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陈蝶

南邦诗剑烟云录

文 文 文

南邦诗剑烟云录(197)|新秀聆听鲈鱼论

第一百九十七篇:新秀聆听鲈鱼论

“而毒姑姑让蜨姑来教女学员在山上练胆唱了这首无情歌,像是死人招魂那样!果然唱过之后,神,就别说,从此她们都不怕鬼了呢!蜨姑是谁,我们迟些说,总之就是鬼见愁都怕了她!现在那些女学员都会时不时唱一下,听说可以驱鬼呢!呃,昨天说到哪啦?”

昨天场面太多人,谢家侄孙远远地看不清楚,此时他见那牛师父生得体形粗壮,唇厚腮圆,眉淡眼狭,头发虽厚,却已斑斑而凌乱,果然像极叔公当年所言,简直嗅不到一点读书人气息!

然而细看之下,再回想昨日他两个时辰将武学伦理娓娓道来,配合手势眼神,说到武林中经典事例,有时长袖双双猛然一挥,竟然令到前排学生头上发巾飘起,脸上有如山火扑面呢!如此画面,将他衬托成一个日久有功,又内敛实在,疏放散淡之武家,不禁挺直身子多看两眼。

只见牛师父略略弯腰向大家施礼过后,缓缓道:“昨儿讲了一些武功原理,武德处世,伦常社稷,今日不再重复。今日只谈武林风气,谈南邦国江湖大事呢!”

接着提高了声音:“一般人练功学武,只想打出名堂,扬名天下,也有人认为在擂台上才能见真章,因此一面勤练武艺,一面参奖揽誉,大奖拿了,小奖也不放过!”

他眼神历杀起来,环视一遍学生,那些学生听了,都欢呼起来,立时放松了神经,相视大笑!

“哼,大家莫要取笑别人,可知这里全是未出道小猪崽,一个屁奖也没领过!”

大家笑着忽然硬硬自截了笑穴,脸部神经僵直,变成哭笑难分!

牛师父继续说道:“你们没领过奖项,正是默默耕耘,‘只钓鲈鱼不钓名’,到了往后你们打出天下,丰富了羽翼,必然觉得短少什么,渐渐嘛,唉!”

他吐出一口气,好像不想讲下去,一个少年学员开口道:“师父,难道武林中人成名之后,就变成‘不钓鲈鱼只钓名’么?”

牛千斤咧嘴一笑,目视远方道:“也不尽然,在下可认识好些南邦国侠客,他们是‘边钓鲈鱼边钓名’,就是一面提升自己武艺,一面不忘以奖项提高名望!武林中人若不活在名望里面,唉,那就是‘不钓鲈鱼不钓名’境界,不就是市井凡夫么,退出江湖算了!”

有学员试探问道:“那么,他们都扫走了奖项,我们咋办啊?”

牛师父仿佛没有听见学员问他,眼睛望向大树叶冠层,喃喃自语道:“你教我,无有名气习武者,单儿没处挂,园里没个卵,哪会有奇葩?”

大家一听,再次响起笑声,有些还私语道:“牛师父看来没得过奖项,郁郁寡欢呢!”

一个学员壮胆问道:“师父,我们这些武林新秀,不正是新卵么,假以时日,也有机会成为奇葩吧!再说,江湖上传闻毒姑姑数月前遭到仇家杀害,我们向不少长辈询问消息,都没有答案。师父刚才说要告诉大家南邦国江湖大事,会是这事么?”

牛千斤当然听到了,突然双手叉在腰上,两腿分开一个跨步,右手将腰下茶绿色长袍一角稍微一提,右脚向前一升,再打一个圆旋,待靴底一着地,双手徐徐向左右伸张,腰股半蹲,忽地双手一合一张,飞身而起,众人眼睛眨了没几下,他已经从树顶上采下来一根鸽子花束!

———(197)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陈蝶

南邦诗剑烟云录

相关文章

本周读点|新书介绍·14-4-2024

南邦诗剑烟云录(完結篇)|蜨姑下落無人知

南邦诗剑烟云录(203)|十剑完招行大典

南邦诗剑烟云录(201)|二高手亲入战局

南邦诗剑烟云录(200)|郡主妙计请入瓮

南邦诗剑烟云录(199)|欲洗晦气封臣民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