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品味生活

参展

会员专区

好好生活

香港漫画家

文 文 文

会员文:品味生活 | 香港漫画家争取曝光 参展成功第一步

 你的梦想是想成为漫画家?除了要有绘图和说故事的能力,通往漫画家的道路还需要哪些条件?来看看参加比赛、绘制漫画的经验心得,从中找到适合自己梦想绽放的第一步吧!

●香港动漫画联会副会长温绍伦

大家都知道哆啦A梦有个法宝“任意门”,可以把人带到各个地方。对于香港新晋漫画家或独立漫画家来说,“港漫动力”在某程度上就像“任意门”,除了出资赞助漫画出版,还带他们参加国际漫画节、动漫节。

 “港漫动力”是在香港政府赞助下,由香港艺术中心、香港动漫画联会携手合作的香港漫画支援计划。第一届“港漫动力”始于2021年,收到近80份申请;第二届有92份申请,刚在二月启动的第三届也收到85份申请。

 香港动漫画联会副会长温绍伦透露,“港漫动力”得奖及入围的漫画家必须在六个月时间内制作、生产一本漫画书,而每一本漫画书视页数而定,至多可获得廿万港币(约12万令吉)资金出版。同时,也可获得四万港币(约2万多令吉)做展览、签名会等宣传漫画书之用。若到海外参加漫画展、动漫展,香港政府亦会另外拨款付费。

 “多数漫画家相对弱的地方是讲故事,如果不会说故事、别人看不懂你的故事或看不出趣味,作品就无法一直走下去。因此,我们有提供电影编剧、市场推广专员等免费指导及培训讲座,也有老师教导他们如何提高网络流量及获得更多的赞。”

 简单来说,这个香港漫画支援计划是资助漫画家完成自己的作品,掌握漫画创作、制作、生产、出版、推销整个流程,多角度地接触产业链的不同岗位。同时,帮助他们的漫画作品开拓更大的市场,也把香港漫画触角扩至更多地方。

温绍伦
温绍伦

需要一点运气

 去年,“港漫动力”资助出版及赢得奖项的作品参加欧洲最大的“法国安古兰国际漫画节”;前年及去年,亦在马来西亚CF动漫展展出,其中有几本作品成功出版马来文译本。

 他说,“港漫动力”参加各地漫画展、动漫节,由漫画家本身介绍作品,最后是否找到海外发行和外文版的机会,完全取决于当地出版社和漫画家之间的决定。香港政府、香港动漫画联会仅属非牟利帮忙推动,不会参与漫画家的商业发展。

 “现在的漫画家比以前更辛苦,但幸运的是,他们也多了手机、互联网平台经营社交媒体,比较容易接触不同国家的漫画读者群,争取更多的曝光和商业合作。”

 近年香港漫画积极打入国际市场,如何引起各地不同文化背景的读者群对漫画的共鸣,温绍伦觉得,重点在于作品本身。

 “比如,故事有没有大家都认同的价值、有没有国际品味、画风有没有自己的风格、有没有办法做英文版让更多读者更了解你的作品。”

 至于能不能冲至国际、被海外出版社和读者接受,“有时候需要一点运气”,他说。

温绍伦(后排右二)和马荣成(右六)率领十二位香港漫画家来马参加动漫展Comic Fiesta。
温绍伦(后排右二)和马荣成(右六)率领十二位香港漫画家来马参加动漫展Comic Fiesta。

●漫画家Bonnie(彭康儿)

Bonnie
Bonnie

心有一团火才能继续做

 Bonnie(彭康儿)原是插画家,凭著作品《时间列车》获得第二届“港漫动力”金奖、最佳故事奖,以及第17届日本国际漫画奖银奖,谈起此事,她仍觉得不可思议。

 “我主要收入是插画,我算是很幸运,把作品放在网络平台分享而被外国公司看中,过去主要是为欧美儿童书作画。无论是插画还是漫画,最重要是自己有兴趣,或者心里有一团火,才能继续做。”

 Bonnie的创作灵感很多时候来自于真实生活里的经历和观察,当下那一刻未必是故事,但只要有感想、感触,她就会记录下来,日后创作时参考使用。

 比如《时间列车》有位育儿和家庭难兼顾的新手妈妈角色,部分灵感来自于同龄朋友的日常谈话。另一个男朋友角色,一直忙碌于工作、忽略家人,则是她父亲的缩影。

 “还有部分灵感来自于我的婆婆,她有脑退化的现象,这十年来不时忘记一些事情,在画这本书的过程中,她过世了。《时间列车》讲述失去,这的确是我这几年经历的感受。”

Bonnie的作品卡片
Bonnie的作品卡片

网络时代机会无处不在

 在漫画市场,创作者和读者都是男性为主,女性漫画家是否面临比男性漫画家更大的挑战,Bonnie表示不会,因为她之前的创作以网络发表为主,没有真正接触过以男性为主导的传统出版业。

 “网络上女性创作者较多,风格偏向漂亮、柔和,讲的是日常生活。我在动漫活动上观察到,看书和买书的读者消费群蛮平均,作品内容偏向男性化的会吸引较多男性读者,而来看我的是女性读者居多,反而吸引另一批新的读者,让港漫不只是局限于某一领域。”

 对她来说,漫画最重要的是讲故事,即使画得再漂亮,读者喜欢的依然这故事带给他们的感受:“我会花很多心思写故事,画反而不会有负担。”

 网络时代让发表平台变多,这对创作者来说是创作的大好环境,Bonnie认为,只要有心,任何人都有平等机会发表自己的作品,不像以前传统出版业年代,只能投稿给出版社,作品要得到别人的青睐才有可能被发表。

 “现在是创意的年代,发表平台不再局限于香港或香港出版社。把自己的作品放上网络,若多人喜欢就建立粉丝俱乐部,慢慢就有出版社询问出版实体书。机会无处不在,只要主动去追求,就会有机会。”

Bonnie获奖作品《时间列车》,她也曾把和先生的爱情故事画成《恋爱冒险》。
Bonnie获奖作品《时间列车》,她也曾把和先生的爱情故事画成《恋爱冒险》。

●漫画家邝志杰

邝志杰
邝志杰

体会群体力量优势

 邝志杰的首部漫画作品《焚城战谱》获得第一届“港漫动力”银奖、最佳人物角色设定奖,更获得本地青睐,推出马来文版《Kitab Pemusnah Kota》。

 他笑说虽然看不懂马来文,但从和马来读者交流中得知马来文版的书名意思,感觉贴近原著书名,因此对外文版内容有信心:“我觉得翻译不会影响原著作品的完整性,可能还更好。”

 邝志杰的另一部作品《靛蓝Indigo》亦是第二届“港漫动力”金奖,“靛蓝”指的拥有高度敏感、直觉性强或超自然能力的群体,书这个内容的部分原因是,他自觉自己和女儿都拥有“靛蓝”特质,比如很快能察觉到别人的感受,尤其是痛苦情绪。

 邝志杰和哥哥邝志豪一起创作漫画,他负责画,哥哥负责编剧(故事)。两人都对神秘学极有兴趣,做了很多关于外星人、飞碟或月球背面等研究,最后把零零碎碎神秘学的相关主题,用故事主线串连在一起,画成《靛蓝Indigo》。

 “这次的创作对我们两兄弟来说是非常有趣的经验,因为我们对神秘学相当着迷,《焚城战谱》讲的也是古文明的猜想,或文明之前的文明。虽然要在半年内完成一本作品,时间比较紧凑,但我们乐在其中,常常通电话聊,创作既弹性又自由。”

 另外,“港漫动力”也让他体会到群体力量的优势,让平时单打独斗创作的漫画家,学习推销自己的作品。同时,与业界同行交流的思想激荡,也会令作品更丰富。

邝志杰获奖作品《靛蓝Indigo》及《焚城战谱》马来文译版。
邝志杰获奖作品《靛蓝Indigo》及《焚城战谱》马来文译版。

一句话重拾画笔

 作为创作人,邝志杰难免遭遇生存考验。他说,虽然平时有接独立电影的分镜(storyboard)工作,但同时需要多份副业如教学课程、活动主持,才够养家。

 邝志杰年少时画漫画发表在基督教杂志,后来到美国念书,学成归来后曾经当教师。人到中年又画漫画,他说很幸运一路获得多位贵人给予机会。

 “我以前有一位老师叫麦天杰,他也是漫画家,我在美国读书时和他失去了联络。有一天我在文具店重遇麦Sir,他第一句就问我:你有没有画漫画?从那一刻开始,命运开始改变了,麦Sir后来打电话给我,问我有没有兴趣和他一起画漫画?”

 2020年疫情期间,失业的邝志杰和麦天杰、陆伟昌推出联合作品《昆仑异说》,这本书是他的转捩点,亦是他投入漫画创作的一大机缘。如今,他的漫画更有了海外马来文版,让他直呼意外的惊喜。

 随着“港漫动力”到海外宣传和交流,寻找发行、外文版的机会,邝志杰亦重新检视漫画家这个身分。

 “漫画家的角色有必要调整,不能只是坐在桌前画画,也要随时转换面貌,有时是销售员,有时是商人,更要有随时面对工作、和人沟通的心理准备。这些综合能力比画技、编故事能力更加重要,也是进入国际市场的必备条件之一。”

 谈到漫画创作中最大的挑战,他稍作思考,说:“应该整体平衡吧!有时候做得很快、很顺利,但有时候几天都画不出一格漫画。要如何调整心态,不要过于消极,也不要过于雀跃,同时要调整制作速度,整体平衡是最难的。”

邝志杰和Bonnie(左二)同获第二届“香港动漫”金奖。右为马荣成。
邝志杰和Bonnie(左二)同获第二届“香港动漫”金奖。右为马荣成。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品味生活

参展

会员专区

好好生活

香港漫画家

相关文章

甄子曰专栏:我们冥婚了|会员文

会员文|戴志强:一千零一夜的故事

会员文:好酒趣|一条黄瓜换一杯Hendrick’s酒琴

独家 – 会员文|3大诱因推动 马股并购潮再现!

甄子曰专栏:不考试的孩子|会员文

会员文:生活品味|幸福鸟在飞 承载满满祝福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