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穿越古今

愚人

文 文 文

愚人:智利1881——如何消灭一个民族

大家都知道,马来西亚的政治永远围绕着民族这个问题。我国的政客和人民也普遍有着非常高尚的民族情结,十分担心自己的民族“被消灭”--也不论现实情况是如何。

不过,民族的灭亡固然是个悲剧,因为这代表数千年的文化和语言,就此从世上消失。一个民族是怎么灭亡的?我们可以看看19世纪南美洲最南方的角落,一个叫瑟尔科南(Selk’nam)民族的故事。

1)两个世界相撞

火地岛(Tierra del Fuego)是巴达哥尼亚最南端的大岛,此地气候寒冷、土地贫瘠,瑟尔科南人自古生活于此,以采猎维生,并有成熟的社会结构。

瑟尔科南人第一次和外界接触是1521年麦哲伦的环球航行,麦哲伦见到岛上烽火通明,故称此岛为“火地岛”。在随后的数百年里,除了偶尔经过的船只外,瑟尔科南人几乎和外界毫无接触。尽管法国、英国和西班牙都想染指火地岛,但都因为恶劣的环境而失败。


19世纪初,南美洲独立战争后,新独立的智利鼓励冒险家和私人企业到南方开发,从此展开瑟尔科南人和殖民者之间的冲突。殖民者在火地岛上发现黄金,闻风而来的冒险家抢夺瑟尔科南人的土地,他们的弓箭不是殖民者火枪的对手,因而节节败退。

然而,真正的灾难始于1881年,畜牧企业把绵羊引入火地岛,把这座与世隔绝的岛屿和国际资本主义联系在一起。因为这座岛的气候非常适合绵羊生长,因此,企业大规模放养绵羊,并把羊毛卖到英国的纺织工厂,由此获利巨大。

由于放养绵羊需要辽阔的土地面积,因此,企业不断开辟新牧地,凡是绵羊所到的地方,企业便驱赶当地的居民。仅仅20年内,岛上的绵羊数繁殖到200万头,而每一头绵羊的诞生,都代表一片新开辟的牧地。

火地岛上的植被被萤食、物种被猎杀,瑟尔科南人自古以来赖以维生的环境受到毁灭性的破坏。

为了生存,瑟尔科南人只得捕猎绵羊,而这又很快受到殖民者极端的报复,畜牧企业雇佣冒险家猎杀瑟尔科南人,他们每抓来一个瑟尔科南人,就能得到1英镑奖金。

很快,凡是敢于抵抗的男人都被杀害,女人和小孩被奴役;被抓走的人不是被殖民者收为奴隶,就是被送到天主教会去接受“文明教育”。

殖民者的暴行在1895年传到智利政府的耳中,法庭旋即开始审判,然而最后的结果却是如此:“众所周知,火地岛的原住民活在野蛮之中……他们不具有法律地位……”这场审判正式合法化火地岛的殖民运动。

于是,“文明”的殖民者挥舞名为“资本主义”的利剑,把“野蛮”的瑟尔科南人消灭。

1880年,火地岛估计有4000瑟尔科南人,短短30年后只剩不到279幸存者。

1974年,最后一位纯正血统的瑟尔科南人病逝,科学界正式宣布瑟尔科南人灭绝。

2)谁灭亡了?

但是,许多曾被奴役的和混血的瑟尔科南人后代,通过口述历史、文物和历史照片等方式,重拾自己祖先的历史。2023年,智利政府正式承认瑟尔科南人的地位以及殖民者种族屠杀的责任。这个曾今灭绝的民族,已经再次复苏,人口达到1000多人。

我们国家也有这样的民族,他们濒临灭绝,活在社会的边沿。他们的名字是特莫克族(Temoq)、卡纳族(Kanaq)、杜阿诺族(Duano),还有更多你从没听过的Orang Asli。和瑟尔科南人一样,他们被视为“野蛮”,所谓的“文明”消磨他们的文化和语言,逐渐的把他们融合到主体文化之中。

所以,哪个民族要“被消灭”了?或许不是一些政客所认为的民族,而是一些连申述的机会都没有的民族。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穿越古今

愚人

相关文章

愚人:1959新加坡:建立完美的民主

愚人:世界很乱国防不能软

愚人:杯葛是弱者的武器

愚人:简谈二战俄罗斯法西斯

愚人:简谈二战乌克兰纳粹

愚人:乔治华莱士——种族主义者的救赎?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