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民意

人人咖啡店

会员专区

众声

威尔钢的威尔

文 文 文

会员文|威尔钢的威尔:民政为何已无足轻重?全靠几个“全能倒米王”

我离开了民政党宣传局,这是我在大马将近6年政治分析及宣传的职涯中,最疑惑、最难过但又最自在的一段旅程。

 想当初,在我加决定加入民政后遭到了很多误解,甚至连些原本政治理念相近的朋友删了我面书、断联。有亲友在得知消息后深夜致电,把我臭骂一顿,惹得我回怼“不然你来养我?”。为了一次性解决困扰,我在面书发出长文声明“加入民政的主因是为了生存,同时希望借助民政让社会减少分裂。”

 入职的首两个月,因为上层不受党员欢迎,我必须“多做一些事”让我未来的工作轻松一些,东奔西跑参与各州大会、挖掘党史,也积极和年轻党员探讨国家愿景。过程中,一些党员在听说我的想法后“慕名而来”加我面书与我交流。

 原本只是为了让我工作顺利的行动,却让我对民政“大改观”。我看到民政内年轻一代在积极履行在野党监督政府的工作、有年轻人与国盟党员互怼坚持信念、也有人在党选后立即归队,为民政拼搏。


 反观当权派,有掌握数职的人利用职权打压异己、有拿督前脚说“党选完应和解”,下一秒却用“你的人、我的人”对党员分类、也有人拿鸡毛当令箭,指示宣传局“禁止针对某贪官的案件”发声明。

 这些年来,行动党、公正党、马华、巫统都曾有我的身影,我偶尔外围提供协助、偶尔内圈工作,也偶尔直捣黄龙,跟着一些政治人物直接“手牵手,脸对脸”。

 民政式精神分裂

 “讨厌政党高层,但赖死不走的”在各政党都有,但我从来没看过规模达到民政这个比例的“赖死不走派”。他们无论对当权派如何不满,许多党员选择的是“装睡”,而非出走。虽说装睡的人叫不醒,但这些“装睡”党员有时会突然醒来,恶心一下当权派,然后又嫌浪费口舌一屁股坐回“梦乡”。只是数月,我就目睹了好几次这种诡异又有趣的戏码。

 但这其实代表了民政的核心思想、理念与所谓的“民政精神”是极其强大的,让党员们“睡而不离”,依旧对改变抱有希望,即使面对背离原则的当权派。但这同时也代表了以区区94票险胜党选的全国主席在其左右臂膀的助攻下,是如何以“实力”成为民政团结的“倒米王”,不管党员理念多坚强,总能让他们“装睡”。

 回想十四届大选,我曾批华社“精神分裂”,一边抨击种族主义,一边又为马哈迪“洗白”。但走过民政这一遭,我想我需要重新调整我的三观和说法,因为没有一个大马人能比民政党员更“精分”。面对被少数人弄得乌烟瘴气的党,他们仍死赖着不走,即使沉睡,也梦想着“重振民政”,幻想民政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民意

人人咖啡店

会员专区

众声

威尔钢的威尔

相关文章

独家-深新闻:Part 2|恶霸律师 傅协祥 郭靖精神 为国为民 学习张无忌 跨过坎坷

会员文|陈钰莹:大家长电检局发号司令了

会员文:锡家年华(第3篇)|李振和炼锡致富建豪宅 Birch House 见证传奇

独家-深新闻:Part 1|恶霸律师 傅协祥 以武护己以法服人 行侠仗义 怒火街头

甄子曰专栏:安华身不由己|会员文

会员文|宋明家:大马学生在课室睡了3.6年!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