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廖朝骥

有点意思

文 文 文

廖朝骥:餐蛋治嚼出慰藉

我在香港求学的那段日子,刚踏入硕士生阶段,从政治大学转到了香港中文大学,开始了我的研究生生涯,却不太确定自己是否适合学术研究。
 

我来到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难免会感到一些隔阂。虽然我能说一些广东话,发音可能像沈殿霞那样,但不够流利,无法用广东话流畅地表达,尤其是在课堂上。
 

我还记得那时,有一个学期我担任了张灿辉老师的通识课《爱情哲学》助教,也旁听了《死亡与不朽》。用我生硬的广东话,带领本科生阅读讨论,尴场不少。走在香港中文大学的坡路上,从总图往新亚图书馆,我脑海中总在咀嚼着海德格“向死而生”概念,以及欲爱(Eros)、友爱(Philia)与博爱(Agape)之间的关系,还有亚里斯多德的《形而上学》论文该怎么写。

极简命名方式

我总喜欢去学校食堂吃早餐套餐,一杯热鸳鸯配搭午餐肉加鸡蛋的三明治。在香港,这样的三明治可以简称为“餐蛋治”。我有一个同学,他的外号叫“蛋治”。起初我并不理解,后来才知道“蛋治”指的就是鸡蛋三明治。在香港茶餐厅里,食物的命名总是那么简约、急促,多发一个音,似乎都是在浪费别人时间。
 


不健康的午餐肉和煎鸡蛋都是我熟悉的味道。中学时,曾有一段时间,大家突然流行自制三明治,我就做了煎蛋、午餐肉三明治,里面还加了切片黄瓜、番茄和番茄酱,恨咬一口,爆浆,白色校服胸口处染红。
 

港式“餐蛋治”却采用极简风格,只有蛋与午餐肉。这应该是三明治选项里最经济的一种,多加一片黄瓜都会增加成本。
 

我们在马来西亚早餐经济粉选项中,炒面或炒米粉加入黄金组合荷包蛋与午餐肉,就成了“超级赛亚人”的经济粉。在香港茶餐厅也是如此,餐蛋面,就是带汤的出前一丁泡面,碗公里铺着一片午餐肉与荷包蛋。这通常都是价格最亲民的选择之一。因此,我很喜欢香港茶餐厅,因为你可以掂量自己荷包,可以最经济方式满足一顿饭,也可以豪些,点个猪扒包。
 

在旅途中,有许多食物让你惊喜,唤起味蕾愉悦,也有许多食物,总是让你百吃不厌,它们是安慰滋味,就像“餐蛋治”,它是已经逝去的爱情和即将面临的死亡。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廖朝骥

有点意思

相关文章

廖朝骥:去宿迁市吃猪头肉喝鱼头汤

廖朝骥:啦啦与沙白 傻傻分不清

廖朝骥:挺住香辣 守住回忆

廖朝骥:九层塔还能做什么菜?

廖朝骥:不要念错泰式打抛饭

廖朝骥:肥肠让我牵肠挂肚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