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文|戴美清:换政府的狼又来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中國報 China Press

    会员文|戴美清:换政府的狼又来了

    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莫哈末里祖安扬言,执政党内有超过10名国会议员,将转态支持国盟组织新政府,而且首批支持国盟者来自公正党。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里祖安给的理由是,因为倒戈的国会议员意识到团结政府是由行动党操控。

    全国大选已经结束一年,国盟仍不死心,不断放话,嚷着夺权,如今又来说组织新政府,然而跳槽并非跳绳,可以一跳就跃过,必须科学一些,否则只是在扰乱人心,妖言惑众。

    自2018年,不论谁当政府,另一方就会想尽茅招设法推翻,这种乱象何时才能消停?

    国盟在国会坐拥74席,在4个州政府执政,却终日忙着夺权,故技重施指控在内阁只有4名部长的行动党操控政府。


    可想而知,马来人政治竞争当中,如果少了“行动党因素”,他们是如何争取社群支持?他们的斗争又是为了什么?

    希盟在2018年上台执政时,就备受巫统及伊斯兰党攻击,指希盟政府由当时只有6名部长在内阁的行动党操控。

    前首相马哈迪在喜来登行动之后,接受媒体访问时曾说,如果说希盟执政时期,行动党操控他,是在羞辱他。

    权斗游戏

    马来人政治就是不停地,靠“行动党因素”羞辱政敌,达到牵引族群的情绪。就如现在巫统也饱受攻击,甚至被指在团结政府卑微地“舔”行动党。

    国盟不停放毒,三不五时要换政府,对于政客的背叛,人民已司空见惯,国盟可以继续耍嘴皮,但相信不论是现任国家元首或即将接任的柔佛苏丹,都不会轻易让国家一而再处于动荡。

    当初政客们信誓旦旦说有了反跳槽法令,就可以制止“政治青蛙”;殊不知正版商与盗版商都是同一人,执政党吸纳反对党的变相支持,让国盟议员上演“人在曹营心在汉”,显然民主选举已被任意践踏。

    这些年,无良政客只为了权力和财富重新分配,把议席视为权斗游戏,又有谁在乎人民的选票被羞辱?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