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浮世绘

吴伟才

文 文 文

吴伟才:火葬

这是一处兴都庙的名字。庙宇距离尼泊尔加德满都约20公里外,车次很多,因为每日都有人往来,人山人海。

第一次去,是40年前,是有点误打误撞的,不过是看了手上《孤独星球》的介绍,就去看下究竟。

帕苏帕提娜圣庙就建在河边。这条河,据说其下游能衔接印度的恒河,因此也属于圣水流淌了。庙宇是很大的白墙建筑,矗立在河边高高的石梯之上,我们只能在河的对岸观望,因为只有兴都教徒才能进去。

不少人就站在对岸及桥上观望。石梯上,人如蝼蚁,人人带着一分虔诚地摩肩擦背。河边石级上,也全是人,有些人在河水的上游膜拜,有些人跳进水里,有人淋浴,有人用手勺水就喝。

然后在不远的下游,石级旁边,堆架起五层或七层柴火,在焚烧尸体。

帕苏帕提娜火葬场景(图:123RF)

兴都教徒是火葬的。尸体用黄布包裹,抬至河边,由负责仪式的祭师诵经,旁边是逝者家属,诵经之后就将尸体置于柴火顶端,下面就点火了。一具尸体大约烧45分钟左右,期间尸体受热或许会因为韧带拉扯而整个坐起来,或者把脚举起来,负责柴火的忤工就会用一根木棒打平它,或是头颅掉下来了,就用夹子夹起来放回火堆上去,其实就跟野餐烧烤差不多。

第一次去看热闹,带我去的朋友说,“你看到刚才左边石阶那个尸体吗?听旁边的人说是个交通警察,早上那时在交通圈撞死了,不消两小时就送到这里,这里葬仪服务也够快的。”

耳边的旁白很平淡,像在介绍一个日常程序。我看着柴火点起来,看着火焰包覆它全身,看着火势从猛烈到趋弱,空气里隐约嗅到某种气味,然后不久火就熄了。祭师诵经,忤工用木棍拍打火堆,家属在灰烬旁小心拾取遗骨,用黄布包好,投入河水中,顺流而下,之后,警察的衣物鞋袜也都包成一包,投入河里。

桥的另端下游处,早就有很多村里小孩等候,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捞起这些死者的衣物鞋袜。

留得三寸气在,那还算是一个人。咽了气,就是一块肉。

后来每到加德满都我都会去帕苏帕提娜庙宇走走看看,温习一下这生命的一课。人活着的时候,七情六欲支配者身体和心灵,作出各种各样的行为姿态,窝着各种各样的意念目的,但只要三寸气不在了,一切诉求霎那皆成为虚妄,人的意识,回到无边溟溟,到时就看各人因果课业,然后去到各不相同的维度里,重新辗转。

帕苏帕提娜是一间课室;一间生命的课室。

后来去多了,也熟悉了。带队到尼泊尔的时候我都会安排帕苏帕提娜庙宇的行程。团员们站在对岸,有的露出震撼之色,震撼里有的深沉,也有的恐惧。但也有厌恶不耐之色,还有更多是眼光避开,根本不想,捂住鼻子,也不看。

人们来世上一遭,这一次能做多少,能懂得多少,能了悟多少,都是有其因缘的。不必强求,但或许也可以接触到各种了悟的机会,能否具有跨越的运气,那就看造化了。

通常看完帕苏帕提娜庙宇就是午餐时间,我就会举起小旗,召集众人,“来来来,归队归队,现在我们去吃午餐,加德满都市中心唐人餐馆,有烧鸭,有烧肉。”

人人如是。红尘即如是。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浮世绘

吴伟才

相关文章

吴伟才:观光公害

吴伟才:阿塞拜疆

吴伟才:沧海一声

吴伟才:街头考验

吴伟才:好好说话

吴伟才:打卡横丁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