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李红莲

艺犹未尽

文 文 文

李红莲:那怕惆怅近黄昏

月初,看了一场意料之外的独舞:一是对马金泉和叶忠文创办的《共享空间》舞蹈团并不陌生,但看叶忠文独舞是第一次;二则说是独舞,但又有舞团成员串场,再加文字与歌曲叙述他的人生故事,是个半自传式的演出;三是他不但能舞还擅歌,歌声和舞一样细腻动人。

他将对舞蹈的热爱,以四个篇章《谢谢您》、《凌空》、《流》和《黄昏之恋》串起,从感谢家人的支持、年轻习舞时的突破、在舞台上的流金岁月与走过纸醉金迷,最终回归对舞蹈的纯然之爱。

“医生,我以后还能跳舞吗?”熟悉叶忠文的人都知道,他天生右眼失明,但对习舞之路却是看得分明,一心坚定。大学时代因眼珠病变需要手术移除,他曾经这样问过医生。

不久前的疫情期间被诊断罹癌,他对抗病魔的意志依然坚定,还是那一句:“医生,我以后还能跳舞吗?”也说明为何开场不久,身后就不断听到悉悉索索,掏出纸巾或吸鼻子的声音。

一开场,其实不明白为何整体设计如此直白,从背景到歌曲仿佛削弱了对舞者肢体的注意。直到进入《流》里才能全神贯注为他的舞姿屏息而动容。短短一个小时,配上经典美国民谣《五百哩》、齐豫的《飞鸟与鱼》到Leonard Cohen的《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等,一切铺排到最后好像本应如此。这分爱已非单纯的挑高追求,而是融入生命之中的共舞。

他在访问里头说,若早个十几二十年,个人专场跳两个小时绝不是问题,但目前一小时也就是极限了。更形瘦削的叶忠文,无论线条张力和肢体动作上依然收放自如,沉稳利落。尤其是谢幕的挺拔身姿和眼中谦和的神采,值得全场起立喝彩。这一小时,正是他半生数以万计小时血汗和生命的累积。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惋惜郁闷,是唐诗人李商隐的名句。民国散文家朱自清晚年将它改为“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面对现实依然乐观。

56岁迎来人生第一场独舞《黄昏之恋》,叶忠文却让我深觉“但得夕阳无限好,哪怕惆怅近黄昏!”。日升月落本就恒定,哪怕黄昏已近,心中有爱,生命正美。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李红莲

艺犹未尽

相关文章

李红莲:假借天鹅真的歌

李红莲:(Im)permanence X 恒存的消失

李红莲:天真自得有其乐

李红莲:游川——句已绝而意不断

李红莲:六堡金花惊鸿一瞥

李红莲:酿造传统创新米埕

my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