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字游自在

子若

旺旺一条龙

龙年大吉

王国政

龙头鸾笔

文 文 文

字游自在|王国政藏身渔村传统手艺人 庙里有支龙头鸾笔好办事

 柔佛峇株巴辖半小时车程以外的地方,有个名字叫石文丁(Kampung Segenting)的渔村,小小渔村里有6间庙宇,有的已有百年历史,因此吸引许多善男信女前来祈求平安。隐身在此渔村的还有一位鸾笔雕刻及制作匠人,他是“政艺雕刻”的,而鸾笔是华人道教扶鸾仪式中的重要法器,看过其创作的人,就明白到高手真的在民间!

高手在民间!王国政与他亲手雕刻及制作的龙头鸾笔,桌上绝大部分是他的呕心沥血之作,过去21年来,他制作的鸾笔超过一百支。

那一天,从居銮(Kluang)驱车到石文丁一趟,把车泊好之后,先是经过崇岩宫,再到拥有逾150年历史的崇龙宫,与预先约好的会面。老远到此地,事出必有因。

有人祈求平安的地方就有神明,而民间请示神明方法大不同,扶鸾是其中一种,“神明通过正鸾与副鸾推动鸾笔于桌面或沙盘上写字,再由桌头(亦称文生)抄录成文字。”

他说,扶鸾的人叫鸾生,期间写下的文字叫鸾文,扶鸾所用的法器则是鸾笔,“正鸾与副鸾各扶鸾笔左右手柄请神,倘若请神仪式中无桌头亦无妨,正、副鸾生也可负责记录。”

王国政用爷爷做到一半的鸾笔作人生首个尝试,万万没想到,从此走在这条匠人的路上,这把鸾笔算是爷孙俩的合作作品。

“他们是鸾生而非乩童,在我们这里,神明是降驾在鸾笔上,为此他俩还保持清醒。”他以所见经历告诉我,惟有有机缘的人才能负责拿鸾笔,“不是随便找个人就可以操作鸾笔的。”

“从烧金纸到拿香料拜神与请神,这个扶鸾仪式需要时间学习。”他表示过去的人都通过这个方式来解决生活中的奇难杂症,“大概三四十年前,我的爷爷曾担任崇岩宫的鸾生。”

“他会定时到庙里执事,尚记得,早年村民都不必到诊所看医生,反而是到庙里让爷爷请出神明来出药方,然后到中药店捡药即可。”他说,泻肚子、喉咙痛等诸病皆会以此方式处理。

在扶鸾活动过程中,鸾笔无疑扮演重要角色,“不论是妈祖、王爷、太子或玄天上帝庙,请神都会用到鸾笔。”他说,也有人称之为龙头鸾或龙头乩。至于为何有此称呼,此为后话。

这把珍藏在家中的龙头鸾笔是爷爷的作品,据王国政透露,已经有将近卅年历史了。

家有近30年

不说不知,其爷爷王水山不只是鸾生,还是当地著名鸾笔雕刻与制作人,“我家的神台上还保留了一支爷爷亲手做的鸾笔,这支以红与绿色为主色调的已有近30年历史了。”

在石文丁众庙里头,每一间庙都会在内殿金身(雕像或塑像)摆放各自的鸾笔,有的甚至拥有十多支鸾笔,“太多支鸾笔的话,有的人会做橱架来摆放,不过并非每一支都会用到。”

“一间庙的鸾笔,有的会传承下来,有的则没有;那些传承下来的鸾笔,必定是早期有人使用过的,可惜的是,往往因着年轻一代不再跟着传统风俗,以致不再有人接手鸾笔的使用了。”

无论世界怎么转变,至少还有他依然走在这一条匠人路上。当中石文丁的昭仪宫和天后鼎都有他手工制做的鸾笔,而卅八岁的他又是如何守在这个趋向冷门行业的鸾笔雕刻与制作事业呢?

全职经营把兴趣当饭吃

因着爷爷是鸾生且是鸾笔雕刻工匠,自幼就对鸾笔不陌生,到了十七八岁,他在好奇心牵引下,把爷爷雕刻到一半的鸾笔拿来试着雕刻,“叔叔有教过,自己再摸索。”

“当时只当成兴趣。”后来,踏入社会工作,他都会利用空余时间雕刻与制作鸾笔,“那些年每年只做两三支鸾笔。”由于年度产量不多,以致他每次完成创作都会留下深刻感觉。

“每一次都跟上一次有别,满足感满满的。”他最后一份工作是当货仓管理员,疫情前就面对裁员命运,“原本打算再去找一份新工作,没想到,陆陆续续接到鸾笔制作订单。”

爷爷留下来给他的雕刻工具里,有专刻麟片的弯刀与小弯钩,还有用于平面的平刀。

在这种情况之下,2018年他索性当起全职鸾笔雕刻与制作师,“时至今日,这个行业已经趋向冷门了,国内也没有多少个人全职经营这门事业。”但他始终视之为兴趣,一门深入到底。

“以前经常有人对我说:兴趣不能当饭吃。但事实证明是可以的,那么,我就一直做下去。”他现在每年都会完成十多支鸾笔,承接过最远的订单来自汶莱,“当时也吓了一跳。”

说明只要功夫深,化木头为精致鸾笔,哪怕隐身于渔村亦有人识,“每一次看到顾客露出满意表情,我就特别开心了。”鸾笔不只是法器,还是艺术品,他更是在民间的传统手艺高手。

野山木制作鸾笔不易断

鸾笔是一把呈Y型的木笔,其尾端加缀的一小截为笔头,“一般上,我会用野山木制作鸾笔,也就是实木,因为它比较重。”解释,在扶鸾仪式上,降驾的神明可以是文亦或是武。

“若是文的神明就只是推动鸾笔写字,偶尔作敲打罢了;换成是武的神明便会不断敲打,如此一来,鸾笔若非用实木,往往用不到一年就断掉。”至于木料来源,他跟委托人分头行事。

“有的要自己找,有的则由委托我制作鸾笔的人送上门。”平常他都会密切留意哪里有要开发的园丘或芭场,“木料即将用完、只要有人通知,我都会赶去物色即将被推倒的树木。”

金身龙头鸾笔一出,谁与争锋?王国政特别展示这把由四叔王启坚制作的作品,并且说道:“这种天然三脚木料非常难找,一百支里头也难遇见一支。”

他指出,不是每一棵野山树都能用,使用的木料还得看委托者需求,“有人会要求用柳树或柚子树。”他最常遇到的是,有的人直接到园艺厂物色所要的树。

“试过有个委托人到外地买树,然后通过电话视频让我鉴定是否能用,我便依照树桐大小来作定夺。”实际上,他也不能百分百确保最后是否用得着。

“因为有的树桐外观看起来完好,可惜内里是损坏的,这是经常会发生的事。”他曾经遇过四个树桐之中,其中三棵都无法采用。

龙头顶上刻着 “关” 字代表关帝爷。

挑黄道吉日画睛开眼

哪个部位的雕刻过程最具挑战,早已驾轻就熟的说,难度系数都一样,唯一担心的是雕刻过程出现失误,“毕竟绘图只是概念,画的时候也会失算,未必可以真正落实到雕刻中。”

“若是遇到无法雕刻的,必须马上转换设计方向。”他还说,如果雕刻过程出现木材掉落的情况,还得急中生智把损坏掉部分削掉,“改成其他模型。”雕刻完成后,接着得做什么呢?

削形/ 草稿/ 雕刻 这是前期制作工序。

他不假思索马上回说:“打沙、磨平;打底、上色。”他声称,鸾笔的色系也是取决于委托人的选择,“对方会告知以红色、绿色还是其他颜色为主色调,若是没有指定那就随我搭配。”

“上了彩绘,若不行就调整。”他所用颜料是金属漆(metallic paint),上金属漆前需打底,底漆的颜色取决于主色调,“绿色就以黄色打底,亮色便以白色打底,灰色则是通用的底色。”

上了底色的龙头鸾笔,正等待上色。

“完成打底与上色,最后是涂上亮漆(lacquer),上过亮漆的木头即使曝晒也五年不褪色,随后,让几近完成的鸾笔晾在一个角落,由于我采用慢干漆,所以至少需要三四天才干透。”

手柄上的麟片是用弯刀与小弯钩精雕细琢出来的。

“最后一个步骤是画眼珠,这需要挑选黄道吉日来开眼。”他指出,黄历中的破日与收日都不宜开眼,通常是成日、建日与满日才行,“当天也不能与我的生肖相冲,当然更不能冲龙。”

开光仪式前后遵守禁忌

对经验老道的来说,做一支普通尺寸鸾笔需要一个月,大尺寸(以三尺为标准)则需时半年,他强调,同时间只能雕刻一支鸾笔,“每支鸾笔雕刻概念不一,同一时间处理会混淆。”

“后期的上漆工序则是可以数支鸾笔一起处理。”当他把完成的鸾笔送到委托人的庙里后,“启用一支新鸾笔之前,需要有开光仪式,仪式内容胥视个别庙宇做法。”

“有的庙方会请道士开光,若是无道士则由庙内拿鸾笔的人负责开光,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有自个的仪式。”他透露,新鸾笔的启用仪式多半会落在神诞正日或前后日,场面相当热闹。

也因为这样,每逢年头及年尾他接到的鸾笔制作订单特别多,反观,年中的订单会较为淡静,“庙方都赶在神诞之前收到新鸾笔。”在启用鸾笔前后,他表示都有一些禁忌需要遵守。

“在制作过程中,女生是不能跨过相关木头;开光之后,若是庙里鸾生清一色是男的,女生就不可触摸相关鸾笔;换作有女性鸾生的庙里,则不会有这样的禁忌。”

采用多年的龙头鸾头会出现破损,这是岁月留下的痕迹。

至于用了许多年后的鸾笔也需要修复,而他也是那个修复师,“曾经受庙方要求修复爷爷制作的鸾笔,那支鸾笔已呈断裂和脱色,损坏程度相当严重。”

经过他巧手修复后,爷爷的鸾笔焕然一新,“它成了该庙镇庙之宝。”他指出,该把鸾笔的年岁可能比他还大呢!“仍可以看到并修复到爷爷的鸾笔作品,感觉特别好。” 这是藏身在渔村的匠人,用匠心做好一件事。

尺寸大小视扶鸾者喜好

接获委托人所要的树桐后,即把它放置在屋外太阳底下晾干逾一个月,“若是遇上雨季就把它放在五脚基自然风干。”他说,此阶段不宜削树皮,主要是关注树桐晾干后的状况。

“每一棵硬木都会出现开裂情况,因为树干除去水分之后必呈干燥,我得观察它裂多还是裂少。开裂太深便无法使用,反之,轻微开裂还可以削掉。当然,还得看削掉后的面积大小。”

他有感而言道,是好是坏全看运气!有块好木料在手,他便进入削形阶段,“也就是把它削成Y字型体态。”当天所展示的原木头中,但见他把粗糙的原木削成较细、较滑的Y字型木枝。

这是王国政制作过最大尺寸的三尺长龙头鸾笔,上图展示的是其草稿图。

至于鸾笔的大小完全是按照委托人意愿执行,“最大做过三尺,最小不到一尺。”当天他给我欣赏的陈品之中,全绿色的那支鸾笔特别大,“这个大概有两尺。”

据他所说,鸾笔的大小纯粹是使用者的个人喜好,不存在任何定义,“有的扶鸾笔的人习惯使用或觉得一尺多的鸾笔好用,那就成了他的标准尺寸。”

“当然,也有的是由神明做指点,但其实,过大或过小都难用。”对他而言,不论尺寸大或小,他都尽一切努力将它做到最好为止。

手柄雕龙须麟片添美感

一旦确认鸾笔尺寸后,跟其他领域的设计师一样,也会起草稿图,只不过,他的草稿是画在木料上,此工序将着重于笔头的造型设计。

除了龙头样式,也有的是凤头或鸾头。

“几乎清一色都会选择龙头,当然也有人挑选凤造型。”他说道,作为华人的吉祥之物,龙头最显气势,况且,中国皇帝的装饰都以龙图腾为主,“它带有王者的风范呀。”

既然龙是毫无悬念的选择,他也就练就一身功夫设计出不同,“有的人会要我参考过去所使用的的造型,我大概跟着所出示照片里的原型起草稿。”

若是委托人未有指定,他则得以发挥个人设计专长,创作出众且出色,“一般都得靠灵感,画了大概后,看看适合与否,若是觉得不理想就重画。”他全然沉醉于此创作过程。

为了凸显每一支鸾笔的独有设计,他声称,多半会在眼睛部位下功夫,“其他局部设计则得胥视木头的大小,并非每一种设计都能雕刻出来,有的木料并不适合过于复杂的设计。”

另外,还可以大展其设计理念的是Y型分叉处,“那是鸾笔的手柄。”他提到其早期作品里面,通常只为手柄雕上麟片,如今则会添加龙须,以增添鸾笔的美感。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字游自在

子若

旺旺一条龙

龙年大吉

王国政

龙头鸾笔

相关文章

字游自在|千金买得心头好 蔡再鸿家有里间电影海报房

童阅房|不必秒读秒回的从前

字游自在|阁楼修炼独门秘笈 苏文强颜色江湖在这里

童阅房|读别人也读自己

字游自在|把妈妈的话写成道理 潘斯里陈秋霞也乐给女儿做饭

童阅房|妈妈留下了“财产”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