欢无需理由。

Benu-Pet系列中的采用回收的塑料瓶做成聚酯纤维,再用它来制成创新的可防火绒布,鱼士骞指出,此布料可用于船上或酒楼里,亦可做家具布或窗帘。

布说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立足传统,走向未来是坚守的企业信念,在接掌家族企业后,他与身为创意总监的太太卡米拉(Camilla)就具有前瞻性地推出全新的Benu再循环系列。

“最初,我们接触到一种外观不美的面料,但它的制作材料却是回收塑料瓶。”经过商议后,他俩决定着手这个新系列,“公司的管理层多半比我资深,大家都觉得这个产品难有市场。”

“爸爸也有犹豫,但他把决定权交给我。”他执意认为,这是公司乃至人类的未来,这一代人绝对要去落实这件事,于是,利用再循物材质制布成了他接掌企业后其中一项创新举措。

“在古埃及语里,‘Benu’意即凤凰。”这无疑带有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之意,另外,“Benu”的发音是“Be new”,这恰恰是再循环的概念,“我们的座右铭是减量化、再利用和再循环。”

自2009年开始,他们先后推出Benu-Pet、Benu-Yarn、Benu-Sea系列,分别用回收塑料瓶、服装领域的边角料与旧羊毛衣,以及海洋垃圾做成纺织品,再从中不断改良。

“从地中海和东南亚海域回收的海洋垃圾,可做成聚酯纤维再制成可用于私人与公众场所的高品质窗帘布料,最近也采用此创新技术来制作地毯,可以做到好像丝绸般顺滑的质地。”

“找到了新的原材料,还可以洁净海水、保护资源,这么有意义的事岂能停下来。”据他透露,近来他与一家知名聚酯纤维厂家合作,将厂内剩余纱线回收,推出Benu-Industry布料。

“刚开始市场不太能接受,惟深获媒体、建筑师与室内设计师认同。”他说,如今不仅他们在做,同行也走在同一条路上,“三四年前开始市场反应热络,我会持续创新此系列,将其份额做大。”

当鱼士骞聊起少年时最爱看的中国历史书和四大名著里最沉迷的三国演义,以及年轻时千山万水来到亚洲工作与旅游经历,总是笑得合不拢嘴。

后记

1990年,首次到中国时就把北京、曲阜、桂林与广东走一回,那个当下眼前所见跟他想像有别,也曾阅读过许多中国历史和文学作品的他,感觉现代与古代无牵连。在牛津大学沉浸四年后,他改变了此想法。 “即使到了今天,他们依然沿用2700年前写的诗句,以致于语言知识非常广而深。”自认本身中文水平不足以欣赏,但他说,至少可以理解别人引用古老诗句,这些发现皆是让他探索中国人文流连忘返的原因。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瑞士

字游自在

子若

鱼士骞

相关文章

字游自在|千金买得心头好 蔡再鸿家有里间电影海报房

童阅房|不必秒读秒回的从前

字游自在|阁楼修炼独门秘笈 苏文强颜色江湖在这里

童阅房|读别人也读自己

字游自在|把妈妈的话写成道理 潘斯里陈秋霞也乐给女儿做饭

童阅房|妈妈留下了“财产”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