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画家

字游自在

子若

梅玉好

李嘉惠

文 文 文

字游自在|梅玉好代亡女完成人间任务 记得这个世界她来过

 这个世界曾经有过一个女孩名字叫着(Janet Lee),她付出比一般人更多的坚强走出生来就是癫痫儿以及智力和发展迟缓障碍者,最终成为出色的特殊青年。令人惋惜的是,她终究敌不过癌魔,今年七月离开了人世间,一直都是其守护者的妈妈决定代女儿完成其人间使命,让认识女儿的人记住她来过,也让不认识女儿的人知晓,这世界有过这么一个努力活好的女孩。

三年前,第一次走进即将开幕的“Janet Lee”画廊时,正值新冠肺炎疫情反覆以铺天盖地之势肆虐全球,令到所有人度日如年,活在诚惶诚恐之中,而我在画廊里撷取了一则美丽故事。

当时见着了卅一岁的,她天生患有顽性癫痫,同时也被诊断为智力和发展迟缓者;打从出世以来,她必须面对无法预测的重复性癫痫发作,还有与他人沟通的障碍。


她比一般人需要付出更多努力应付日常,但是,这都无阻于她找到自个可掌握的专长,那就是寄情色彩世界,用绘画才情闯荡画坛。从一个人的专心致志作画到画作近售远卖至国内外。

她虽像掉落人间的折翼天使,却给当下人们带来许多正能量。三年以后的今天,再次踏进早已装置齐全、装潢得当的艺廊,却再也不见女孩的踪影,今年七月她到天上当真正的天使去了。

再也没有比“一个妈妈眼里的依恋”更能形容此时此刻的梅玉好了。

在艺廊楼下迎面而来的是独自一人的女孩妈妈,我俩找了个被嘉惠的色彩重重围绕的画廊一室坐下,静听妈妈叙述上一回说再见之后,女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确诊卵巢癌。”把时间推前到今年四月下旬,“嘉惠的肚子开始出现疼痛,但碍于无法说得明细,以致我担心她会否得了盲肠炎,不久后,疼痛从右边转移到左边,我放心了一点。”

只是,一周后肚痛依旧,她察觉不对劲而担心起来,建议女儿不如就医,“但,她说不必,只是隐隐作痛罢了。”她想到女儿自幼害怕看医生,加上已长大成人,也就姑且听她的。

接着下来的日子,由于去年杪刚从确诊新冠肺炎、失去味觉康复过来,还有长期服食治疗癫痫症其中一种药物会导致人消瘦,以致她对女儿的日渐瘦弱不以为意,“没料到她生病了。”

打从李嘉惠出世以来,梅玉好从来都是女儿的守护天使,而女儿则是妈妈眼里的生命天使,这对母女档合作无间,让艺术处处留影。此为母女三年前的温馨合影。

接受事实劝她就医

为了避免女儿沐浴时出现癫痫状况而无人在侧,向来都会在女儿洗澡时陪伴她,“有一回,我留意到她的肚子有点胀,只是我发胖时也会肚胀,碰巧她当时体重开始往上升。”

“我以为她胖回来了。”可是,她并未掉以轻心继续观察女儿的变化,且再次要求女儿前往就医,“但她仍说没事。”有一天早上,女儿投诉肚子剧痛,却依然坚持不要出门找医生。

“我只好尝试把医生请上门,或者是通过视讯诊断。无论如何,始终都得带她到诊所或医院一趟,否则无人可以开药给她。”她猜想或许是疼痛加重了,女儿最终才肯答应见医生。

经过连串初步诊断后,“卵巢癌至少第三期”这句话出自妇科肿瘤科医生口中,“嘉惠听到以后,当场号啕大哭起来,她拒绝继续做电脑断层扫描,更不要入住医院。她只想回家。”

听见本来活着就不易的女儿罹癌,她当刻心情马上陷入彷徨之中,“为什么是这样?还要是近末期了!”回到家里,与丈夫李添商量后,两人决定只拿着先前的医药报告去见其他医生。

“这么做是为了避免强逼她就医引发害怕导致抽搐。”就这样,夫妇俩先后征求另外三个医生以寻找医疗意见,“大家的说法都一致,我知道需要接受事实了,但我要怎样劝她就医呢?”

抱着印有女儿设计的温暖枕头,妈妈宛若如往昔把女儿温柔拥在怀里,”她说过永远都会跟我在一起,如今每天都还是觉得她就在我身边“。

妹妹的心姐姐能懂

综合各方医生意见,知道女儿需要接受化疗和手术,唯一让医生忧心的是,女儿衰弱的身子无法承受治疗,“但医生有指出,先增强免疫力和增加体重后,才采取医疗方案。”

“至少听到一丝希望。”在说服与携带女儿就医以前,她先厘清两件不会做的事,她忆及当年其家公与家婆时,天真地听信林林种种道听途说回来的坊间疗法,“结果他们还是离开了。”

“我们需要冷静以待,不能在这个关键时刻被诸如此类说法和做法影响,过往经验告诉我,那是无济于事的。”再来,她笃信,一个人何时来与何时走早已注定。

“假如她离开人世的时间未到,那么,一定会有奇迹出现,她会跨越眼前难关;反之,要是她在人间的期限已到,我们就算花费再多医药费,也无法扭转局面。”

“随我心”这幅画是李嘉惠留给这世界的心颜、心语。

平静与冷静是当前务必的处事态度,“我抱着希望,期待奇迹出现,却也不会束手无策。”她接着的重责大任便是劝服女儿前往就医,但嘉惠的姐姐持有不同看法。

“大女儿说,她可能真的很害怕到医院,因为曾经目睹外公与外婆进院的情况,进去了就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之后,也亲睹爸爸动了心脏绕道手术后,躺在加护病房的情景。”

“每个人进医院都不是好事。”妹妹的心姐姐能读懂,在听取长女的意见后,她决定跟丈夫再来一次深度对话。

左思右想让她好过

跟丈夫分析,过去卅二年里,他们都会摆出A或B计划给女儿嘉惠选择,这些选择从来都是无风险的,“但这一回与以往不同,这是她自己的生命,我们可能要孤注一掷。”

“不再好像以前那样给她各种选择,看她自己真心要什么吧!”她继续以女儿角度设想,“若是她心不甘、情不愿住进医院,到时不给护士打针,岂非要注射昏迷药物或被绑起来?”

“这不是在增加她的痛苦吗?她会不会痛恨我们呢?再来,如果我们逼得到她上手术台,而万一她无法渡过难关,她不是要面对双重痛苦?她会不会因此埋怨是我们逼迫她呢?”

短短卅四年人生里,李嘉惠必须活得比其他人加倍努力才能活好,可她依然有能力用其彩笔下的花花世界,疗愈了许多其他人。

“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会否比她更心痛?”两人经过深思熟虑后,最终做了个决定,“让女儿自行决定吧!”虽则是如此,但凡女儿陷入辛苦状态时,她还是不厌其烦趁机劝她到医院。

当她眼见女儿不能吃、不能喝,吃太多药物,肚子痛维持太久,她于是心不忍,心想:“不给她选择是否会太自私呢?”于是,她还是不断提醒女儿,说道:“不去医院是不会痊愈的。”

女儿听罢,马上回她说道:“不用怕,我会好起来的!”女儿的坚决到底让她陷入进退维谷之中,“她不想离开人世,却拒绝去医院。”

反常举动让她错愕

“医院可以不去,但一定要让安宁护士上门照顾你。”这是对女儿嘉惠作的最后恳求,“她终于答应了,可是,护士来了以后,却不给对方触碰她。”

“这段时间,我依然抱住希望,因为她有信心好起来,我想:若是一个人有信念,有时候真的可以打败病魔的。”可惜,女儿最大问题是,不吃亦不喝且持续疼痛,“痛就会辛苦。”

“这样是打不赢这场病战的呀。”另一方面,她还是牢记住医生曾对她说:“病人不吃是因为不饿,不喝是因为不渴,在这种情况之下,病人根本不辛苦,反而是照顾者深觉辛苦。”

李嘉惠生前不擅与人沟通,却用画作与世界交流,她用她的生命故事告诉大家,只要愿意,没有什么事是不能成就的。

在跟命运与病魔搏斗的日子里,每当女儿深陷疼痛煎熬时,她脑海里只想着寻找解痛良方,而女儿超强承受力令她叹服,“即使走路乏力,她仍扶着看护者肩背,步履蹒跚地走去厕所。”

看到眼前情景,哪怕抱着希望,她却深知,事实是女儿身子越来越弱了。在离世前一周与前一天,女儿突然对住她说:“我爱你!我不会离开你!我会永远跟你在一起!我们是一家人。”

这个异于平常举动让她错愕,“平时她要表达‘我爱你’或’对不起’诸此类的话时,通常都是以短信传达,从不轻易宣之于口,没想到,这一次是重复再重复。”

跟妈妈说了以后,又先后跟爸爸、姐姐与侄女再说同一番话,大家口中虽不明言,但心里有数……说再见的时候不远了。

收拾悲伤化正能量

在好好说道别后,用彩笔为自己画上一双翅膀成了真正天使,妈妈不得不迅速从哀伤中走出来,因为还有事等着她执行,“她留下百多幅画,我会尽全力把它们销售出去。”

“由于不必再为她筹措未来生活费,卖画所得半数钱将作慈善用途。”她也通过“Janet Lee”画廊协助其他特殊孩子,与她再见这天,她正埋首于筹办画廊三周年庆典暨里程碑的活动。

玉好深切体会到家有特殊儿女的路程并不易走,如今的她用过去经历协助有需要的父母与家庭,图中的吴亦森(右二)、李彦璇(右四)、唐家纬(左三)及林子欣(左五)皆是拥有不同的画画天份的特殊青少年。

此活动除了展示女儿生前所画作品,同时,也展出四个同为特殊青少年艺术家——林子欣、唐家纬、吴亦森及李彦璇的艺术品,这是属于超越画布的艺术(Art beyond the Canvas)计划之一。

“这原本就在我们长远计划里,虽然女儿不在,这艺术行动照样做下去。”她要用本身过往经历协助其他家有特殊孩子的父母,“从她们身上,我看到不同阶段的自己。”

“有的妈妈很想让孩子自力更生,但碍于缺乏人脉、不擅长做生意,加上财务有限,以致无从着手;另外,有个妈妈跟我以前一样,不会欣赏孩子的画作,以为涂鸦是不好看的。”

“还有一位妈妈深知在社会立足很难,很想很快让大家接触到自己的孩子,便像无头苍蝇般四处碰运气与机会。”在四个妈妈身上,她看到一个共同点,“都想要让孩子自力更生。”

留下名字精神永在

从不知何谓艺术到不知如何开始,从不认识任何人再到毫无方向东奔西跑,“这都是我实实在在经历过的,我不只把亲身经历与她们分享,同时将所累积人脉与拥有平台与她共享。”

“我不期望她们做得跟我如出一辙,也不盼望长久跟随我的步伐,只要有一天她们都有能力、有方法自行踏出那一步,那是我乐观其成的。”这是她选择回馈社会的一种方式。

“若非社会人士曾经帮助过女儿,女儿也不会走出一片绘画天空。”她说,三年前开设此画廊目的是,让女儿尝试经营一盘艺术生意,同时希望其他有特殊孩子的父母会有所悟。

“当他们走进来目睹女儿面对生活挑战仍可生存,他们也不该放弃自个孩子;当时疫情来袭,许多人失去工作或生意失败,只要看到女儿凭信心达成目标,健全的大家有何理由不行呢?”

这些初衷由始至今未曾动摇过,也不会因为女儿的离逝而改变,“哪怕有朝一日搬离此间画廊,就算终有一天女儿的画作全部卖出去了,‘Janet Lee’这个品牌依旧会保留下来。”

“不管用哪种形式出现,只要‘Janet Lee’还在,就会让人记得曾经有个女孩是多么坚强,进而牵引出背后的故事,如此一来,我们可以继续帮助其他同走在一条路上的孩子与父母。”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画家

字游自在

子若

梅玉好

李嘉惠

相关文章

字游自在|千金买得心头好 蔡再鸿家有里间电影海报房

童阅房|不必秒读秒回的从前

字游自在|阁楼修炼独门秘笈 苏文强颜色江湖在这里

童阅房|读别人也读自己

字游自在|把妈妈的话写成道理 潘斯里陈秋霞也乐给女儿做饭

童阅房|妈妈留下了“财产”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