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才:歌舞伎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吴伟才:歌舞伎町

    有些朋友说,哎不要去,要去也要很小心,那种地方,乱得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不就是一处风月场所比较多的几条街嘛,既然大都是风月场所,那也是一种划一的清一色啊?怎会乱呢?说危险,还说到好像分分钟街上有人持刀开片无差别砍人那样。

    图:Unsplash

    歌舞伎町,就算你不是去追寻风月,那也是个一脚踏进去就能感到花花世界处处都有乐趣的地方。

    是,有很多情色场所。食色性也,那是人性,所以将这些行业大部分归纳在一处,这样也容易管控一些。假如政府管控不来,就让江湖上最厉害的一两个势力在这里互相制衡,这也是一种另类的管理方式。

    还真的不必担心走在街上会发生什么危险的事——除非你自己一直给人感到危险——不然的话,到歌舞伎町走走逛逛,就算不沾惹,看看听听,莺声燕语,霓虹不累,酒香飘飘,乐声震震,很世俗、很原始、很舒坦的感觉。


    什么模样的都有。扮到像贵妇那样的,有。穿着校服扮到像清纯女学生那样的,有。甚至扮到像动画人物一样的,也都有。整条街都有一股荒谬的、放任的快乐。有几个努力强扮青春的女人追着几个高头大马的外国人,只见外国人笑笑说,“我们都是整形医生,一看就知道你们波波全是假的。”

    男女通吃

    当然,也有鸭。歌舞伎町后街那个转角处的巨型鸭店广告,至少在那里都已经半个世纪了,半世纪来,老鸭纷纷被换上嫩鸭,50年前的鸭子都是田原俊彦的乖仔模样,现在的鸭子漂染头发,全脸化妆,乍看还以为都是女扮男装。

    据说,现在来找鸭子的女人,她们就是喜欢妖里妖气的年轻男子,而且喜欢性虐他们。这些鸭店,多是都做女士生意的,照片一张张挂出来,这位是领导经理,那位是公关经理,那位是业务主管,哇,原来各个都有不小的职衔。这些职衔当然难证真假,或许只是要满足顾客的虚荣心。

    另处也是男性地盘的地方,那是歌舞伎町的二丁目。这里是同志区,但不是那种大都市里躲在背光处感觉偷偷摸摸的地方。在二丁目大街上,多是打开大门的同志酒吧,尤其是沿街的,地皮贵,租金贵,因此都属于较大场面,可以喝酒、唱歌,甚至也可以跳舞的综合性娱乐据点。这些大型的酒吧,里里外外都挤满当地人和外国人,属于可用英语沟通的场所。真正的东京同志风情,反而是在二丁目那些横街窄巷里,巷子深处,往往才是日本本色派同志的唠嗑天地,这些小酒吧有些在楼下,有些在楼上,不很欢迎非日本人,里头空间不大,至多也就能坐十来人,而且,几乎都是闺蜜们,也只说日语。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马上浏览独家配套

    新宿的歌舞伎町,说真的,民居是比较少的,又别想多了,不是因为这里的风气,是因为这里是东京的黄金地盘,就算原本有居住产业的也都一一卖掉房子兑成现款了。不过,白天新宿这里也仍是一个重要商业区,当然也有正派的酒店、餐厅和咖啡厅,这里甚至还有一处神社,这神社每年十一月初都有盛大的节祭活动,人人除了来拜神,还挤满了神社前那排延绵不断、人山人海的饮食夜市,那时候,神的光,钟声与经咒,人的性,饥渴与欲望,相互辉映,其实就是很真实坦荡的一幅人间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