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李连杰

佛法

字游自在

子若

文 文 文

字游自在|在寻找“我”的路上,李连杰快乐了!

 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后,国际功夫巨星再次走进群众面前牵动众人目光,这一回,他带给大家的不是电影作品而是人生首部著作《超越生死:寻找》,将60年岁月和25载因缘写进书里。与当初鼓励他著书立说的咏给明就仁波切(Yongey Mingyur Rinpoche)在吉隆坡展开对话会前,他接受本报专访,细述了他“寻找”历程中的种种感悟。

“我在追求小我会痛苦,在追求大我也痛苦,一直到追求无我时,啊,认出了觉知,那才是真正的快乐。”这是李连杰的肺腑之言。

“过去三年的流行性疾病是我们百年来人类头一回遇到,百余年前的西班牙大流感我们都没有遇到,这次却是置身其中。”说,此疫情对人类生活产生莫大变化,尤其不同的年龄。

经常以不同方式思考的他,说道:“这个状态犹如全球统一闭关,不管是两周还是三周闭关。”他指出,在面对任何一个问题时,主要是依个人如何看待。

“对全球人类来讲,这个疫情是个大灾难,但对我个人而言,正好利用这段时间,跟太太做了三年的闭关……我是前后两年零两个月啦,太太也做了三年多的闭关。”

他指出,人们在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情况时,一般上会有几种反应,“一种是埋怨,另一种是愤怒,还有一种则是既然来了我就做好最好的保护,把该做的事都做到位。”

“打预防针、减少出门、戴口罩。科学提到的,我们都应当去做,做完以后,你怎么面对这个状况。”他说,可能本身拥有廿多年的修行经验,以致面对任何负面事故都可以正面看待。

他声称,本身积极面对此状态。“生死确实是个大问题,大家恐慌的也是生死,但,纵观人类五千年或一万年有没有不死的,如果没有不死的,那么,死就是正常了,每个人都会死。”

经历过这一场让很多人面对生死考验的疫情,大家更常把健康与快乐挂在口边。他后来在对话会中也提到本身观察近百年来的世界,不管任何宗教与种族,人们也特别钟爱健康和快乐。

“祝你健康、祝你快乐是大家都爱听的。”他认为,健康是指身体,快乐更多指向心灵,“但是,现代的教育更多强调的是身体,这方面的网络知识也比较多。”

“不同年龄有不同锻炼方法、保健品、运动、适当饮食、美容等,人们对于硬件特别重视。可是,对于软件就不那么重视,如何让内心快乐、关于心理的训练,大家知道的知识并不多。”

在李连杰首本著作《超越生死:李连杰寻找李连杰》里,他写到曾有朋友问他:为何学佛?那是因为他发现,世间相对的名利权情解不了生老病死,所以要向佛法追寻,他也表示过去25年来将超越生死的修行当作第一要务,远高于对武术、电影或是公益的热情。

他觉得,经过三年疫情后,全球各个角落的人开始越来越觉得软件非常重要,也更加注重心理健康的问题,“特别是近十多年的科技发展,还有展望未来的科技发展,对人们影响至深。”

他指出,当前导致人类死亡最大杀手是心脏病与癌症,接着是心理疾病,他认为,心理疾病将会很快爬头位居第一,“那是因为现在的科技给人们带来太多资讯了。”

“实际上,身为大人的我们不能责怪孩子。像我们那一代人,小时候就只知道学校里或住所附近所发生的事情,其余一概不知。”不过,现在的孩子不同以往。

人也有挡机的时候

“当下的孩子只要打开手机,就会看到西亚有战争、非洲有灾难,哪儿又发生地震,况且,打开以后,只要留意、观察、看一下,它接着推给你的都是负面的信息。”

“如果停留一两个小时都是负面资讯,我们又不知该如何从自身软件里删除这些资讯,人也如同电脑和手机般存档太多而导致卡住或挡机,过多负面却又不懂疏导,那就会有心理疾病。”

“当一个人出现此状况,平日所看皆负面,连带朋友圈也可能负面,越来越多负面的积累就会形成大问题。”因此,他觉得,人类对心灵越来越着重,“看看美国就知道了。”

他透露,近十多年来,正念、冥想的活动非常普及,“一个App有八百多万人去做这件事,有五六个这样子非常有影响力的软件,说明随着科技越来越发展,我们的软件也要提升了。”

“大家都在探讨怎样更快乐、怎么了解生命、快乐到底是什么、如果身体死亡,那么意识到底死不死?”基于这三年带来的困扰,以致他的几个上师,尤其明就仁波切去年对他有所敦促。

要不要把你修行的经验、走过的路,跟社会分享一下?他谦虚有度地说,他未有资格去教别人,“整本书我只够胆分享我经历了什么,而不是你应当做什么或不做什么。”

于是,我们在他去年尾推出的著作《超越生死》里,读到他一甲子人生里,当中有25年是从关注小我的懵懂摸索,到追求大我的公益事业,再走入无我的修持之路,以及持续至今陆续闭关修持的历程,段段皆不易,历历皆波折。

金融风暴见证不快乐

未成为佛教徒前,在书中提到,他曾拜读索甲仁波切的《西藏生死书》,但是,他坦言,他从小生活的那个环境里,完全不相信宗教,“宗教被视为一种迷信,也是毒药。”

“当时,我想了一下:2500年来,佛陀到底说了什么,又发现了什么。如果我不知就说迷信,我也是另一种迷信了;如果我不懂就相信,那也是一种迷信。所以,我就一头砸进去了。”

“25年了。”由于他拥有不轻易相信的个性,所以,他走遍地球每个角落去寻找最好的导师,一找就找了卅多个导师与喇嘛,“当然,我很调皮,我会关起门在里头问各种问题。”

多年以前,他以一身真实武打功夫架势,惊艳了看电影的人;多年以后,双手合十的他以踏实的“闻、思、修”,一步步领悟佛法真谛,同样让学佛的人赞叹不已。

“过去13年,明就仁波切是我一个信心的指导老师,但是,仁波切比我幸运,他买一送一(其父亲也是禅修大师),而我买一却无所得,因为父亲在我两岁的时候去世。”

“记得小时候,我特别喜欢思考,当时在想,长大后,一定要努力赚钱养妈妈与兄弟姐妹。”于是,他8岁开始练武,每天练8小时,这一练就练了10年。

“之后,去拍电影,不知为何,首部电影就是《少林寺》,还要演一个和尚。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也许这就是业力吧。”这部电影在1982年上映,他在戏中担纲主角少林小武僧觉远。

此电影推出后造成轰动,他成了家喻户晓明星,此后,他一直努力生活,以便更加有名、有钱,他想只要争取到这一切就会很快乐,“直至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突然觉得生命被卡住了,因为周遭有很多人不快乐。”

有钱没钱痛苦一样

“身边拍电影的人,很多人为了丢掉几万、几十万的金钱而躁急而痛苦,也有了为了几百万、几千万乃至几亿、几十亿,反正大家都痛苦。”那一段日子,不断在思考要如何才可以找到真正的快乐。

“像我们这种拍电影的人,听起来生活过得很好,但是,一辈子也无法像做金融、地产的那么有钱,如果我们无法弄清楚此生目的而就这样活此一生,一直都会有渴望与欲望,一直都会痛苦。”

他分享自己经历过名利权情的挣扎,挣扎到某个阶段才发现,有钱的还是有痛苦,没钱的也痛苦,只是造成困扰和情绪的量不同,“你的多一点,我的少一点,但痛苦的感觉是一样的。”

自年少开始,李连杰就是一个细腻且喜爱跟经常思考的人,不断吸取知识与反覆思辨。

“不同大小金钱的损失、夫妻跟儿女之间的家庭矛盾,有钱和没钱的人都会有,所以,是不是我们缺少了什么。”他书写《超越生死》这本书的初衷,正是希望鼓励更多人能够面对困难。

他认为,只要放大看、放大看、放大看,很多困难就不是困难了,“人类简单来看问题的时候,0到100之间可分为很好、还行以及不好三个阶段,不同年龄会把三个阶段互相移动。”

他开玩笑说,15岁的小孩子谈恋爱失败了,这段经历于他非常不好;若是放到30岁人的身上,可能还行,因为仍有许多机会,“我们会把这个好与不好分开,百分比会变动。”

再多钱亦不换真正快乐

明就仁波切在接受本报专访时提到,曾对他说,在修持禅法后变得更快乐、平静与开心了。随后,在二人对谈会上,仁波切也向抛出一个问题:“你认为究竟快乐是什么?”

他即场回答说,我们生活在一个相对的三维世界,中有相对真实与究竟真实,在谈到快乐的时候,一般处于相对的层面去讨论,“这个我也想了很多年,我觉得,不同年龄对快乐的定义不一样。”

明就仁波切送了一幅以藏文书写的墨宝给李连杰,上面写着“觉空”二字。

“我们常说开心与快乐,我的方法是先要找到什么使我不开心、不快乐。”他再次以0到100为计算单位,“可能百分之卅叫快乐,百分之四十叫还可以,剩下的百分之卅是不快乐。”

“所以,我会看着不快乐的部分,到底它是怎么产生的?找到了不开心与不快乐以后,我才能知道怎么把它根除掉。”他在专访中问到根除掉不开心、不快乐,剩下的是什么?

“肯定是快乐吧!我如果一昧追着快乐走,根本不理会什么造成自己不快乐、不开心,那永远解决不了问题的,因为你根本不敢面对它。”

“所以,你要面对它、看着它,完了跟它做朋友、了解它、放下它即可。去掉了不开心的,剩下的那个开心部分就可以展开了。”听起来就像中医找病因一样,除去不快乐泉源,自然就会豁然开朗。

怎样快乐?“从仁波切和很多上师那里学到,只要往里看,保持觉知,你给我再多钱也不会换,那个永远跟着我、永远属于我的,那个是快乐。”

看开点问题便不大

“我有过不少受伤的经历,同时也有疾病,它们带给我不少痛苦,仔细一想,我发现痛和苦是两件事,痛更多的是指肉体,苦更多的是指心灵,其实可以有方法让我们觉得痛但不苦。”

“多半人都会觉得:我很痛、我很苦,我很倒霉。”忆及昔日拍戏时,折断过手手脚脚,每次都问为何是自己,感觉特别痛苦,“学习后想到,那可能是前辈子错手打人的报应吧!”

“经此一想也就无所谓了,你会把不好的部分收缩,因为你觉得那是正常的。当我们把不能接受的转化成原来是可以接受的,一切都会好多了。”这说明心里的训练可以改变苦的感受,“看待苦会越来越开放。”

在求法的路上,李连杰向上师明就仁波切学习禅法,仁波切透露,他也从李连杰身上学习到太极,“刚刚(专访开始前)我俩才一块畅聊太极的精髓,他是个知识渊博的人,跟他聊天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他常常听到身边人在日常中诸多埋怨,“埋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如果可以,我们一起埋怨就好,就不用学了呀!”他表示现在的他更简单了,身上带着病也需要吃药。

“每天吃药时间到了,每吃一粒药时就想到……很多无常,不知死亡何时到来,赶快修行!很好,今天还活着,我要为社会或他人做些什么?”他说,同样的事情用哪个观点去看很重要。

言及于此,他提到人们常言的关键字─看开点,“如果你看的角度越广,很多问题就不是问题,所以,我们常说:看开点,看开是什么呢?那就是开广一点,开得越广越觉得不是问题。”

在这次疫情中,他觉察到,由于人们首次碰到这么大的问题,以致多半人都看不开,“我们也经历过四五次金融风暴,所以还是活着呀!把任何问题看开一点,就不是太大问题了。”

来了手心手背也必到

在接触数十年后,认为,我们的教育只是180度看世界且是单向教育,“但是,告诉我们,看世界可以360度,有整个视角去看相对的世界,还有三维世界的好与坏。”

是以更全面的方式,从不同角度去看待所有的问题,然而,我们的教育只看‘我想要的’,而把‘我不想要的’全部排斥,但是,恰恰你要手心,手背一定来。”毕竟这是个相对的世界。

“好比:年轻人喜欢开部小汽车带上音乐、载着朋友一块旅行,不多想的话是真美好!但他有没想过,在拥有车子的同时,需要面对油价涨、付公路费、可能撞到人或人撞你的状况。”

“有了这个因就可能就有这种果,因为那是手心及手背。”可是,现时的教育只想听手心,“这种事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因此,在毫无准备之下,一旦事故发生了,人就完全失去控制。”

“结果,一直抱怨:我怎么这么倒霉、怎么会轮到我、怎么会撞车……心中充满很多愤怒。”

“如果一个人及早知道有手心与手背的话,那就尽量避免手背,注意交通、开车不喝酒等等,加倍注意就是了。倘若事故真的发生了,也就比较容易接受,因为有车就有这个可能性。”

活到几百岁真的好吗?

从小就是习武之人,不免常听大人都会说:做运动的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或者一介武夫只知打打杀杀,“我不是这样的人吧?”自幼喜爱且经常思考的他想着怎么不变成那模样。

“我应当怎么样?”他常常想。为此,他偏爱看历史,五千年发生什么,五千年后会怎样?“大部分人都在学五千年的以前是什么,我经常会想五千年后会是什么,展开来看人类命运与发展。”

在专访及对话会中,他认真地开玩笑,说道:在三十到五十年之内,人类的科技纵使无法让人长生不老,也能够让我们活到300岁,“但是,我们有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呢?”

“人们只想看到300岁乃至500岁寿命有多好,但是,有没有想那是什么生活素质?如果是80岁坚持活多200年,又或者躯体局部可换上新硬件,但光有健康却不快乐,岂非如同长期坐牢!”

“若有人跟你说你可以拍电影,哇,好想拍电影多开心!但你还有800岁,所以仍有5000部电影要拍。”他对我说:“你还不能退休,因为你需要继续做访问,还有10万人等着你采访。”

“哇,我到底要不要活到300岁呀?”在场所有人哄堂大笑起来,他的一席话更是犹如醍醐灌顶,令人不得不深思。专访结束以前,他再次语重心长地说:“凡事都得看两面呀。”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李连杰

佛法

字游自在

子若

相关文章

字游自在|阁楼修炼独门秘笈 苏文强颜色江湖在这里

童阅房|读别人也读自己

钱小豪暴瘦惹担忧 网:打不过李连杰了

李连杰礼佛获住持亲自接待 老态明显全程要人搀扶

字游自在|把妈妈的话写成道理 潘斯里陈秋霞也乐给女儿做饭

童阅房|妈妈留下了“财产”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