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朝骥:新加坡童子鸡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廖朝骥:新加坡童子鸡

    我们这些联邦仔,特别是住在柔佛州的,通常都会有在新加坡工作或读书的家人。中学毕业后,去新加坡工厂打工,成了我们这群人赚取大学学费的首选。许多朋友工作一两年就为了攒够大学学费,有的则一直留在新加坡工作,甚至成为了新加坡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出国体验

    我的大哥、二姐和小妹都曾在新加坡工作,小妹现在更是长居新加坡,连大表哥和大表姐也是如此。中学假期时,我也曾几次去新加坡探望他们,这算是我早年的“出国”体验。当时,与正就读于南洋理工大学的大表哥与大哥和二姐同住。

    我第一次到达时,大表哥正好从大学回来,他豪气地说:“走,去叫一只鸡给你吃!”当时,我还以为他会带我去吃海南鸡或Kenny Rogers烤鸡。然而,我们走到了组屋楼下小贩中心的炸鸡档口,大表哥给我点了一只酥炸童子鸡。看着盘中那只被切成4块的小童子鸡,我惊讶不已。表哥哈哈大笑说:“一定要吃完啊。”

    一个人吃完一只鸡,听起来难以置信,但童子鸡却是一个人能够独自享用的美味大餐。从那以后,新加坡美食记忆中,小贩中心卖的炸童子鸡就成了其中的一部分。尽管我们同样热爱垃圾食品,在马来西亚的各大小贩中心也能找到炸鸡档口,但大多数都没有卖酥炸童子鸡。


    要吃童子鸡,我们只能到西餐厅去,菜单上的“春鸡”(Spring Chicken)就是童子鸡。我曾读过一本书,书中提到,用刀叉切割食物的难度,童子鸡就排在前三名。至今,我仍然无法优雅地用刀叉切割盘中带骨食物,经常很没耐心,趁大家不注意就直接用手吃。尤其是我用手将一整个鱼头吮吸得干干净净,如同特技表演,赢得了“超会吃鱼头”美誉。

    面目全非

    随着地铁葛京站(Cochrane)、巨型宜家(IKEA)、伟乐城(Sunway Velocity)和我城(My Town)的兴建,Peel Road及其周边的交通和风貌已彻底改变。熟悉的店屋区、转角咖啡店和路边餐馆都不见了,只有皇后茶餐厅依旧竖立在那里。

    虽然,许多朋友现在喜欢去南京街寻找最新的中国餐厅,但我每次都会特意拐到皇后茶餐厅,找“亚华烧鸡翅、烧鸡腿和童子鸡”。这间亚华和阿罗街的亚华是否有关系,我不清楚,但名字却是一模一样。

    通常,我会点两个烧鸡翅,胃口好时,则会点一只烧童子鸡,每一口都让我念念不忘,心中感叹:天佑女皇!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马上浏览独家配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