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红莲:六堡金花惊鸿一瞥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李红莲:六堡金花惊鸿一瞥

    新年期间与木师造访墨研草堂茶聚,一向被朋友视为喝茶奇人的JD兄,难得赴约亲自泡茶,还带来他心中天花板级的好茶。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JD兄品茶多年,对藏茶用水、壶具器皿、泡茶手法有独到心得。近年有缘见过几次,每每听他分享心得和轶事,就觉得世上好玩的事太多,喝茶就是其一。

    好茶还没亮相,装茶的器皿就抢了个头彩。一个疑似民国粉彩的双层圆瓷盒,小巧玲珑。直径目测约三寸,盒盖上有细线勾勒一位闺阁女子执扇倚窗看芭蕉,盒身连盖一共三层外壁,同样笔法的花卉粉蝶蜻蜓走壁一圈。它原是个胭脂粉盒,被JD兄慧眼拾宝收藏,量身定做了一个双圈单柄藤提篮,方便出门装茶叶,心思细腻。

    瓷盒里头掰成团块的是七十年代的六堡,上有细如米花的点点金粉,。金黄米花,是一种长在茶上一种名叫冠突散囊菌的闭囊壳,俗称“金花”。JD先生下手第一泡,直接把我从年初三午后酷热昏昏欲睡中激醒。

    六堡金花初闻有木香如檀,过去只在资料上读过,首次见识毫无心里准备,入口舌根一阵酸软酥麻;一口茶将咽未咽,当下反应是闭唇咂舌,欲解酸麻之感。茶汤入喉酸麻即退,随之而来的却是舌底生津。


    眼前茶师气定神闲神色自若,手上行云流水,接下来的二三四泡变化明显,由陈转香转甘入甜,茶韵水感进退层次分明。之前的酸软酥麻不再出现,好比昙花一闪,反而让人有些恋恋回味。

    平常在家木师专职泡茶,我只负责喝,对泡茶水温要求浸泡时间一窍不通。我在家喝茶总是一心多用,不是刷手机,就是翻书,更多时候是脑袋绕着一大堆事转来转去,茶汤变化最多只能感受到一二。若不是做客,不可能如此专心喝茶。

    夜里堵车回都门,我跟木师提起下午品茶时不由自主的咂舌反应,碍于礼貌不敢作声,但总算明白为何有些人品茶时啧声大作。木师白我一眼:“静下心来默默体会是真,声大未必就好。”

    也对。人们常说一期一会,所有条件凑成的因缘不可能重来,是什么就是什么。但这偶然的品茶体验尤其美妙,将它写下是有点“啧声大作”,加上有“粉彩美人”作伴,还是值得日后回味。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