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穿山甲人

穿山甲人逝世

文 文 文

穿山甲人张四妹 走了

张四妹患上先天性鱼鳞病,无法根治,只能依靠药物控制病情。
张四妹患上先天性鱼鳞病,这种病会导致皮肤不断龟裂、脱落。
经过治疗的张四妹戴上近视眼镜及假发,可以外出见人。
张四妹打从出世到长大的30多年未曾踏出家门,在家里靠收音机及书信与外界接触。
皮肤专科医生陈胜尧为张四妹提供药物及治疗。

(芙蓉30日讯)“”张四妹走了!

张四妹于今午约4时20分,在所寄宿的淡边迪沙博迈花园“淡边慈心关怀老人中心”与世长辞,享年76岁。

张四妹自从在2021年,遭到新冠肺炎侵袭后,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一年前,张四妹因身体虚弱及无法走动,前后多番进出医院,最近还在马六甲班台医药中心,以及淡边医院轮番住院留医。

张四妹上星期在淡边医院接受治疗时,入已非常虚弱。
张四妹上星期在淡边医院接受治疗时,入已非常虚弱。

在数个月前,张四妹的肺病更是进一步恶化,甚至还导致其他器官也开始衰竭。


一个月前,张四妹的病情进一步恶化,人已处于不清醒状态,并在几天前返回寄宿的慈心关怀老人中心,讵料却在今午咽下最后一口气,结束其充满悲怜过程的一生。

庆幸的是,张四妹在晚年,获得淡边神灯一族福利协会的大力支援,才不至于孤苦无助。

她的遗体将会在今晚运往淡边温虎干花园的杜拜殡仪纪念馆举行身后事,届时将由其亲属接手处理。

没上学不自暴自弃 查字典听电台自修

虽然长相不一般,不过张四妹并有没因此而自暴自弃,从小在不获家人允许去上学下,甚至为了逃避世俗的眼光,她被迫在离开住家逾1公里远的菜园生活与成长,通过查字典与收听电台节目自修。

她慢慢还因此而能够阅读报章,乃至各种中文著作都尽收眼帘,甚至凭着清脆嗓子,唱出娓娓动听的流行歌曲。

由于患上先天皮肤病,加上没有眼皮与毛孔,导致张四妹在炎热气候下无法排汗解暑,往往皮肤又痒又痛苦不堪,每每必须通过把沾了水的毛巾抹身,或贴在身上才能疏解不舒服的感觉。

相信是长期通过类似方法解暑,造成她在晚年之际,患有严重关节炎(俗称“风湿”),必须依赖拐杖或矮凳子才能步履蹒跚,甚至还因此而多次摔跤。

意志坚强的张四妹在70年代,在时任万挠区国会议员陈胜尧医生协助下,曾经数次飞往台湾,针对所患顽疾寻求台北长庚医院的治疗,虽然病情曾一度受到控制,不过那也仅仅是治标不治本。

照顾四妹晚年生活 淡边神灯一族送暖

张四妹近两年多来的生活起居开销,由淡边神灯一族福利协会负责管理,是该协会长时期需关注的个案,也把她视为家人看待。

淡边神灯一族福利协会主席黄怡盛说,张四妹在近几个月来,因年事高,健康情况不佳而多次出入医院,最近一次入院时的情况已不乐观,医生也告知随时会离开。

他说,张四妹是因为呼吸困难,被送入淡边医院住院约一星期,该协会上周一(20日)曾到医院探访她,她嚷着要出院,之后她在周四获准回返安老院,回到安老院一星期后,周四(11月30日)下午离世。

“这1、2个月来,她无法走动,长时间在床上,眼睛也看不见了,健康每况愈下,对她而言是一种解脱。”

他指出,张四妹在淡边孤苦伶仃,兄弟姐妹各有家庭,协会理事们把她当成家人看待,每个月都会探访她,把生活用品及保健品送上给她,也与安老中心保持联系掌握她的情况。

视力不佳行动不便 2年前入安老中心

黄怡盛指出,独居的张四妹视力不佳及行动不便,2年前入住安老中心,神灯一族福利协会了解其经济条件不好,理事会开会讨论决定负起她全部费用。

“张四妹的情况在全国很多人都知道,热心人士乐于协助她,通过该协会协助支付她每月3000令吉左右的开销,包括住在单人房每月1800令吉费用、日常生活用品、奶粉、保健品等。”

他说,张四妹在今年4、5月出现脚部无力,需以轮椅代步,近几个月也常入住医院,包括曾进入班底医院,用了约4万令吉。

“由于她年老多病,医生建议她入住政府医院,上周进院时,细菌感染已从眼睛蔓延脑部,连喝水都已无法自行处理,需要有人照顾。”

他提及,自从张四妹情况不佳,安老中心也特别安装闭路电视,以便可随时观察其情况。

新闻背景

来自森州淡边的张四妹自小患有先天性鱼鳞癣症,此种病症属罕见,全身皮肤犹如鱼鳞片般不断脱落及再生,干燥的皮肤使她的身体长期处于灼热中并呈于龟裂,体无完整。

张四妹更被称为“”,据悉,当年她的母亲在怀孕时,在田里看到一只穿山甲,于是用烟火把洞里的穿山甲薰出来,宰杀吃掉,岂料生下像穿山甲的张四妹。

由于外表与常人有异,使到张四妹在35岁前都躲在屋子,当年在大马新闻从业员张子深及台湾作家柏杨发现她的处境后,终获得前往台湾治疗的机会,台湾长庚医院更为她免费治疗,张四妹前后多次往台湾接受治疗,包括于2004年10月中旬到台湾治疗皮肤胞癌痊愈回国。

张四妹坦言台湾改变她的一生,使她的人生有不同的际遇,走出屋外,看到不同的风景线,性格乐观的她曾言,反正要活一定要活得快乐,加上身边有不少关心她的人,她学会以诚意待人。

她数十年以来居住在淡边新村,直到近年视力受阻及在家跌倒受伤,而入住安老中心,近期更因为肺部细菌感染、器官衰退及双眼失明下,2023年11月30日在安老中心离世。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穿山甲人

穿山甲人逝世

相关文章

会员文:清明思故人(第12篇)| 妹妹祈愿早登极乐 穿山甲人 永离苦海

穿山甲人逝世|前摄记揭张四妹 “当年不想见人”之谜

穿山甲人逝世|永别了 张四妹 愿你在西方永乐

穿山甲人逝世|虽一生未曾入校求学 张四妹十分重视教育

穿山甲人逝世|淡边杜拜纪念馆设堂 “穿山甲人”张四妹周日出殡

公开故事助赴台湾治疗 柏杨出手相救张四妹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