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张部长是包公或霸王 |会员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甄子曰专栏:张部长是包公或霸王 |会员文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甄子曰 ChinCheeKuen 众声 评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旅游部长“炒”了个总监,被回锅炒成了种族和宗教课题。

    有不正常的政治,就有不正常的炒作,在这国家并不奇怪。

    更多▼

    水往低处流,兽往野地走。心有所恨的人,急自己所急,自无所不用其极。

    都不是省油的灯,尤其碰上已经不要脸的人。


    一边是包公办案,上一秒包公,下一秒被呛霸王。

    另一边,是情投意合姣婆遇上脂粉客,以个人悲情换来大众同情,合力“凶回去”。

    以受害者自居,“吹水”成分甚重,只因数字会说话。邻国迎来千万中国客,我们只得区区百多万--看不出自己有什么毛病,正是最大的毛病。

    老板炒人,一条硬道理已足,难道还要帮忙出自传,先道尽劳苦一生,祝君前程似锦、英才得展?

    当事人一再反击,丰功伟绩,过去种种,劳我筋骨,饿我体肤,装作一腔热血,换来被浇冷水的尴尬。

    厚脸皮加上无赖的性格,一般人只会觉得,存在至今,已经争光,气什么气?

    孙悟空找玉帝去闹:“我当弼马温是多大的官呢!今天才知道,原来就是马夫。我这么大能耐,你让我给你

    养马?这不是欺负猴儿吗?”

    太白金星赶紧拦住他安慰道:“知足吧!你看那边那个太上老君没,多少年了啊,到现在还在烧锅炉。”

    旅游部以客为尊,欢喜迎送。别闹了,太难看。吓着了恩客,就大事不好了。

    更多子曰评论点击甄子曰专栏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