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防仁之心

邱仁杰

文 文 文

邱仁杰:中国商飞展翼待飞

从2月20日至3月14日的近一个月时间,我都在密切关注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商飞)研发的C919客机和ARJ-21客机在东南亚活动的情况。

 先从2月中国商飞参与新加坡航空展开始,我采访了C919和ARJ-21地面静态展示和飞行表演,我也参观了中国东航注册号为B-919A的全球首架C919客机。

 新加坡航空展结束后,C919和ARJ-21开展了东南亚演示飞行的行程,其中一站就是吉隆坡。

拍下历史性画面


 3月12日,中国商飞第5架C919原型机,编号B-001F与商飞快线的ARJ-21,编号B-3322抵达梳邦机场,当天一早,我就成功拍到2架客机着陆我国跑道的历史性画面。

 C919和ARJ-21的访马行程,一直持续到3月14日离开,正式为中国商飞在东南亚行程画上圆满的句点。

 诚如我之前在专栏提到,我不是民航业人士,无法很专业的提出对C919和ARJ-21的观点,但我可以从新闻记者的视角,来提出我的想法。

 首先,适逢马中今年迎来建交50周年纪念,C919客机和ARJ-21客机首次到访我国,除了为两国建交历史写下新的一页,更为未来相关的民航业合作奠定基础。

 C919和ARJ-21的其中一站是在吉隆坡,意味着这里也是中国商飞开拓的市场之一,未来一旦时机成熟,两国之间开展相关的客机合作,是完全可能。

 第2,C919和ARJ-21在东南亚绕了一圈,向东南亚国家展示了中国开发客机能力和成果,已经充分告诉和提醒各方,如今的客机销售市场,多出了来自中国的方案。

 第3,现时这两架客机是否技术很先进,我不敢说,但至少我可以确定的是,当中国如此高调全面的展示,说明其技术水平,已经来到可以和对手竞争的阶段。

 在新加坡航空展期间,有民航业人士就向我说,只要将C919和ARJ-21想像成“比亚迪”(BYD)VS 特斯拉(Tesla)的竞争情况,就很容易理解。

 根据该民航业人士说,C919和ARJ-21一定会在未来有升级版或改良版等等新型号出现,随着中国未来不停推出升级版客机,那就会产生性价比的竞争。

 第4,C919客机和ARJ-21在东南亚“部署”了近一个月,在这期间持续不断的在东南亚开展演示飞行任务,也已经在展示着客机的耐操或可靠性。

 中国“推动国产客机走出国门”的决心很明显,但是民航业人士认为挑战是存在的。

争取西方国家认证

 这包括必须争取欧洲航空安全局等西方国家的认证,因为这是让一架新型客机走向国际舞台的重要门槛。

 总得来说,C919和ARJ-21的出现,已经彰显中国的决心,克服挑战和争取到买家,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3月14日,C919客机在梳邦机场跑道,准备升空返国。(摄影:邱仁杰)
3月14日,C919客机在梳邦机场跑道,准备升空返国。(摄影:邱仁杰)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防仁之心

邱仁杰

相关文章

邱仁杰:“专才”还是“蠢材”?

会员文|邱仁杰:保国从保警局做起

邱仁杰:马土关系整“装”待发

邱仁杰:把中菲摩擦带到圆桌

邱仁杰:飞行员是最大的痛

邱仁杰:隆新高铁2.0 4问号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