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咸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叶欢玲:咸蛋

    时光飞逝,一眨眼,农历年过去。假若还在家乡,我就可以品尝姐姐腌制的美味咸鸭蛋了!啊,真可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姐姐、哥哥养的鸭子,一天下一个蛋,几十个鸭蛋,腌了好几罐咸蛋——放心,那些是无受精鸭蛋,换句话说,也就是不食用,它们也无法孵化的意思。上一次回家乡,姐姐蒸了她腌制的咸鸭蛋给我品尝。她敲去蛋壳,把鸭蛋倒入碗中,小心翼翼不打破蛋黄,蒸好后倒扣,蛋白柔嫩,蛋黄鲜香,色泽好看,下粥十分美味,吃完了,意犹未尽,比起母亲从前腌制让我念念不忘的咸鸡蛋,更胜一筹!

    图:Canva

    哥说,趁新年把咸鸭蛋煮给大家尝吧!姐夫眉头一皱,摇头道:“哪有人新年吃咸蛋的!”——原来,民间有一迷思,认为新年期间吃咸蛋,吃了会完蛋。我们家逢年过节,素来没什么忌讳,日子也算岁岁平安,可姐夫提出此一忌讳,也就犯不着刻意煮个咸蛋来过年,毕竟要是吃了咸蛋,心底长疙瘩,心神恍惚,很容易没事也出意外呀!

    纸包鸡、蒸肥鱼、油爆虾、上汤啦啦、腊肠炒蒜、炸春卷皮裹乌达等,少了咸蛋,新年我们家不愁缺美食。大年初二,妹妹当主厨,外甥女担任副手,我和姐姐们全作小卒子,年菜一道一道上。五米长的餐桌长又长,年菜上齐以后,大活儿筷子你一来,我一往,热热闹闹,母亲也胃口大好,好像好些年,过农历年没如此欢腾了……

    夜晚,我们登上农地楼上一间玻璃屋,推门而出,晚风扑面,十分凉快。姐姐早在地面铺了绿毯如草坪,往上一躺,夜空星星密布,一闪一闪的,偶尔有云飘来又散去,灭不掉那亿、万年前的光辉,而原本微醺的我们,此时真似醉了。“准备好了吗?”外甥女问,我们都占好理想的观望座位以后,长外甥在前方草丛前点燃了烟火,一朵一朵的烟花,在夜空热烈绽放,灿烂的星空,此时更是充满了璀璨的光辉!


    新年和家

    烟花燃放完,新年也匆匆过去。我们陆续回到不同的城市,各自生活,为学业或事业忙碌打拼。家的意义,也许就是如此,我们不常相聚,生活中也各有烦恼与喜乐、酸甜及苦辣,家乡却永远有个温暖的家,守候着我们。

    离家以前,姐姐问我,“要带咸蛋回去吗?”我心头一动,姐姐腌制的咸蛋可好吃了,市售的远远无法媲美!如带回狮城,可以炒粿条、炸南瓜、煎苦瓜、蒸豆腐、焖汉菜,还可做咸蛋酥呢……啊,转念一想,要带着咸蛋搭长途巴士,再过关卡,好不方便!也就只好谢绝。

    “下次回来再尝吧!”我告诉姐姐,心里却清楚,到时鸭子可不一定还下蛋,而腌咸鸭蛋的时长,也相当讲究。姐姐就曾指出,腌制25天的咸蛋最好吃!蛋黄刚刚出油,奇香。时间稍长,油分减少,味道和口感就不大相同。

    没关系,且随缘吧!最美味的咸蛋我品尝过了,它会在我的心海,长长久久地回味着。“一年四季夏日凉,万紫千红春风暖”,今年农历年,没在老家过,可我依然让哥哥带我回去,挂上手写的春联。一家人平平安安、高高兴兴,就像哥哥搬去了农地,却依然费心维持着老家庭院的春暖夏凉一样,我相信,在遥远的天宇,父亲没有理由不颔首微笑。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马上浏览独家配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