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晖:当新加坡为2100年准备,大马在忙什么?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郑晖:当新加坡为2100年准备,大马在忙什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新加坡在第三次全国气候变迁研究报告里显示,即使在低碳排放的情况下,东南亚大多数地区的海平面到了2150年预计都将上升高达一公尺。

    在接下来的100年,柔佛新山、槟城、马尼拉、仰光、曼谷、岘港等地的海平面预计将显著上升。到2150年,在高碳排放的情况下,曼谷的海平面上升幅度可能是其他城市的两倍,甚至突破3公尺。

    新加坡前几年已设相关当局,研讨海平面上升对新加坡的影响。根据科学分析结果,在2100年新加坡海平面可能上升一公尺,这直接导致新加坡多地将在海平面以下,海水将掩盖寸土是金的部分新加坡国土。

    新加坡政府也在各项公共场合表达对此议题的关注,呼吁并传达议题的重要性。为此新加坡除了新建蓄水区,还采用荷兰的圩田方式,在海岸低洼处人工筑堤挡水,同时形成农田,不止防范海平面上升,同时也增加国土面积。


    马来西亚政府在面临连年水患,除了拨款援助灾民,提出拓宽河道,沟渠等大项目拨款以外,关于环境破坏,滥伐树木,乃至海平上升等可持续性发展的议题,似乎就难冒出报章版面,更难落入民众政府讨论的课题中。

    思维限制了想像,没有前瞻性的选民选出来的自然是没有前瞻性的政府。近来伊斯兰法课题重现媒体舆论中,各政党领袖发表相应看法。

    伊斯兰法与世俗法律重新被搬上台面,一国两法,俨然一国两制,我们的关注力似乎被更多的聚焦在国内宗教种族议题,却难一致对外,舆论枪口难对准未来可能发生的重大隐患。我们愿意内耗,政客选民媒体似乎也乐此不比。嘲弄,讥笑替换原本应有的理性讨论,理性问政。

    像新村申遗,就只是一个向联合国申报世界历史遗产的动作,仅此而已,却被延伸至土著保留地,土著特权等的话题。

    我们更在乎“捍卫”,而非“面向未来”。华裔政党捍卫华人权益,巫裔政党捍卫马来人权益,印裔政党捍卫印度人权益,伊斯兰政党捍卫穆斯林权益等等等,我们为何要捍卫?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马上浏览独家配套

    因为我们老是觉得我们被威胁,被侵犯,甚至意图被侵犯。但归根究底,就是对现有法律不信任,不相信现有法律能保护我们权益,于是无限上纲,碰到任何问题,都能以被迫害者角度理解。

    那请问谁来为马来西亚这片土地谋求利益呢?我们似乎根据自己的种族,分党结派,按声量的大小,人数的多寡,把马来西亚的土地,森林,河流都瓜分牟利。

    这片土地最无辜

    如果要说被迫害,要说最无辜的受害者,我想来想去,就马来西亚这片土地是最无辜的。因为没有人爱它,大伙儿只想从中牟利套现。而受波及的受害者,则是下一代那些即将被我们烙上种族印记的大马小孩们。

    当邻国新加坡提出2100年海平面上升带来的威胁,我们仍为种族宗教议题乐此不疲地争闹。在不信任科学,不信任法律,不信任非我族类,我们祸害的不止是我们这一生,如果继续为此争吵,我们还把马来西亚和无辜的下一代都给赔上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