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林恩霆

砚海如林

文 文 文

林恩霆:阿克马的新国废除母语教育论

巫青团团长兼马六甲州行政议员莫哈末阿克马早前发表推崇单元教育政策,也就是废除多源流教育体系。

 阿克马认为如果要塑造团结的社会,必须从学校开始,因为从学校开始实施的分离制度,导致马来西亚人之间的价值观和理解有距离。他在马六甲州议会,也以新加坡为例,指新加坡早已于1983年废除多源流学校,马来西亚应该学习之。

 脱离马来西亚后的新加坡,强调以英语为全民共同的语言,并将其突出成政府官方用语和经济用语。纵然新加坡政府当时推崇双语教育政策,即母语教育依然存在,但却以英文为中心的双语教育政策。

 换句话说,在新加坡政府的政策推行下,母语教育依然存在,但更突出了以英语为主的双语政策,其实是一种潜移默化地推行英语的教育政策。


 双语教育政策实施的结果,最终导致母语教育学校日渐式微,淡米尔学校和马来学校分别在1975年及1978年面对“零”新生的窘境,1979年英校新生占了91%,华校新生只有9%。

大环境迫使

 直到1987年,各源流学校逐步统一,并以英语为主要教学媒介,只保留9所特选中学及4所特选小学以华文为教学媒介语。

 因此,若要以新加坡废除多源流学校作为案例的话,是必须了解新加坡政府是以双语教育政策给人民选择,而是人民最终在大环境的迫使之下,放弃母语教育,而不是在“逼迫”的情况下废除多源流母语教育。

 新加坡废除多源流的学校,统一教学,以更有经济价值的语言,即英语作为教学媒介语。这才是新加坡成功及落实单元教育的核心因素,阿克马切勿只看到表面,却未了解新加坡废除多源流学校背后的政策精神。

 若我国效仿新加坡的话,那么有经济价值的语言肯定不是马来语,而是英语,其后会是中文。那么我们是否要放弃学习马来语呢?犹如新加坡国语是马来语,但却不是国内的主要语言,这一点阿克马能接受吗?

 团结与否与教育没关系,反倒是所存在的“土著”与“非土著”之分,才是根源所在。一旦存有土著与非土著之分,就休想有资源平等分配,没有资源平等分配,又何来团结之说呢?阿克马必须正视数据,华小目前的学生有20%是来自非华裔,也就是说非华裔家长也认同华小的办学理念和学习环境。

 非华裔家长选择华小的人数不断增加,反而是政府必须投放更多资源,促成华小成为全民选择的学校,才是政治人物必须认清的事实。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林恩霆

砚海如林

相关文章

林恩霆:国阵希盟合作是胜利方程式?

林恩霆:公务员调薪以后…

林恩霆:新古毛补选检视马来票和华裔票

林恩霆:新古毛补选,马华变主角

林恩霆:新加坡非一般接班模式

林恩霆:道歉、下架、退款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