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钓游天地

会员专区

好好生活

石巴迪岛

青鰽

文 文 文

会员文:钓游天地|石巴迪岛 巡猎青鰽

到地处马印边界的沙巴斗湖狩猎,望能一举捅破窝……

去年12月底参加一趟沙巴斗湖钓鱼团,这次带两位澳门和一位台湾的钓友前往这个位于马印边界的红树林沼泽钓场狩猎。原本这趟行程在新冠疫情前已约定,可是被疫情耽误了三年,加上这里船期很早就被人预订一空,最终拖到2023年底才成行。

的船夫每个月只选择两趟合适的潮汐带客钓鱼,每趟大约只有3到4天,所以一年中这里最多也只有24趟钓游行程。也因为如此,他们提供的船期非常抢手,甚至2024年全年船期都已经被预订一空了!

为什么这钓场有此魅力?原因是马来西亚只有沙巴州有钓,而就是少数能够钓到的钓场。

来自澳门的阿豪和麦兜都以为目标,而台湾的Hank则没有特定目标,任何会咬假饵的鱼他都想钓。

雨过水温降 邂逅

我们抵达当天夜晚就下起大雨,一直下到第二天清晨才停歇。我听着滂沱雨声,几乎一夜没睡,很担心第二天钓场的河流会因为下大雨而变得一片浑浊。很幸运的,我的担心并没有成真,第二天早上我们来到一条经常钓到的河流时,水色还是跟往常一样清澈。

不过下了那么久的雨,河流水温骤降还是会对鱼儿造成影响。抛投了很多钓点都没反应,只有在一些没有明确障碍物的钓点让我钓到两尾小而已。建功的假饵依然是Rapala Downdeep Rattlin Fat Rap,这款假饵能潜至4米深,已经能够去到躲藏的泳层。

作钓第一天在一处河口钓点成功遇到青鰽窝点,我和阿豪共钓上五条,这是当中体型最大的。

下午时分,我们的钓鱼船行至一处三岔河口时,船夫把船停下让我们尝试抛投。抛了几竿后,站在船头的阿豪将假饵收到靠近船边时突然遭受攻击!鱼还没拉上船,我收到船边的假饵也被攻击,但没中钩!

阿豪钓上的是一条小。我赶忙叫船夫把船停靠岸边,然后我俩继续朝中鱼的钓点抛投。我将假饵收到相同位置时,鱼讯又传来了!啊!这是个窝呀!

之后几乎每次将假饵拉过那个位置都会受到攻击,上钩并不大,都是小于1.5公斤的货色。我和阿豪在里这一共获得8次鱼讯,我拉上3条,脱钩1条,阿豪则拉上2条,另外两次则是没咬中钩子。

能够遇到窝非常幸运,不过群居一般都小,所以我们也没钓到大。无论如何,能让阿豪完成钓的目标,此行的导钓任务也算是完成一半了。

作钓第一天在一处河口钓点成功遇到青鰽窝点,我和阿豪共钓上五条,这是当中体型最大的。

红树林引赤鰽石斑猛攻

第二天换成Hank和我同船。船夫一早就直接带我们去钓点,前晚那场大雨的恶劣影响终于显现,河流上游的浊黄河水终于流到下游来了。看着浊黄的河水,我们试钓了一小时,完全没有鱼讯,只好放弃钓的任务,请求船夫带我们去下游红树林区域钓别的鱼种。

船夫把我们带到一片红树林,这片红树林有很多条小河,这些小河的宽度只有三、四艘船那么宽而已。由于当时正值涨潮,我们的小船就顺流往小河上游,然后我们就将假饵往前面或左右两边抛投。

假饵在小河狭窄的空间内游动,河里的掠食者轻易就能发觉。只要我们使用5至7.5公分的深潜型鲦饵抛到河中央,或者两旁的倒树枯枝去,多半都会引来赤鰽或石斑的攻击!

红鰽偶尔也会来捧场,不过体型多数都比较小。

河里的赤鰽和石斑体型介于300克到1公斤多,对于使用轻型钓具的我们来说,是不易击败的对手。这两种鱼的拉力都很强,有时我们甚至无法将它们拉出倒树,它们大力狂冲时,幼细的编织线就被磨断了!

当天Hank和我都成功钓上了数尾有分量的赤鰽、石斑、屎成鱼和射水鱼。除了屎成,我们只取其他三种鱼各一条回民宿去做晚餐,其余渔获全部钓后放。

红树林小河里不止有赤鰽和石斑,偶尔还能钓到屎成鱼。
Hank没有执着于必须钓到青鰽,能钓到赤鰽就让他感到心满意足了!

阿豪和麦兜那艘船成绩就很差,只有阿豪钓到一条赤鰽而已,因为他们一整天都努力在钓。(可是钓点水色已经浊黄,他们的努力都白费了)我了解状况后,就建议他俩明天和我换船夫,然后去其他比较合适的钓点钓。而我和Hank继续去红树林钓其他鱼种。

使用3-8lb的轻型钓具来对付这种体型的赤鰽,刺激程度不输重型钓具钓到青鰽。
石斑喜欢躲在红树林小河里倒树下,使用深潜型鲦饵就有机会钓到它们。

水色浑浊钓大成憾

第三天,船夫带我和Hank到另一片红树林去。由于早上还在退潮,我们没有任何收获,原因是潮水还没涨到可以淹没倒树的高度。到了上午10点多,潮水上涨,这时大家才开始中鱼。

这一天我们又是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红树林小河里,我们换了一条又一条小河,也成功钓获与昨日相同的鱼种。不同的是,在这片红树林中,也有小栖息,我在下午时分就成功钓上一条。Hank则没我幸运,他虽然也钓到小,可是拉到船边时却脱钩了!没能收集到这张“新邮票”真是万分遗憾。

这次沙巴石巴迪岛河口行,阿豪虽没能钓到大青鰽,但能钓到这体型的青鰽,亦算是收集到青鰽这张“新邮票”了。

傍晚回民宿途中就遇到了阿豪他们那艘船。今天他们的收获就比昨天好得多,他俩都有钓获小,此外还钓到金骨、红鰽、赤鰽、石斑等鱼类,可说是完美收场了。

此行没能钓获大的,最大的原因是藏有大的河段,第三和第四天水色都变得很浑浊。阿豪和麦兜想钓大的,只能寄望订到2025年这里的船期才行,或者是到印尼的马鲁古群岛、斯兰岛和西巴布亚等地才能实现梦想。

马来西亚和印尼的钓场正逐步被人为破坏,未来这种鱼只会越来越难钓到。有志把列为“生平必钓鱼种”的钓鱼人,必须加快步伐,早点去实现目标,否则未来必然须付出更多的时间和金钱,去的更远才能完成梦想了。

特约:沈财隆
──热爱钓鱼,寓钓于乐,闲时爱写写文章,分享钓游乐趣!──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钓游天地

会员专区

好好生活

石巴迪岛

青鰽

相关文章

甄子曰专栏:小编有话说|会员文

会员文|戴志强:给一粒糖 失整间厂

甄子曰专栏:王子恨老马有理|会员文

会员文:欧锦赛球队介绍|红魔矢破8强魔咒

会员文:欧锦赛球队介绍|中欧猎鹰瞄准16强

会员文|洪伟翔:撤柴油补贴的当与不当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