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钓游天地

会员专区

好好生活

文 文 文

会员文:钓游天地|乘风破浪 钓过年鱼!

半年多没出海“打铁”,心血来潮,添些过年佳肴。

想想也快半年多没出海“打铁”,恰好好友阿弟预定的渔船还有空位,也恰逢我的休息日,查了查日历,正好小潮,适合打铁,我就报名参加了。

出发日期转眼便到,我和阿弟、锦鸿约好先在巴生班达马兰某嘛嘛档吃完早餐后,再一起前往停船码头登船。六时正,大伙都到齐了,船长Kevin解开船头绳索正式出发。

Kevin说,最近北部鱼情较难搞,他这几天都往南部火船路线附近的深坑海底水草小山丘钓红鱼和红鰽,还比较肯咬铁板。最后,大伙一致同意玩南部,希望能遇到大票红鰽群。

从码头出发后,便通过吉胆岛后方小道向南部大海驶去,我乘机钻入船舱休息室睡觉,虽然船舱室内闷热,至少还可闭目养神片刻。

打响第一炮

约四十分钟路程,船突然慢下,还以为是到标点了,从船舱里爬出,发现原来是Kevin停船让队友们小解,我也加入小解编队,之后再走个二十多分钟就抵达了首个目的地。

我站在Kevin身旁学习偷师。Kevin先在钓场慢走且在GPS上钓场的位置圈点,再慢走探测钓场范围、小山丘的高低等,再从风与潮水的流动中,规划钓鱼船从钓点上方一二百尺距离由上逐浪潮漂下的路线。在马六甲海峡玩慢铁(Slow Jigging),铁板比在北根玩的轻型铁板来得重,由于钓场较深,多在四十至七十米的泥床深海,因此所用铁板是从200克至350克重的慢铁板,如此才可在较快时间内送至底部。

停船后,我们便从上方开始缓缓漂过钓点,在漂出钓点外围后再返至上方重新漂过,有时因风或潮水走向,钓船偏离轨道,不在钓点上漂过,钓友们放下的慢铁板便无法有效地出现在藏鱼标点上。船长可在GPS显示中得知此事,因而会在下次停船漂下时,停于标点上方的不同位置再次漂落。

大多数时候,我们可在声纳探测仪屏幕上看到贴着底部或离开底层5至15米水层的略带橙色的鱼标踪影,待钓船漂过标点上的位置时,我们放下的铁板便会遭到海底红鰽鱼群或石斑袭击。

第二轮重新漂过标点时,站在船后右侧的我率先中鱼,打响了今天的第一炮!轻松拉起今天第一条渔获——近三公斤的舢板跳一条。

拍照后,Kevin问起谁要吃咸鱼,有人order说要,Kevin便拿了条绑冰袋的绳子,把鱼尾绑起倒挂船后的插竿座上,直接晒起了太阳。漂过标点后,Kevin叫收!大伙们收起铁板,钓船再次往上方不同方向漂落。没有人中鱼,Kevin往下一个不远标点开去。

笔者打响第一炮,轻松拉上舢板跳。
笔者也在红鰽群里拉上一条拍照。

“红色“鱼讯来临

船速放缓,想学习驾海钓船的我便出现在Kevin身旁偷师。这次我们看到屏幕上从右边慢慢出现深浅不一的大团橙色鱼踪,阿弟与我及Kevin互相打了个眼色笑了笑,Kevin便在GPS屏幕上按下圈点,将船停在上方显示250尺处,慢慢随潮水及风漂下,我站在船尾故意不下钓,拿出香烟点上,此时大伙们都急不可待地纷纷下了铁板。

往声纳机及GPS两个屏幕上盯着看,待剩下约二十米距离便抵达标点位置时,放下铁板,说时迟那时快!站在船头的阿弟及两位钓友先后打钓喊中鱼了!我也马上放下铁板,此时声纳探测仪屏幕上显示船正从山坡上慢慢漂过,代表我最后下的铁板刚好向着海山底部着陆,Kevin大喊triple!fourple!

原来是站在我隔壁不远的Brian猛力打钓,我心想着铁板快点到底,左手指小力抓着下潜铁板的钓线,突然停顿一下再向前转动拉出钓线,马上意识到是鱼讯,左手自动扣住渔轮摇柄转动锁档,最新Tokayo SG 1号竿马上被钓线拉弯了头,我嘴里喊着:原来是铁板差不多到达海底时就被咬去了!马上大力扬竿打钓!中!扬竿后立马又往海弯下身去支支作响地出线再收线!Kevin连忙大声喊:又中又中!

一时间,整架船的人都忙起来!也有人不慎中途脱鱼或者打钓失误钩不稳跑鱼,最后只有四条大小红鰽鱼成功在这轮漂流钓上船,Kevin帮我们一一将鱼提上船,大条的则用鱼唇夹夹着提进船内,快速将鱼嘴上的铁板钩子取下,叫我们快点再放回下海,因为船还在标点上!

Brian 在一个漂内幸运拉上两条大红鰽。
锦鸿在这个Trip拉上好几条红鰽及石斑。
两条鱼同时间咬上了站在一起的锦鸿与细强铁板,齐齐上船拍照。

过年鱼有着落

Brian钓上一条目测接近三公斤的红鰽后,连续再放下铁板至海底,便再次咬饵打钓钩鱼。我的两公斤红鰽上船拆钩后,也要马上再次放入海底,却不慎将铁板收得太短,铁板撞到竿头的圈子内,黑墨石圈环脱落,导致此竿无法再正常使用,必须马上剪掉铁板前的前导线,卸下渔轮换竿。

错失黄金机会,我、Brian 、锦鸿与阿弟,还有站在船头的钓友在同个漂中各连续钓上一两条红鰽。钓鱼船再重新漂过,不过刚才的大团深浅橙红色鱼群踪影已散,因为钓友们好几次打钓中鱼后脱掉,鱼群受惊四散。

当天钓上最多鱼的幸运儿,红鰽,山君,金骨全部一共7条。
三四个漂的成绩,当然要来个大合照啦!

漂多几次,咬讯零星,再拉上一两条小红鰽,鱼讯便停。鱼群散去,不再积极咬铁。此时也已中午十二时半,潮已退尽,Kevin说最近这几日南部咬讯皆集中于退潮时段,找到鱼群,能拉上多少是多少,一旦鱼群受惊后便会迅速消失,不再咬饵。

在这之后,我们更换钓点尝试,直至下午五时半收档,船上再添几条红鰽、公斤级石斑、一条大山君及几条舢板跳,我亦多添一条舢板跳直至钓游结束。农历新年将至,冰箱有鱼,做过年菜时就有新鲜红鰽鱼吃了。恭喜发财!

阿勇说红鰽群怎么可能没我的份。

特约:Steven Ming
──专爱拟饵诱骗蛇头鱼类,除了钓鱼,也制作钓鱼短片,为报章及钓鱼杂志写稿。──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钓游天地

会员专区

好好生活

相关文章

会员文|郑钦亮:两只大象打架你是鹿

会员文|姚泰利:范冰冰留下什么?

会员文:我的老板是我爸(第10篇)|“最开心 被赞炒到好” 父女炒法不一‧粿角仍香喷喷

会员文:修身养性|小妹妹光秃秃不必心慌慌

会员文:我的老板是我爸(第9篇)|孝子弃烘焙接手家族生意 回家 为父母煮咖哩饭

甄子曰专栏:蛋蛋的忧伤|会员文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