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鑫业:俄乌战争第二年:大马逐渐靠拢俄国?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王鑫业:俄乌战争第二年:大马逐渐靠拢俄国?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这两年,许多西方国家纷纷祭出制裁来限制俄罗斯,企图用这样的方式逼迫俄罗斯撤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虽然大马在外交上一直以来都是采取相对中立的立场,避免卷入地缘政治的纷争,但近期,大马的经贸、高教、旅游等的政策,都有向俄罗斯靠拢的倾向。

    除了自马哈迪首度任相开始,我国与俄国的医学升学以及各领域的经贸关系,政府近期还加大了农业品的贸易与进口、大马国民旅俄免签,签署8项高教谅解备忘录等,去年7月,俄国的航太机构总监更是到访大马洽谈合作事宜。

    这些还只是台面上的关系,有外国媒体报导大马在俄罗斯燃料油遭禁前夕为“出产地洗白”的过程中,可能也扮演了一定的角色。

    前首相依斯迈沙比里执政期间,虽然不曾直接点名俄罗斯为入侵者,也表明不对俄罗斯采取单方面的制裁,但在实务操作上,当时的大马海事局就曾拒绝俄罗斯油槽船停靠在大马港口;前首相也多次呼吁各方克制,并采取谈判等和平手段解决区域冲突。


    反观,一些希盟领袖在野时呼吁大马政府谴责俄罗斯的入侵行为,像是现任贸工部副部长刘镇东在2022年时,就曾将俄罗斯的入侵称作“对独立国家及人民主权的公然攻击”、“入侵对乌克兰来说是不公正的”,或是公正党的沈志勤曾批评前首相依斯迈沙比里“不敢点名俄罗斯是入侵者是软弱的表现”。

    这些言论在现在看起来是何其讽刺,在野时谴责俄罗斯的入侵行动,执政后却不断促进与俄罗斯的经贸文化交流与关系。

    重新评估“等距外交”

    从捍卫主权的角度而言,大马作为一个曾遭“苏禄军”入侵且主权及领土不断遭到区域内其他成员挑战的国家,马来西亚理应更能理解乌克兰人“国土被侵犯”、“受战乱所苦”的处境。

    全体国人应该都能够理解政府在国家安全的大框架下,我们必须采取更加谨慎的态度来处理国际冲突,尤其是对拥有核武也不断以核武恐吓全球的国家,但即使不采取单方面制裁,或是任何有“选边站”疑虑的行动,至少在贸易上也应该更积极地避免成为“间接金援俄罗斯入侵行动”的幕后黑手吧?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马上浏览独家配套

    另一个值得思考的点是,从俄罗斯的入侵行动开始,国际和区域关系有明显走向僵化、军事对峙的趋势,大马政府也许是时候再重新思考及评估马来西亚是否还能延续马哈迪1.0时代的“等距外交”政策,整体东协的战略中立政策还能延续多久,若真的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大马与东协是否真的能够靠中立的身分置身事外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