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
搜索
简
APP 下载APP

分割线

叶添鸿

文 文 文

叶添鸿:政治立场会扭曲历史

亲某些政派的人来自世界各地,不少学术界的也是如此,每日新闻《Sinar Harian》的报导和国际伊斯兰大学的社会历史教授阿末卖力肯对于槟城乔治市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定义,看起来有所不解。他认为当年将槟城和乔治市提呈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报告(Dossier)中,让联合国对于“马来人”的存在有所误解。

 阿末卖力肯教授以“谁的甘榜历史最悠久”为衡量是否足够将某些地方列为为物质文化遗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址(World Heritage Site/Tapak Warisan Dunia)不是以谁是该片土地的原住民或是谁先开发居住场所为基础考量。

 马六甲和槟城为什么被选为遗址,就因为这两个地方在人类文明史以及地方历史中,列为两个在马六甲海峡最为重要的投资港口,几百年前已经成为了东西方主要的贸易路线。因此提交给教科文组织的文件中是以“在马六甲海峡的航海历史中扮演重要港口的历史”为基础考量。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乔治市(George Town)和马六甲为世界遗址的三个原因,(第一):这个地方展示了在跨时代、跨世界文化中扮演重要的人类价值交流的角色,这些交流包括建筑、技术、纪念艺术、城市规划或是环境景观设计等。(第二)对于一些仍然存在或是消失的文化传统或文明有所证明以及记录。(第三)其中的建筑、建筑构造和技术,说明以及记录人类历史的重要阶段。


 简单来说就是在于这个地方有很多历史古迹记录着人类文明历史,而且当中可以作为当代社会的考证和参考。基本上我们从过去中小学历史中,都能够学习到乔治市和马六甲都被马来、中华、印度、葡萄牙、荷兰以及英国的影响。

 在联合国教科文报告中,Criterion(ii)记录着因为这些跨越东方以及东南亚的文化,过去五百年的历史,烙印在这个地方的建筑、城市、技术和历史艺术里,这两个地方(指马六甲和槟城)都展示了长时间累积下来成功的蜕变,但保留了不可抹去的历史。

跨文化跨艺术元素

 乔治市和马六甲也是因为很多亚洲的多元文化和传统,也有欧洲国家殖民时留下的文化,造就了这两地不同的宗教、艺术、舞蹈、饮食等相关的文化,依旧保留至此。Criterion(iv)也着重表示在马来西亚其他地方,甚至马来西亚以外也找不到类似乔治市和马六甲更符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地方了。

 阿末教授所表示的论述为基础考量其实不怎么符合教科文组织所要求,因为乔治市若没有当年的Francis Light的话,并不会有人认得槟城,更不可能将这个地方变成重点港口。所以并不能用谁先落脚为考量点。

 比Francis Light更早的马来甘榜若是没有Francis Light或槟城并没有抵押出去的话,恐怕它就是一个普通的州属、岛属,并没有上面提到的“跨文化、跨艺术”的元素,能够吸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考虑将槟城纳入考量了。

 我的背景不会比教授来得资深,但在马来西亚学马来西亚的历史,不会忘记那个考题一定会问的“1786年3月,法兰西斯·莱特成功地迫使吉打苏丹同意将槟榔屿租借给英国东印度公司,从此东印度公司以槟榔屿为英国海军基地,莱特成为第一任总督。槟城因此成为英国最早在远东殖民的贸易自由港。在莱特开辟槟城之前,槟榔屿已是东西方贸易途经马六甲海峡,所共知可以取得良好品质饮用水的地方。”

 补充一下,当时马六甲和乔治市被选为“马六甲海峡历史城市”的世界遗址,同样送入考量的也有普吉岛和新加坡,但是新加坡被拒绝的原因因为很多历史古迹为了发展而摧毁,普吉岛的历史古迹和建筑不比乔治市和马六甲的等级一样。

 记录这篇不是为了要吹嘘自己对历史有多理解,只是有些学术人员已经被政治渗透,导致他们的政治立场有时候会扭曲历史或是不讲道理。

 

高兴
高兴
惊讶
惊讶
愤怒
愤怒
悲伤
悲伤
关怀
关怀

分割线

叶添鸿

相关文章

叶添鸿:误解,要适时制止

叶添鸿:A小姐B先生娱乐大众

叶添鸿:“老师,我长大后要做网红”

叶添鸿:昌明大马标题之下

叶添鸿:你喜欢东北大花吗?

叶添鸿:理性看待车祸意外

mywheels