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李红莲

艺犹未尽

文 文 文

李红莲:酿造传统创新米埕

常常觉得遵循传统,需要有一颗很虔诚的心。唯有虔诚,才能一步一步复刻和追寻那渐渐消失的事物。有时也会质疑,遵循背后是不是个人无明的执着与捍卫——有必要坚守一些自己也不太理解的事吗?甚至,偶尔也会厌恶传统背后的权威与傲慢,尤其当它不容许你有丝毫质疑或改变的空间。为什么?怎么会?要如何?真的吗?都是常常萦绕心中的问号。

吊诡的是,我也有笃信传统的一面。某些信念和仪式像是无边无际田野中,经过无数人踩踏出的一条路,有人与人之间秘而不宣的默契,让人莫名心安。

最早知道《酿Niang Republic》,是因为他们复刻濒临没落的粤式月饼“银河夜月”——单黄伍仁加蚝士和酸姜。许是受到运输和保存过程的影响,这款在文字描述上让人无比向往的旧时风味,现实口味对我而言并不讨喜。随后的新年礼盒,繁复的包装设计和年味配搭,也让人觉得莫名失衡。

直到去年《酿》两周年活动上,认识主理人赵小哥。面对我直白的反馈,他坦然聆听,谦和中带点腼腆地分享他的田调经验,以及想让传统味道走出一条新路的虔诚与执着,当然还有一路的跌跌撞撞。

不久后赵小哥相约喝茶,让我试吃还未上市的首创暹罗米粉埕;在更早前,我已在朋友处试吃同样由他打造的椰浆饭米埕,这两款今年一月上市的创新版米埕,让人惊喜。

“是因为我们不回去,所以才回不去。”赵小哥在某篇访问中说过。每种味道的缘起都有其相应的时空背景,有值得追溯当中的人文与历史。

相比复刻味道,我倒觉得回头探究味道风味的形成与智慧,再加上自己的体悟和活水,才是对传统极致的认真与追求。所谓古早味,一定也曾站在对创新有着渴望的起点。回去,是为了走一条活的路,而不是老调重弹。米埕的创新就很有意思。

除了《年年有米》在地米埕系列,《酿》在怡保二奶巷的同名实体店,也在今年立春当天开张转战线下。《酿》的诞生与进程,不禁让人思考,面对遵循与传承的各种自我拷问和抉择,是否也在预示我们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渴望找寻自己的位置和价值。

也许终有一天,我们和我们酿造的,亦将成为后人眼中的传统。

味道如是,人亦如是。年初三,与君共勉之。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李红莲

艺犹未尽

相关文章

李红莲:艺犹未尽杂感之一

李红莲:假借天鹅真的歌

李红莲:(Im)permanence X 恒存的消失

李红莲:天真自得有其乐

李红莲:那怕惆怅近黄昏

李红莲:游川——句已绝而意不断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