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德女士:花姐就是想念前首相纳吉!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中國報 China Press

    萨德女士:花姐就是想念前首相纳吉!

    花姐最近特别想念前首相纳吉。杰克问她为什么?她说出了一番不像她这个年纪的安娣会说的话。花姐说:“想当年现任首相当教育部长时,在面对各族群教育问题要得到妥善处理真的是铁树开花,直到纳吉接任教育部长后竟然废除了教育法令里的恶法第21条(2)项条文,甚至允许华小迁校以化解华校不足的问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花姐说着,不禁有些感动。这样英明的领导人如今身陷囹圄,让人不胜唏嘘。死对头黄亚发听到花姐这番言论,竟吐了一口老痰在花姐的脚下并且啧啧道:“你竟然同情国家盗贼?你有没有搞错!我看你这个女人是卖鸡卖到傻了,真的是不可救药的疯婆子!”

    花姐忍着,她答应过小学董事长不跟黄亚发再度发生口角。毕竟她现在也是有头有脸的华校董事,岂可以跟这种莽汉流氓一般见识?花姐轻蔑的眼神略略扫过黄亚发。黄亚发的大肚腩快撑爆那可怜的花衬衫,半截的黑长裤趿拉着拖鞋,一脸的跩。花姐真想大巴掌扇过去,但她没有动手,只是用眼角余光送走黄亚发这混账东西。

    杰克忍不住问花姐,怎么那么好心放过黄亚发不跟他大打出手?花姐斜乜眼瞥着他:“你以为我是那只我早上宰杀的好斗公鸡?我可是有文化修养的人士,我可不会败坏我身为华小董事身分的名誉!再说,好女不跟恶男斗,黄亚发这种人我赢了又怎样,还不是被人家说我是泼妇,但没人认为是黄亚发有错在先!”

    花姐义愤填膺的说着,眼前的顾客看着她的口水都泼到了自己买的鸡腿上,女顾客就说了一句:“老板娘你不要口水乱乱喷在我的鸡腿上咧!”花姐停顿下来,本来想说对不起,但想到有人称呼她为“老板娘”她就不爽了:“什么老板娘,老娘我可是单身未嫁,叫老板!不然不我卖你鸡!”


    “神经病,不卖就不卖!”女顾客说。花姐火爆脾气不改,要赚大钱真难。杰克跟花姐的女工人说。他们聊着花姐的古道热肠,聊着花姐的风流韵事,聊着花姐对社会和华教的热血澎湃。但到底是年过半百的人了,花姐是比许多男人还要认真护持着她所信仰的理念。女员工点头称是,补充说:“她很有诚信,不拖欠薪水!”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