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快步长廊

温任平

文 文 文

温任平:建文帝在逃:序陈蝶的武侠长篇(五)

文学的力量在于“藏”,陈蝶五十年从事文学,不可能不知道,作品意图与可用的技艺。“拿起还是放下”(To be or not to be),莎翁名剧《麦克白》(Macbeth)难局出现。象征超自我的毒姑姑在下一回被沙家帮杀死,祂的角色扮演完了。

 蜨姑回家,究竟家在何处?她留下的线索,作者并无交待。

 书中通过牛千斤——他有点像曹沾笔下的焦大,——兴致勃勃的追述南邦这些年的人事变异。焦大扯开宁国府的遮羞布,牛千斤这个憨直的大块头交代南邦一些未了情节:如毒姑姑被杀,蜨姑失踪。

 陈蝶早年读红楼,焦大投影为牛千斤,有它的互文性,增加不少文学趣味,但不造成所谓创袭的“影响的焦虑”(anxiety of influence)。另一人物林榕补充,坊间有人见过蜨姑在草香崖、惊马道、紫藤茶馆、莲邦茶楼与望秦坡出现过,这都是她与易雁寒当年会面、聚首的所在。


我给她一个Like

 陈蝶留下四大武林高手的姓名:秦乙仕、商常在、邢如灰与伊无诗,仔细揣摩,原来是“情已逝,伤常在,心如灰,已无诗”的谐音,陈蝶的“内功心法”倾向佛学的悖论,人生无常,伤痛是常。心灰意冷,还能写诗,还能风骚在台上朗诗,完成23万的武侠长篇。我在这里给她一个Like。

 (七)

 拙序的看法是,皇叔朱棣篡位,建文帝逃亡,后世传闻甚多,有人说他隐姓埋名,匿居乡野,有人说他剃了头,出家为僧,他是个一直在逃的尊贵皇帝。

 在第五章出现的萨立,高大帅气,少言寡语,但是有一种慑人的威严,蜨姑为其气宇吸引,傲娇的凌嫣亦为他矫装逃亡改名萨立的建文皇帝所慑。

 外貌不像大马华人,不像中原人士,他是西方、中东、马来人、中原人的组合。一脸胡须,像耶稣基督,像来自印度的达摩祖师。他本人是个悖论“他是无足轻重的人,他是与众不同的人”(He is Nobody, he is Somebody Extraordinary )。

 正如乌托邦的桃花源、伊甸园,也是“乌有乡”,男女的情爱尊贵、高不可攀,他们是一般庸众要猎杀、围剿的对象。建文帝在小说中从来没亲口说出他就是朱允炆,他在位四年,日常用语离不开“朕是”,在600年后的两重世界里,“朕是”成了口头禅“真是”。千舟渡、铁侠团一干组织,是三尺马华文坛的缩影,提供书中角色腾挪的舞台。

 建文帝以萨立之名出现得相当早,第六章就以胡须满腮的美男子的profile现身。建文帝被篡位,不仅象征国家管理的走向残暴,也象征情爱——从叔侄之情,到男女之情——的异质化,恶质化。

震慑高华气度

 小说的后续发展,众女生都为其气度之高华所震慑。这个仁慈的皇帝,从神话或象征的角度看,是个被追杀的爱神。这个世界不允许“圣洁情爱”的存在。爱神,在神话体系里,身兼多职,除了爱情外,还掌管容颜、愿想、生育、繁衍、婚姻。

 爱神得落荒而逃,不知所踪,祂的下落是个谜,正如爱情与情爱永远是爱慕、追求、挫折、伤害、错失,还有正反两面的猜谜。其间充溢甜蜜的揣测,莫名其妙的错过;心有灵机一点通,捕风捉影的幽微隐痛。

 建文帝恒在逃走,或许有人相遇不相识,更多人错身而过。贾宝玉与一僧一道在雪地出走,《红楼梦》的最后一句是:“白茫茫一片真干净。”(113 五)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快步长廊

温任平

相关文章

温任平:元亨利贞看“离火”运

温任平:黄金、比特币的地板与天花板

温任平:比特币在甲辰:武曲化禄对武曲化科

温任平:甲辰年的紫微共相、太岁与生克意义

温任平:甲辰年:三元九运的离火运肇始

温任平:建文帝在逃:—序陈蝶的武侠长篇(四)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