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筠婷:专栏的编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王筠婷:专栏的编辑

    除了传统的出版社,我也曾为杂志撰稿。办杂志不容易,因此,如果理念相同的话,我会不遗余力的协助,其中一个就是供稿写专栏。我曾经在《普门》和《佛教文摘》写过专栏,尤其是后者,几年下来都是和同一个编辑对接,办杂志本来就不容易,能够做久的编辑更是千载难逢。专栏一般上都会给作者很大的自由,从拟定主题到每一期的内容方向,我遇过的编辑们都给了我很大的弧度发挥,除非被中止,我一般上都不会欠稿。唯一开天窗的那次,是我紧急入院,体力和脑力实在不支,就真的写不到了,断了稿,也是因为这个契机,每周见报的专栏,我一写就是几篇,方便自己,也方便编辑追踪。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个专栏

    不知不觉,我也在《中国报》写了很多年的专栏,记得答应鑫霖的那一刻,我正在某段思索自己未来应该怎么走的旅途中,《》仿如照进不见出口的隧道的一道光,思索了一个可以写得比较久的主题片刻,我回函答应了鑫霖。在众多和政经文教相关的主题里,影响最深远和直接的,是教育,也是我关注的社会议题。当时候身边不乏孩子,我也觉得自己应该跟孩子学习,

    当自己在专栏里肆无忌惮的写文章,这分善意我记得。但是,已故《慈悲》杂志编辑赖兄是最让我感动的那位,他特地打电话给我,邀稿之余,还鼓励我多写。虽然赖兄已经不在人世,但是,因为这个鼓励,也是让我每次不偷懒提醒自己专栏截止日期的原因。这些年,如果我有任何拖拉毛病,大概是专栏的各个编辑治好的。

    【编辑(们)和我系列(4)】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