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廖朝骥

有点意思

文 文 文

廖朝骥:你吃过狗仔鸭吗?

你有吃过狗肉吗?在我记忆里,我是不小心吃到狗肉的。第一次吃狗肉应该是在香港中文大学的时候。那时,我们几位留学生,包括一位从西安来的物理系的硕士生学,住在同一间宿舍。记得有一次,他兴致勃勃地从家乡带来了一些家乡菜,其中包括酱驴肉和一包黑溜溜的肉。我们在宿舍的餐桌上一起吃,吃完后他才告诉我那其实是狗肉。

 另一次是在厦门翔安。当时我住在那里的一个农村里,与房东关系很好,常一起喝酒去他家吃饭。一天,房东做了药膳火锅,兴冲冲地叫我回家吃饭。吃了几块肉后,他神秘地告诉我,吃了这肉,这个冬天就不怕冷了。那时我才知道我吃的是狗肉。

■狗仔鸭
■狗仔鸭

 现在回想起来,我也记不清那狗肉的味道,但依稀记得那锅汤是很重的药膳味道。。最近,我在读英国川菜大厨扶霞·邓洛普(Fuchsia Dunlop)的《寻味东西》,她提到在湘菜中会用大量的香料和辣椒来处理狗肉,她说,“你如果吃了一口,说不定会以为是羊肉。”

非常下饭

 当然,现在我们不再将狗肉视为蛋白质的来源,可怜了猪、牛、羊、鸡、鸭。在马来西亚、鸡最可怜,大家都要吃。以前,食客在马来西亚吃野味时,也是有炖狗肉,后来改用鸭肉代替,就有了这道“狗仔鸭”。


 所以,当你在菜单上看到“狗仔鸭”时,就会明白这本是一种炖狗肉的烹饪方式,现改为用鸭肉制作。这样的老菜式比较难找,与姜鸭的味道大相径庭。最近,我带同事去蕉赖11哩,大树下的鱼头店吃蒸鱼头,老板给我推荐了“姜鸭”。一尝之下,我立刻发现这是狗仔鸭的做法,因为我在知知港也吃过类似的菜。
 酱汁浓郁,非常下饭。那顿饭,连平时控制碳水的女同事们,也失去了理智,各自吃了一大碗白米饭。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廖朝骥

有点意思

相关文章

廖朝骥:去宿迁市吃猪头肉喝鱼头汤

廖朝骥:啦啦与沙白 傻傻分不清

廖朝骥:挺住香辣 守住回忆

廖朝骥:九层塔还能做什么菜?

廖朝骥:不要念错泰式打抛饭

廖朝骥:肥肠让我牵肠挂肚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