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会员专区

会员文

医罗万象

罗华伦

文 文 文

会员文:医罗万象|人生有Take 2?正确认识肾移植吧!

传统观念中,总认为“死者为大”,应尽可能保持遗体的完整。因此,器官转移被认为是一种“二次伤害”,殊不知这其实是生命的延续……

米拉(化名)从医生口中得知,她的脏丧失功能了!米拉是一名Ⅰ型糖尿病(遗传性)患者。她在年轻时,就意识到自己的功能可能会恶化,所以早早就主动接受健康检查,密切监测自己的血糖水平和功能。

尽管她努力采取一切必要预防措施,防止功能受损,依然无法改变功能逐渐丧失的事实。如今,她面临着不可避免的命运:由于她的脏已经完全丧失功能,她只能依靠血液透析(俗称洗血)维持生命。

医生为米拉做了活检,发现她原来患有局灶节段性小球硬化症(Focal Segmental Glomerulosclerosis,FSGS)。她最近还被诊断出患有高血压和高血脂。在接下来的3年,她接受了透析治疗,过程不易,她发现自己尤其难以遵从科医生要她限制液体摄取量的嘱咐。衰竭患者的脏失去了过滤和排泄功能,假设摄取过多液体,使大量水分滞留体内,可能会引起肺积水,从而导致呼吸困难。不仅如此,她还因免疫功能低下,而必须面对恼人的复发性尿路感染。

米拉知道接受透析治疗的衰竭患者的平均存活期仅为5~10年(尽管有些患者可能存活20~30年)。眼下,她把希望都寄托在脏移植上,即俗称的换。然而,由于罹患多种并发症,她担心自己可能无法在手术中幸存,医生也无法保证手术将平安无事。她正处于人生的十字路口,迫切需要一个明确指引。

怎么造成衰竭?

有很多患者与米拉一样,不了解什么是器官移植,也不知道它的益处和风险。

慢性衰竭可能由多种因素导致,但最常见的因素是患者罹患各种无论是遗传性或后天性的慢性疾病,例如糖尿病、高血压和高血脂。此外,那些滥用止痛药、随意尝试各种传统草药、因结石导致脏长期梗阻的人,或是患有多囊病和狼疮等罕见进行性疾病的人,也可能会罹患衰竭。

慢性衰竭是由疾病数月或数年长期伤害脏才会发生,而急性衰竭则可能由于严重脱水、大量失血、急性梗阻或严重的全身感染(败血症)而急性发作。医生必须为患者揪出真正病因,这是十分重要的。衰竭患者的常见症状,包括极度疲劳、恶心、偶尔精神错乱、注意力不集中、下肢水肿、脸部浮肿、皮肤瘙痒、四肢抽筋和食欲不振等。

医生可以通过血液检查、尿液检查,以及超声波检查或电脑断层扫描等影像学检查,以诊断患者是否有损伤问题。不仅如此,医生也必须帮助病人找出他们是否有各种可能引发损伤的风险因素,这是非常重要的。只要能够及时发现脱水、败血症或梗阻等原有病症,并对其展开治疗,则有可能帮助患者逆转急性衰竭。对于慢性衰竭,血液透析(将患者的血液抽出体外,经过血液透析机的过滤和净化后,再将血液输送回体内)和腹膜透析(往患者腹腔灌入透析液,让体内废物透过腹膜中的毛细血管移至腹腔内透析液中,再引流出体外)是主要的治疗方法。此外,符合条件和严格标准的患者,则可选择移植。

者是谁?

一般来说,移植的来源有两种,即活体脏捐赠移植和遗体脏捐赠移植。

对于活体脏捐赠移植,捐赠者必须具备下列条件:合理的身体质量指数、健康无疾病(特别是没有心脏和肺部相关疾病)、没有活跃的恶性肿瘤、没有活跃的细菌感染或病毒感染(例如性病)、心智正常、血型和组织配型与受者相匹配,以及两个脏功能正常。

假设与受者关系密切的人,愿意捐献自己的其中一个脏,他将被称为活体脏捐赠者。家庭成员在血型和组织配型方面更有可能与受者匹配,然而这却不能一概而论。必须留意的是,不同国家和机构对活体脏捐赠者有着不同的要求和标准。

遗体脏则来自脑死者(Brain Death)或心脏停止后死者(Circulatory Death)的捐赠,他们都在生前通过器官捐献管理机构登记成为器官捐献者,或在生前明确知会家人,同意在身故后捐献器官。医生同样需要为受者和遗体脏捐赠者做常规的组织配型、血液配型和超声波检查。器官捐献者可以选择捐赠所有器官或特定器官,其中包括脏。遗体脏捐赠移植同样设有纳入标准和排除标准。

谁适合做移植?

事实上,并非所有衰竭患者都适合做脏移植。

对于需要透析治疗的的衰竭患者,理想的受者应该是围手术期死亡率较低、手术后能够严格遵从医嘱,以尽可能延长预期寿命的受者,即移植后存活至少5年的可能性为80%。受者的排除标准,包括受者患有可能对预期寿命产生重大影响的疾病(例如心脏疾病、血管疾病、糖尿病和恶性肿瘤)、患有某些不受控制的感染,以及无法遵从医嘱,接受复杂的药物治疗。患者是否能够严格遵从医嘱和按照计划接受治疗的能力是非常重要的考虑因素,特别是手术后能否长期按时服用抗排斥药物,以避免移植后出现排斥反应。

捐赠者和受者都必须清楚了解移植手术的风险,例如出血、感染和伤及邻近器官。受者在手术后可能会面对各种并发症,例如严重的排斥反应、动脉阻塞或手术缝合部位漏尿,这些并发症会继而伤害功能。医生必须为患者处方药物管理各种手术后副作用,同时也须紧密和定期地为病人做血液检查、尿液检查和超声波检查。这是为了确保移植的脏运作良好,同时也可追踪患者的整体健康情况。

重获新生代价

器官捐献可以延长受赠者的寿命,并且大大改善他们的身体健康。这是一件非常崇高的善举。

要家属在快要失去亲人的悲痛和压力下,评估患者生存几率并做出关于器官捐献的决定是非常困难的。对于活体捐赠者来说,在接受手术之前需要权衡手术的并发症和死亡风险。捐赠者还须牢记,他们在手术后需要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以确保自己不会罹患各种会伤害剩余脏功能的疾病。不仅如此,捐赠者也必须定期做血液检查和超声波检查,以确保功能良好,同时排除剩余脏是否有结石或恶性肿瘤。

与其他手术一样,脏移植是一种需要高精度的复杂手术。医生虽然希望每个受者在术后都能重获新生命,却又无法保证每个脏移植都是成功的,更不用说活体捐赠者和受者各自要面临的健康风险。脏移植医疗团队需要携手教育患者及其家属,确保他们对脏移植有一个全面的理解。

生命延续

一位痛失儿子的单亲妈妈为米拉伸出了援手。她十几岁的儿子在上学途中,因为交通意外导致脑部严重受损,在紧急送达医院后,即被医生宣判死亡。加护病房的医生温和地询问这位单亲妈妈,是否愿意让儿子成为器官捐献者,捐献器官帮助在世的人。这位单亲妈妈起初犹豫不决,但清楚地记得年幼儿子曾经表达自己要成为器官捐献者的愿望,还记得儿子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成为救人性命的医生。她意识到自己必须赶紧做出决定,因为在器官开始恶化之前,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重要。经过短暂的祈祷和深思熟虑后,她同意让儿子成为器官捐献者。

米拉就是其中一位接受这名男童器官的受赠者。米拉接到电话后,即刻赶到医院。在听了脏移植外科医生亲自的详细解释后,她决定冒险做移植。幸运的是,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手术,米拉没有经历抗排斥药物带来的各种副作用。现在回想起来,米拉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也深深感谢死者家属同意捐献器官。米拉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捐赠者是谁,但她有了人生中的第二次机会。如今,米拉积极参与各种醒觉活动,以提高人们对脏移植的认识。对她而言,这是她向帮助她的器官捐赠者表示感谢的一种方式。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会员专区

会员文

医罗万象

罗华伦

相关文章

会员文:生活品味|关德辉父女参与慈善联展 用绘画说爱

甄子曰专栏:让真相淘汰谎言|会员文

会员文|洪伟翔:你爱国但国家爱你吗?

会员文|林恩霆:郭素沁接弹 魏家祥躺枪

会员文|刘永山:开放学额解医生荒

会员文|邱仁杰:保国从保警局做起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