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剑飞:终于,肉骨茶是大马的!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黄剑飞:终于,肉骨茶是大马的!

    上周就在新村要不要列入国家遗产还在吵得不可开交之际,肉骨茶忽然一声不响成为了马来西亚的国家遗产。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更难能可贵之处是,各族同胞也以包容心态接受及表达对于这道美食成为国家遗产的赞赏。

    对于我自己来说,肉骨茶成为国家遗产我不只高举双手双脚赞成,更是拍烂双手双脚以示庆祝。

    肉骨茶对我充满着人生记忆,算是生命地图不可或缺的一道美食。

    作为槟城人,我最初享用的肉骨茶,当然也是在槟城,但是必须承认,肉骨茶来自巴生。


    就以槟城肉骨茶的历史来说,最早期的肉骨茶其实就是一位巴生人,早期在巴生北上槟城,在车水路丽士戏院旁的小贩档贩卖。

    成长的美食记忆

    也是这位巴生肉骨茶师父之后传给了头条路美凤咖啡店的阿华叔,上了年纪的埠底(市区)槟城人不少都曾清晨五六点摸黑吃过头条路这档当年著名的肉骨茶,其一小碗一小碗的肉骨茶端上来,保留了巴生那浓稠胶质的香味,是多少人成长的早餐美食记忆。

    由于阿华叔是槟城人,即使获得了巴生肉骨茶的真传,也没有特地标榜“巴生肉骨茶”,尤其在7、80年代根本不搞写着“古早味”文字噱头那一套,好吃的东西纯粹就是靠真材实料。

    一开始在槟城的肉骨茶还都是早餐,包括了较后在槟城新关仔角贩卖的早市肉骨茶,就跟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巴生肉骨茶的源头,就是当年巴生李文地老师傅率先在码头售卖肉骨茶给苦力当早餐的故事一样,肉骨茶原本是一道充满能量的早餐。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马上浏览独家配套

    但无论如何,马来西亚与新加坡的肉骨茶熟先熟后,马来西亚的肉骨茶肯定源头来自巴生,因为新加坡那胡椒味重的白色肉骨茶对我们马来西亚人来说,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除了早期出现的头条路美凤肉骨茶味道,多年来仍紧随巴生一样,接着槟城雨后春笋出现夜市肉骨茶的演变就成为槟城的特色,那就是少了巴生肉骨茶那浓稠重口味汤头,反而着重在药材香味,虽然还保持这黑酱油的色泽,汤头却越来越清淡清澈,毕竟是夜猫子吃饱准备睡觉的餐点,而不是早上吃饱大干一场的早餐。

    在头条路吃肉骨茶,拥有着我们兄弟妹跟已故父亲多年的回忆,是从幼儿园前到出了社会工作,我们最美味的早餐,父亲也一直研究着为何这家肉骨茶的汤头这么浓稠满满的胶质,他猜测是用鸡脚熬煮,我则认为是因为熬煮了大量的猪脚猪尾的胶质所致。

    无论如何,这汤头秘诀源头来自巴生是板上钉钉的事,但随着父亲不在世上,头条路阿华叔也已经作古,对我来说槟城绝无仅有肉骨茶早餐美味已经消失。

    20多年前,第一次在巴生吃李文地后人的桥下盛发肉骨茶,虽然觉得那浓稠感是肉骨茶应有的味道于质感,而隔条街他哥哥老店的汤头,则更加接近我熟悉的美味。

    多年来只要我驾车南下吉隆坡,都会去巴生吃不同家的肉骨茶寻香。

    如今,肉骨茶终于成为国家遗产,巴生人应该感到自豪,那是巴生人的国家遗产。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